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16

苗家在四姓中, 一直充当的是智囊的角色。

这可能是因为从一开始苗家的祖宗就是出谋划策拿主意的那个,也是跟苗家历代男人身体都不大好有关。

身体不够强壮就多用脑,再加上苗家后来富裕起来, 为了培养后辈子嗣, 苗家的男人都读过书。

知道的多,想得也就更多,再加上因为纂风镇的特殊性质,少不了会海上和陆地一起关注, 久而久之,也就勘破了不少真相。

可这些真相对薄春山来说,不亚于当头棒喝!

他鉴于没有出过海, 所知有限,只通过自己的所知分析出了一些东西, 可这些全然没有苗双城所说的透彻。

为何没办法把敌人拦在家门之外?

除了地方卫所和水师无用外, 很大一部分还是和利益有关。

只有这两处都无用,那些海商才能把货运出大晋, 赚得钵满盆满, 那些背后势力才能瓜分到银子。没见着这次寇乱闹得如此厉害,反倒是海商们都笑了, 因为海盗少了。

那每次大晋闹倭,是倭人侵略, 还是还有其他的原因?

这后面的事太复杂, 所想到的每一层可能, 都让薄春山觉得这南晋已经烂透了,怪不得肃王能将整个南晋玩弄于鼓掌之中,难怪他从始至终就没想到要在南晋称帝,宁愿另起炉灶, 难道邵千户郁郁不得志,难怪……

可再多的难怪,都是这片天地烘炉之下苟且偷生的蝼蚁,难怪又如何,还是要求活。

他倒是有心了!

薄春山看了苗双城一眼,倒也明悟他为何会说这一番话。

不过合则两利之事,他也不会拒绝。

……

临走时,薄春山还是从苗双城那拿走了一笔银子。

等他走后,姚清道:“他真能答应?”

“合则两利之事,他不可能不答应。”苗双城喝着茶,淡淡道。

其实今天这件事,说白了就是两人合伙唱了一出双簧,为了什么不言而喻。

“而且我也没有说任何虚假之言,他也应该明白。”

薄春山本来打算的是近两个月里哪也不去,等顾玉汝生产完再说。

可苗双城说得没错,时机不等人。

家里要安顿,县里、甚至是巡检司那都得安顿,他现在摊子越铺越大,不可能说走就走。

县里交给熊瑞,巡检司交给钟山和于总旗,只有家里薄春山一直拖着,直到外面都安顿好了才和顾玉汝说。

“你想出海一趟?”

薄春山将苗双城说的话大致说了一遍,又道:“纂风镇的人已经很久没出过海了,第一趟出去赶着海盗少的时候最好,苗双城打算这趟出去探探路子,最好能再购置一批火器,这样以后再出去也不怕遇上海盗。”

“那什么时候能回来?”

“只去六横岛,来回一趟要不了多久,我尽量赶在你生之前回。”

似乎看出顾玉汝没有不愿的意思,薄春山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感慨她的善解人意。

殊不知,当他说要出海时,顾玉汝就有种命中注定之感。

……

前世的镇海王,很少有人知道他名讳,多是叫他六横岛主或是镇海王。

其出身来历不详,外人只知其应该出生草莽,可能是宁州或明州人士,他在异军突起成为六横岛岛主之后,做事风格奇诡,但后来经许多人分析,还是有迹可循。

六横岛作为当时最大的走私港口,应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毕竟开门都是做生意的。而东南海一带除了那些红毛夷人及大晋的一些走私海商以外,便是东南沿海各国的一些流民、商人,而其中又以倭国浪人最多。

这些倭国浪人因国家战乱不止,再加上岛国生存资源有限,只能走上去沿海各国侵扰劫掠这条路,厌恶这群倭人的不在少数,但许多人都因各式各样的原因选择置若罔顾。

海盗(海商)们做事都讲究利益,没有利益冲突没人会自己给自己找事。

唯独这位六横岛岛主,他厌恶倭人是出了名的,多次出手对付倭人,虽都师出有名,但这个‘有名’怎么看怎么勉强,外人猜测极大可能是因为他深恨倭人,至于为何深恨倭人,那就不为人所知了。

总之这也给后来六横岛主反盗为官,带着手下打倭寇埋下了伏笔,以至于大家倒也不诧异他这种行径,毕竟没受朝廷招安之前,他就一直对付倭人。

……

前世顾玉汝知道关于‘镇海王’的一些事,都是通过民间的一些传闻,所知有限。

她毕竟是个妇道人家,虽因官夫人的身份,知道一些平常人不知道的事,但无法深入其中,又身在北晋,只能知道一些表面的。

前世由于北晋是脱离南晋建朝立国的,所以北晋的人对南晋多有关注,知道南晋闹倭闹得厉害,不如北晋太平,北晋人在庆幸自己身在北晋的同时,自然少不了会议论南晋的一些事。

知道南晋出了个镇海王,本身是海盗出身,受朝廷招安。当时这事在北晋引起很大的争议,都说南晋积弱,竟落到要去求一个海盗帮忙平倭剿海盗的份上,要亡。

可就是这个镇海王,那时候还没封王,只是一个官。先是以势不可挡之势剿了纵横东南海一带的海盗,又平了南晋闹了许久都无法平息的倭,之后又力压南晋众多朝臣,大开海禁之门,为南晋赚来无数雪花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