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28

康平帝要封邵元龙为东南剿倭总兵官一事, 果然在朝堂上引起轩然大波。

谁也不知道这个邵元龙到底是从何处冒出来的,只有那么几个人依稀记得这个邵元龙以前似乎一员虎将,后来被派到东南抗倭后就销声匿迹了。

可为何是邵元龙?哪怕是薄春山都不会让群臣那么诧异, 因为人但凡做事必然有迹可循,最近陛下屡屡召那个明州府来的小子入宫说话, 还带其游湖,颇为看重, 据说二人每日所谈都是关于倭寇剿寇之事。

兵部自是高兴不已, 相反五军都督府里的人就没那么高兴了。

当然并不是说五军都督府里的人就全是奸邪,竟反对剿倭这等利国利民之事, 因为其中原因太过复杂,这里暂不细述。

众人以为康平帝定会有什么动作, 可能要给那小子封个什么官, 让他下去折腾一番, 可万万没想到竟半路杀出个邵元龙。

邵元龙?

已经有许多人不记得邵元龙是谁了,更甚者对于高位者来说, 就没认识过, 下面的人对他们来说, 只是一个个名字, 其名字背后所附的是此人一生履历, 只有用到对方时, 他们可能才会去看这份履历。

所以当群臣听到邵元龙的名字, 第一反应此人是谁?

撤换东南剿倭总兵官这事,显然不是一日两日能议出来的。朝会散去,关于邵元龙的一切履历与事迹也都尽数到了有心人手中。

他们先要看看,这邵元龙到底是何方人士,又是哪路人马。其实这后面一句, 对那些有心人才至关重要。

所谓派系不过如此,每一个高位和所谓的差事背后,都有无数人在角逐,都是多方势力彼此进行拉锯、谈判乃至互相妥协。

当日薄春山不懂的康平帝脸上流露出的淡淡悲哀,一大部分来源于此,臣子为了派系为了自己为了家族争权夺利,已经到了不分对错不分黑白的地步,他们在衡量一件事可不可以让步,从不是问是否利国利民,而是是否对己身有利。

真是可悲!可恨!

不过这一切都和薄春山没什么关系了,此时他已带着家人离开了应天。

回程路上,因为想办的事都办到了,薄春山心情很好,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顾玉汝竟有些晕船。

晕船?

顾玉汝也不是第一次坐船,之前来的路上就好好的,怎么晕上船了?

此时刚离开应天没多久,沿途多有城镇,薄春山索性在路上停了半日,就近找了个大夫来看。

大夫一番把脉后,说疑似怀了身孕,只因现在月份还小,暂时不敢肯定。

有孕?

既然没有别的病症,那就肯定是有了,因为顾玉汝晕船的表现也就是泛酸和呕吐而已。

顾玉汝也十分震惊,她这几日正好赶上月事要来,却一直没动静,因为在船上,她也就没放在心上,而且她之前刚怀上八斤时,也没有这种状况,才会一时竟忽略了这个,此时听到说自己有孕了,她心里也其实挺高兴的。

她和薄春山,除了刚生八斤那一年,平时之间多有注意。不光是婆婆叮嘱,她娘也一再跟她说,八斤还小,暂时还不宜再怀上。等八斤过了两岁,二人就没再注意过了,却一直没有怀上。

她平时倒也不常想这件事,但每次想起不免有些感叹,却万万没想到不经意之间就怀上了?

这一消息,让大家都很高兴,尤其是薄春山可谓是欣喜若狂,也因此回程的时候,他没有急着赶路,而是让队伍走得很慢。

也是巧了,等到龛山时,刚好碰上朝廷诏令下发。

经过一番角逐,也不是康平帝用了什么法子,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封了邵元龙为东南剿倭总兵官。

这一次他为了宣示自己的决心,还给换了个名称,叫东南剿倭大将军。

即是总兵官,也是大将军,昭示着邵元龙这次若是能帮朝廷平掉持续多年来的寇患,他将得到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邵元龙还在幼时时,他的梦想就是想当一位大将军。

可朝廷并无将军之位,有些官衔里带着将军二字,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将军。真正的将军当是战功盖世,当之无愧,大晋近些年来,除了肃王有资格得到这种功勋外,其他无一人能获得。

至于大晋分裂成南北晋之后,南晋更是无一人!

这也是所有为武将者的终极梦想。所以当年邵元龙才会来到东南,无奈却蹉跎这么多年,如今他终于再度有了机会。

二人再度相见,明明也就隔了几个月,竟有些恍若隔世之感。

邵元龙此时已一改早先的颓色,复又重展当年英雄之气概,他又是唏嘘又是感叹,千言万语在心头,此时却说不出一个字。

只是一下下拍着薄春山的肩膀,过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没想到我这个做哥哥的,这次竟仰仗了你,而你英雄豪杰、气魄盖世,再次让我吃了一惊,我还是那句话,你的前程远不止此,你的胸襟气魄屡屡让我自愧不如。”

薄春山哂然一笑:“邵大哥又何必说这些话,当初我起于微末,不过是个小捕快,邵大哥就不计报酬帮我助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我们之间说这些报不报的就有些俗了。

“大哥心有壮志未酬,为人刚正,此位其实更适合你,至于我嘛,我还有的别的事要做。如若只是得到剿倭总兵官的位置,就能剿灭贻害沿海多年的倭寇,大哥这些年也不会蹉跎在此了,所以还是得两路并行,邵大哥在明,我则在暗,互为助力,方成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