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她眼睛大大的,皮肤雪白细嫩,穿一身红色滚姜黄色细边的衫子,因为年纪还小,整个人看起来胖乎乎的,脸上带着婴儿肥。

尤其此时,嘟着嘴发脾气的模样,真是看起来又可爱又可人。

“不叫你八斤叫什么?这可是老大给你取的名!你快别跑了,路上车多,我抱着你去找大嫂。”

“我才不让你抱!”

说是这么说,最后小女娃还是被少年一把抱住了。

三年多过去,铁娃也长成了一个少年郎。

皮肤还是那么黑,不过眉眼都长开了,也是挺俊的,就是人太瘦,瘦高瘦高的。

“你总说我胖乎乎的,用我娘的话你太瘦了,光是骨头就没见肉,”说着,八斤还嫌弃地皱皱小眉头,用小手拍了拍铁娃肩膀,“你要吃胖一点,硌着我啦。”

“好好好,我以后多吃点。”

少年抱着个像年画里走出来的娃娃,搁在哪儿都是奇景。

可街上的行人却似乎都认识他们,见到两人,脸上都是带笑,

路过几个民兵,跟他们打招呼。

“这是带八斤去‘玉春坊’?”

铁娃点点头。

还有民兵从袖子里掏出东西给八斤吃来着,八斤也似乎认识对方,一点都不含糊,接下来就说声谢谢。

……

玉春坊就在城北,一出城门就是,离薄家并不远。

当初顾玉汝专门把工坊开在城北,就是想离家近。

谁也没想到,当初只是顾玉汝闲暇之间,想尝试一下开个生丝工坊,如今竟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短短三年的时间,工坊已经从一个三五间房舍、缫丝工三四人的小工坊,扩展到如今屋舍几十间,拥有一个占地近五亩的大院子,缫丝工近百人的大工坊。

水力大纺机日夜不停歇,每天从玉春坊出来的生丝可达到近两千斤,占据了整个明州府的生丝市场。不过玉春坊的生丝主要不是卖给明州府,而是湖州苏州那边。

除了玉娘给顾玉汝帮手以外,顾晨也早已从商行里辞了工,回来帮她做事。

最近顾晨就在忙着再开一家工坊的事,虽然有了水力大纺机,就能不停地生产生丝,但是定波当地并不是养桑蚕多的地方,还是湖州苏州那边最多,为了节省桑蚕茧沿路运送所耗费的人力物力,顾玉汝和堂哥商量了下,打算择个靠近苏州的地方再设一家工坊。

其实顾玉汝现在来工坊并不多,工坊里的事有玉娘看着,外面的事有顾晨,几乎不需要她费太多的心。

可她每天都会来一趟,一来是看看情况,二来也算是打发时间了,却没想到她前脚走,后脚八斤就要来找她,铁娃没办法只能领着她来。

八斤对玉春坊可是小马识途了,到了后,就让铁娃将她放下来,她扑腾着两条腿去找娘了。

一见到顾玉汝,她就扑上去抱住娘的腿,甜甜地连喊了几声娘。

不用看人,只听这声音,顾玉汝就知道女儿这是捣蛋了心虚,她揉了揉她小脑袋,弯下腰来看她。

“不是跟娘说好了,你在家里乖乖等娘,等娘回去的时候给你带糕点。”

何止是糕点,八斤跟顾玉汝可是谈了不少条件,诸如不要杏仁糕,要绿豆糕,例如最好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一支糖葫芦……

反正条件不少,顾玉汝也答应了,现在她跑过来,明显就是又想跟娘,又想吃点心,两头都想占。

“可是娘走后,八斤突然好想好想娘,就像爹平时想娘那么想……”

一旁的玉娘哈哈笑了起来,将八斤抱起来,挠了挠她的小胖脸,道:“小八斤呀,你这张小嘴哟,是不是跟你爹学的,我记得你爹小时候就很机灵,但没你这么能说会道。”

八斤皱着小眉头,一本正经道:“玉奶奶,八斤不是跟爹爹学的,因为爹爹都说他小时候才不这样,娘小时候也不这样,后来他俩商量了下,一致觉得我是神童,叫天赋异禀……”

这话还真不是八斤吹的,而是真事,只是这话顾玉汝和薄春山都没拿出来说过,如今倒让八斤自己捅了出来。

顾玉汝很早以前就觉得女儿跟寻常孩子不一样。

不光说话早,走路也早,跟她同龄的小孩,别人还说不通顺一句话,她已经可以小嘴吧啦吧啦一通说了。

也许让外人来看,顶多就觉得这孩子早慧了点,可爱了点,可顾玉汝知道不是这样,她曾经观察过,三岁的小童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不罕见,但除此之外,她还有自己逻辑和想法,就很罕见了。

就好像现在,她又想跟她来工坊,但又想吃糕点,就想了法子先让她答应下来,再后脚跟过来。这也就罢,她还知道娘可能会生气,怕会挨训,还知道说好话来讨好自己。

总之,这丫头不一般!

用薄春山的话,机灵劲儿就随了她爹。

等八斤跟玉娘说完话,顾玉汝又和玉娘交代了一些事,就牵扯女儿往里头去了,她边走边跟女儿道:“那娘还跟你说,做人要言而守信呢?以后要记住,答应的事就不能悔改。”

“娘我知道了。”

见女儿耷拉着小脑袋,一副灰心丧气的模样,虽顾玉汝知道她很大一部分是装的,但还是想说点高兴的事让她高兴一下。

“你爹应该等会就回来了。”

果然,八斤眼睛一亮:“爹今天就回来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瘦瘦的,本来想写到山子回来,展开下个剧情的开端(男女主要离开定波了),但我妈喊我包饺子。

是真的,因为我儿子专门跟她姥姥说要吃韭菜鸡蛋馅儿的饺子,前几天包的是肉馅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