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21

顾玉汝忙得同时, 薄春山自然也不会闲着,只会比她更忙。

这三年的时间,他在明州府设了四个巡检司, 几乎把整个明州府都包揽了下来, 除此之外,海上的生意他也没落下,赚得是钵满盆满。

如今纂风镇,已经从只有两艘船, 扩展到光货船就有三艘,战船六艘。至于手下的兵,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 没人知道薄春山手里到底有多少兵。

光明面上四个巡检司每司额定三百,实则每一司都超额了, 还有定波县的民兵团, 以及纂风镇,为了往战船上填人, 那里也有一支他的私军。

三年的时间让他整体实力发生了一个质变, 可从表面上看去,他其实也就是个巡检使, 顶多受上面看重了些,以至于明州府府衙竟将设立巡检司的差事都交给了他。。

值得一提的是, 吴玉堂任期到后也没有挪地方, 包括钱县令也是如此。

这三年里, 寇患依旧是断断续续,虽没有康平帝刚登基的那一年厉害,但也一直没有根除,沿海一带各个府州饱经创伤, 也因此这几年若地方官员没犯什么大错,大致看去还行,多数都是续任。

薄家也一直没有搬家,还住在西井巷,薄春山曾经提过一次,顾玉汝却并不想搬,她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不需要太多下人,没有大门二门垂花门,想出门就出门了,想回娘家就回了,想去婆婆那儿吃顿饭就去。

她若是突然有事,除了田丫外,随便都能找个人帮她看孩子。

顾玉汝对这种生活很满意,她甚至告诉薄春山,要低调,要闷声发大财。

薄春山听进去了,以至于弄出来这么多事,外面竟一点风声都没有,还当他就是普通的民兵团长兼巡检使。

最近,他在折腾弄什么船厂,说去外面买船太坑,而且造的船他都不满意。已经出去几天了,之前顾玉汝去工坊路过民兵团时,成子跟她说老大已经回来了,在三山巡检司,晚上之前就能回来,她才会这么告诉八斤。

“是啊,你爹今天就回来了。”

“那娘你等会儿是不是要买菜做饭给爹吃?我想吃鱼和豆腐。”

“那娘等会回去时顺路买。”

回去的时候,顾玉汝买了鱼,买了豆腐,还买了一只鸡,和其他一些配菜和时鲜素菜。

八斤乖巧地牵着娘的手,也不到处跑了,显得格外文静。

晚市上几乎没几个人不认识顾玉汝,一边和她打着招呼,一边称赞八斤乖巧、可爱、漂亮,是个小美人胚子。

顾玉汝瞅着女儿那小摸样,忍不住摇了摇头。

“差不多了,咱们回家吧。”

她牵着八斤,铁娃在后面提着菜,一行三人回了西井巷。

回去后,孙氏过来了一趟,一见田丫拿了这么多菜在洗,就知道肯定是女婿要回来了。

“也是该回来了,这次出去的日子可不短,这男人忙起来都是一个样,你爹……”

孙氏开始抱怨起顾明来。

薄春山升任巡检使后,典史的差事自然不能再干,钱县令左思右想了一下,请了顾明去说话,想让他来做定波县典史。

一来,顾明是薄春山丈人,如今民兵团在薄春山手里,恐怕换一个人指挥不动。二来顾明是正经的举人,按规矩来说完全够格。

其实主要还是钱县令想向薄春山示好,他当时也是怕薄春山升了巡检使就不管定波县了,那阵子正好是薄春山忙着建三山巡检司的时候。

顾明回来跟薄春山商量了下,都觉得典史这位置肯定还是自己人来坐最好,薄春山十分支持,顾明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实际上,顾明还真适合这个位置,他为人刚正,却又没那么迂腐,典史这个位置太邪的人来坐不可,太正的人来坐也不可。

就是忙,不然孙氏也不会抱怨。

不过顾玉汝看得出来,她娘抱怨都是言不由心的。

……

薄春山回来时,八斤正在巷子里和一群孩子玩官兵抓盗贼。

一般这种游戏,都是男娃们玩的,八斤却很不服气,我爹就是官,不光抓盗贼,还打倭寇。我是我爹的女儿,自然当仁不让。

她不光自己要玩,还带着巷中的小女娃们一起玩,以至于现在都乱套了,男娃们都是当盗贼,女娃们当官兵。

关键男娃们都不敢反抗,因为八斤太凶了。

八斤身披一块红布披风,手持小木刀一把,似模似样地喊道:“兄弟们,冲啊。”

几个小女娃就冲了过去。

年纪都不大,也就四五岁的模样,最小的要数八斤。女娃哪里跑得赢男娃,还有的跑着跑着就摔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盗贼’中有人道:“栓子哥,你妹摔了,还哭了,你不管她吗?”

那个叫栓子的男娃是盗贼中个头最高的那个,一转头看妹妹哭了,当即烦躁地抹了一把脸,转头回去哄妹妹。

“花妮你当官兵你哭什么?”

“回去告诉娘,哥你欺负我……”

小女娃抽抽搭搭。

我怎么欺负你了?不是你们欺负我们吗?栓子直翻白眼。

而另一头,由于‘带头大哥’倒戈了,剩下的盗贼没人领着,杂乱无章,都被八斤带着人分个击破。

官兵大获全胜,盗贼垂头丧气。

八斤拍了拍那个叫花妮的小女娃的肩膀:“花妮你很不错,这美人计使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