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08

阳光下, 一身黑衣的男子高大挺拔。

他脸上胡子拉碴的,眼眶下陷,明明丑得不得了, 却看得顾玉汝眼眶发热。

她有点想哭,却还是笑着道:“你来了?”

“你沿路给我留了那么多信息, 我若是再不来, 女儿出生后大抵会骂他爹是个废物。”

说话间, 虎娃和刀六已经笑呵呵地扔了两根五爪飞钩,抓住了二楼的上窗沿,薄春山单手抓住一条绳索,人腾空而起。

等话音落下时,他已经出现在顾玉汝面前,单脚踩在窗沿上。

他并未耽误什么,另一只手搂上她的腰, 两人已经在邻船的诧异声中,回到了那条细舟之上。

等齐永宁走过来时,正好眼睁睁看着两人从他面前的窗户消失。

他站在窗前,瞪着下面。

此时薄春山已在细舟上站定, 他松开搂着顾玉汝腰的手,将人安置好,将手中绳子扔给虎娃。

“看什么看?没看过人家两口子恩爱?”

“薄!春!山!”

这个名字几乎是从齐永宁口中一个字一个字吐出。

“齐永宁?百闻不如一见。”薄春山神色冷淡道, 眉眼可见厌恶。

齐永宁又看了二人一眼, 其中着重看了看顾玉汝, 这一次他没再冲动,深吸一口气,从窗口退离了开。

“走!”

正好这时前面的船已经放行了,他们的船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

“这就跑了?”虎娃吃惊道。

薄春山也有些诧异, 他本来还准备跟对方打打嘴官司,最好能借着机会拖延一二报个仇,没想到对方竟然跑得这么快。

“他的性格就是这样,眼见事情不可逆转,就会及时止损。”顾玉汝道。

“你倒是挺了解他?”

薄春山话里带着点酸味。

顾玉汝一愣,同时有点哭笑不得,本来再度重逢是喜事,没想到他第一句话竟然是这。

这时,水面突然哗啦两下,从水里冒出来两个汉子。

“老大,事情办好了。”

“在船底给他凿了几个大窟窿,估计这船走不了多远就会出问题。”

顾玉汝诧异地看着这一幕。

薄春山解释道:“我这不也是做两手准备,若是救你出来不顺利,也能釜底抽薪。”

说话的同时,他还在看远处那条船的船尾,“你说我们要不要跟朝廷告密,他打算潜逃去北晋?”

这说话倒和之前顾玉汝威胁齐永宁的话相同,不过那时她是在攻心,看薄春山的样子他好像真在认真打算,很显然凿通了齐永宁的船让他还不解恨,他还想来个更狠的。

“你打算找谁告密?你知道谁管这事?”

“这……”

薄春山还真不知道,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不过是个小县的典史,什么高官勋贵的他还真不认识。

“他如今还不是官,朝廷如今就算限制百姓往北晋跑,也不会明晃晃的做在表面,毕竟朝廷还要面子。而且他也不是没准备,一旦过了西兴堰,恐怕就是天高任鸟飞。”顾玉汝略有些感叹道。这件事她其实不是没琢磨,只是可行性太低。

当然,现在薄春山可以联合邵千户,将齐永宁在此截下。

可用什么名义?

说他掳走了顾玉汝,且不说顾玉汝被掳这事,不宜闹得人尽皆知,以免坏了她的名声。如今顾玉汝已经在薄春山身边,没有第三方做见证的人赃俱获,齐永宁完全可以矢口否认。

且邵千户若无正当理由,是不能拦下一个有功名在身的举人。

告密他想潜逃去北晋,证据呢?齐永宁完全可以说去临安办事,又或者去扬州游历,到时候反咬就是一个诬告新晋解元。

齐永宁为何会和齐家人分开走?不光是想用齐家其他人故布迷障,也是他本身不带任何行李,一旦若出了什么意外,他完全可以矢口否认。

当然,薄春山和顾玉汝也可以就这么跟他耗上,就耗在这谁也不走了,可谁都耗不起,齐永宁耗不起,薄春山他们也耗不起,定波那边还等着他们回去。

这些道理薄春山也明白,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就这么放他走了?”

“你不是让人凿破了他的船?说不定他们还没到目的地船就沉了,对了齐永宁他不会水。”

“他不会水?那这个好!”

薄春山总算心里舒服了。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方才薄春山把顾玉汝从船上抱了下来,也许远处的看不见,他们旁边这艘船可看得清清楚楚,当时引起了不少人惊讶,这会儿都还盯着这里看呢。

“先走吧,我还要去谢谢邵大哥,方才没来得及说话。”

西兴镇

一家酒楼的二楼雅间里,薄春山拱手道:“邵大哥,你这次冒着风险帮我拦下这么多船,这个恩一时半会以我们的能力也报不了,但我们夫妻二人会永远铭记,以图日后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