足迹

129

再次见到薄春山, 苗双城怨气满满。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他本来的想法是丢开纂风镇这个重负后,他就出去走走看看,看看外面的江山湖水, 却鬼迷心窍地留了下来,还觉得此人的计谋过人, 当了整整近三年的‘活靶子’。

事情还要说到当初苗双城和薄春山初次去六横岛。

当时因薄春山故布迷障,又因苗双城外表鹤立鸡群, 风度格外不同一般人, 被人误会成某个不得了的势力的公子爷,以至于让一众海盗眼睁睁看着这一群肥羊, 却怎么都不敢下手。

这事一开始薄春山他们不知道,还是再度去六横岛, 有一小股海盗实在忍不住下手了, 被薄春山打得是落花流水不说, 还抓了几个活口,才从他们口中得知。

彼时纂风镇的实力本就不如人, 可银子只能从海上来, 且两人出海所得, 是真真正正让薄春山意识到这真是一个聚宝盆。

包括纂风镇等人都尝到了很大甜头。

以前还要经岛津的手一遍, 等于岛津收他们的货是一个价钱, 卖出去又是一个价钱, 岛津能赚多少他们不知道, 料想是不少的。可万万没想到,直接越过岛津,利益是如此惊人!

纂风镇的人俱是感叹,当初就不应该跟岛津合作,都是孟家!自此又升起一股对孟家的愤恨, 本来以孟景山为首的一众孟家嫡系死后,孟姓人的日子就不太好过,因为这事,又开始夹起尾巴过日子,这里就不细说。

大家都很满意,都想着还要出海,最好赚得钵满盆满才好,可想法不错,实力不够怎么办?总不能光有命卖货,没命把银子运回来?

然后薄春山就想了个损办法,让苗双城继续扮那个让众人忌惮某个不得了的势力的公子爷。

如果说之前是无心为之,这次就是有心而为。

总之在薄春山的‘指点’下,苗双城几乎把‘某个不得了的势力的公子爷’扮出了花儿,而六横岛一众势力,还真就各种忌惮不敢下手。

就靠着这份‘狐假虎威’,薄春山迅速积累起一大笔数目惊人的银子,并用这些银子建了巡检司,建了船厂。

总之他折腾了挺多的事,而苗双城则成了他手下可怜的工具人一枚,偶尔消停下来想一想,刺激是很刺激,好玩是很好玩,为何他觉得还不如以前,这几年苗家银子没见到赚多少,相反他怎么觉得比以前还累了?

而薄春山倒好,他成天把自己忽悠得殚精竭虑,他一跑就是几个月不见人影,合则他就是个老奴才?

你们说说,苗双城能见到薄春山不怨气满满?

“小城这又是怎么了?可是最近身子不好,或是碰到什么让他不悦的事?”薄春山笑容可掬,和叶启月说着话。

叶启月瞅了瞅一脸红润却板着一张脸的小叔,笑了笑道:“小城最近身子挺好的,也没碰上什么事,可能是我早上让他多用一碗粥,他跟我闹脾气了?”

两人跟唱双簧似的,可把苗双城气得,扭头就走了。

那步子快的,一改之前还要坐轮椅,让人推着的虚弱模样。

叶启月也有些感叹,这几年忙是忙了些,但小叔的身子是真见好了。甚至找大夫来看过,大夫也说人的心情很大程度会影响身体。

她觉得以前小叔身子弱,就是很小的时候跟她一起忧心苗家处境,忧心纂风镇,你说心里的事多了,人的身体能好吗?

总之,叶启月现在看见薄春山,是格外亲近。

她觉得都是薄春山出现以后,小叔的身子才会渐渐好了,性格也改变了很多,以前深沉阴郁得不像个少年郎,现在也有了朝气。

薄春山去找苗双城,叶启月则忙自己的去了。

现如今苗家几乎没什么事是需要她管着的了。

纂风镇改革以后,进货出货都是一起走,利益均分,姚家专管进货之事,协调下面那些商行商家,苗家专管出货,出海护航人手武力则是薄春山负责。

苗家这一摊子事几乎都被苗双城接过了去,叶启月现在只用管管帐什么的,还有就是下面苗姓各家闹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矛盾之类的,比起以前不知道轻松了多少。

不提这边,苗双城也没跑太远,而是去了书房。

对于这个书房,薄春山可是熟悉得不行,轻车熟路就跟了来,他也没说别的,而是把自己最近在应天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又说了说他的计划。

这些经历甚至这些话和想法,足够把苗双城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甚至不由自主就为其出谋划策。

“如果真能照你说的这么演变,此举可谓是一劳永逸,能彻底解决贻害多年的寇患!”说到激动之处,苗双城猛地一击掌道。

这一巴掌声也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他方才不是还在生气,怎么又跟这厮一起商量着怎么坑人怎么办事了?

“行了,小城,你就不要再装了,”薄春山做得一副悲天怜悯,十分感叹的模样,“其实我知道你也是个心怀大义的好少年,不然当初对付孟家,你何至于殚精竭虑如此,就为了不让纂风镇落入倭人手中,又何至于当初能说出还是该把贼人拦在家门外面打的话?

“你能有这种感悟,这种想法,说明你平时没少想这些事,你虽表面淡漠,但内心却是炙烫的……这次我借用了你的话,让圣上有了新思路,才能促成眼下局面,你不知当时圣上听了你话,大声赞我所想精妙绝伦,当是世上好男儿,其实这些话都是夸你的,我受之有愧……”

见他如此这般又开始装模作样,苗双城又怎会不明白这厮又在蛊惑自己,又想坑他了?

他的说法其实夸大其词了。

因为没有眼前这个人,他还是成天缩在屋子里,一边愤世嫉俗地苟延残喘,过了今天没明天,一边还在忧心苗家的未来,纂风镇的未来。

不会有今天的苗家,今天的纂风镇,今天的他,他的各种想法也只是空谈,只是病弱残躯下的一点胡思乱想和聊以慰藉。

苗双城其实都知道。所以他其实是感激这个人的,也是欣赏甚至崇拜这个人的。

不是如此,以他的傲气,何至于受人指使。

“行了行了,不要再说这些无用的废话,”他偏着脸,扬着下巴,模样挺傲娇的,“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我下一步打算……”

今天六横岛又出现了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