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20

颜铁匠办事很快, 可能是没想到本来都绝望了,突然出现了转机,他格外振奋, 办事自然也快。

其实早在邱氏去年松口时, 他就把家里的房子重新修葺了下,家具也都是新添置的,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差一个人。

再嫁是不大办的, 只会请比较亲近的人家吃顿饭便罢。

到了当天,顾家门前挂了两个红灯笼,这才有人知道颜家这是要办喜事了。

颜家不住在西井巷, 在西井巷旁边的米田巷,颜家的房子和薄家差不多, 都是一进半的院子, 自打颜老娘死了后,就颜铁匠一个人住。

今天邱氏换了身红衣裳。

因为是再嫁, 不好穿大红正红, 穿的是暗红。

顾玉汝亲手给邱氏梳妆,还专门拿出自己的胭脂水粉, 给邱氏上了个妆。

妆罢,她对着镜子里的人笑了笑, 道:“娘, 你看好不好看?”

镜子里的人早就羞得不知怎么好, 婆婆改嫁,儿媳妇帮忙梳妆,可——真是好看呀!

邱氏竟不觉看得有些痴了。

“我早就说了,娘就是咱们西井巷最好看的女子, 当年是,现在也是。”

邱氏忙道:“不行不行,娘老了,现在西井巷最好看的女子当是我们玉汝。”

这时,孙氏走了进来,站在门边笑着道:“行了,你们婆媳俩别互夸了,我看时候差不多了。”

这话让顾玉汝和邱氏都窘了下,可一听说时间差不多了,不光顾玉汝有点慌,邱氏整个人都慌了。

也没有花轿,只是一辆骡车。

按当下规矩来说,上面是不用扎花的,改嫁就是低低调调才对。估计是颜铁匠坚持,那骡车的车厢上竟扎了一朵红布花,看起来十分喜庆。

这一闹,整个巷子里的人都知道邱氏要改嫁了。

邱氏竟然改嫁了?

不及她们议论起来,骡车就把邱氏给接走了。

跟着,薄家人和顾家人都随后走了,竟让她们也没个议论处。

骡车很快就到了颜家。

颜铁匠专门准备了一串鞭炮,就放在车上,可能他也没跟别人说,打算自己点来着,却又忘了他又要和邱氏一起进门,又要点鞭炮,哪里忙得过来,一时间手足无措,左右都不是。

薄春山见了,忙走过去接了下来,拿出火折子,点燃了那串鞭炮。

噼里啪啦鞭炮声中,新人进门。

入目之间,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

……

颜铁匠就在家里摆了两桌酒。

他家就一个人,所以是让酒楼里送来的。

人也不多,除了薄顾两家人,也就颜铁匠几个徒弟。

临走前,顾玉汝看见薄春山跟颜铁匠在一旁说话。

说得什么?她猜肯定又是一通威胁,让颜铁匠对他娘好。可顾玉汝觉得,日子过得好不好,其实得两个人一起努力。不过想来应该是好的,毕竟这么不容易。

……

肉眼可见,邱氏过得不错。

现在整个人容光焕发,看着就跟以前不一样。

开始顾玉汝觉得自己看错了,可连薄春山都看出来了,还有点酸酸的,那种感觉有点‘怎么亲儿子都给不了亲娘的,那个男人怎么就行了’的意思。

顾玉汝取笑他之余,认真想了下。

其实也没有那么玄乎,只是人心态不一样了,精神面貌就不一样了。

以前婆婆多是穿那种暗色的衣裳,临改嫁之前,她特意拉着她去买了好几匹适合她的布料。

倒不是说要跟小姑娘一样,要穿什么葱绿嫩黄,整体还是适合她这个年纪,但稍微鲜亮一点,配色更用心一点,就完全不一样。

用西井巷那些妇人的话说,邱氏咋就突然就这么容光焕发,像年纪了几岁,这真是改嫁了,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这些话里难掩酸气,但邱氏真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嫁给颜铁匠后,也不知她跟颜铁匠怎么说的,每天还是会往薄家来一趟,来看看家里如何,孙女如何,估计还是不放心。

被人看见了问起来,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十分坦然地说就算改嫁了,儿子还是她的儿子,孙女还是她的孙女,她来看看怎么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

时光如水,转眼间一去三年。

“八斤,八斤!”

小女娃转过头,嚷道:“都跟你说别叫我八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