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06

一直到薄春山走远了, 这间厅堂里还是很安静。

熊瑞叹了口气道:“你不该拿着军中的要求来要求他,他其实说得没错,他就是个半路出家的, 也就才几个月,能做出这样, 按照常人来说已经不错了。”

“在其位谋其政, 有能力者当仁不让!”

“你呀你, 你就犟就是!”熊瑞连连摇头,颇为感叹,见钟山神色倔强,脸色默然,他又道:“我知道你是在这里在他身上看见了希望,可你不该把我们执念放在他身上。”

不同于熊瑞和邵千户,钟山是东南沿海一带的当地人。

如果说邵千户等人是因为朝廷调令而来, 为了一展心中抱负而来,那么钟山就可以说是深受寇乱之害的切肤之痛。

当年钟家一家老小都被倭寇杀了,只留了个幼儿侥幸逃了一命,后来幼儿长大后, 主动从了军,这就是钟山。

只可惜这么多年以来,钟山在东南沿海一带的卫所兜兜转转, 所见所闻让他从气愤到绝望, 曾有多次他想就这么放弃算了, 可血海深仇未报,沿海一带的百姓还在受苦。

一直到后来邵元龙被调来东南,这邵元龙乃是一难得将才,年纪轻轻便骁勇善战, 经历过大小战役几十次,还平定过川贵土族叛乱,立下赫赫战功。朝廷见他如此骁勇,就将他调来了东南,寄望可以借着他的手平定一直灭不掉的寇患。

那时东南一带的寇患还没有现在如此严峻,并未设东南剿倭总兵官这一职,只有备倭总指挥,协助各地卫所进行剿倭。钟山风闻此讯,当即寻到邵元龙面前,要投效他。

事实上钟山这么选择没错,邵元龙待下亲和,从不会无故欺压手下底层士兵,更不会冒名吃空饷,训练士兵也是有章有法,军营里风气极佳,士兵们也是英勇不畏死。

钟山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平定寇患的希望。

只可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异类’通常是遭受人排斥的,钟山都能看到的问题,邵元龙自然也能看到,他看到地方卫所早已被那些高阶军官腐蚀得千疮百孔,军官肆意欺压奴役底层兵卒,以至于底层军户兵卒不甘剥削接连逃亡,本来按制当是五千六百名的卫所,常年不满额,只有一半的人,而能作战之人还不足千数。

而他好不容易练出来的兵,却被这些人连累,不光延误军机,还拖累牵连他手下之人无辜受伤枉死。

邵元龙开始向朝廷建议整顿地方卫所。

因为此举,他迎来了无数打压和恶意针对,中间朝廷也给过他机会,可他一个外乡人想撬动整个东南沿海一带所有卫所军官的利益链条,又岂止是做梦,这里的水太深,深到卫所问题其实只是浅浮在最表面的一层问题。

之后的事不必多说。

邵元龙抱负未展,却接连遭受贬斥,因此在东南蹉跎近十年,如今沦落到萧山做一个千户。而他手下之人也死的死伤的伤,能退的都退了,只留下几个伤残老兵还陪着他苟延残喘。

钟山就是其一。

曾经他们这些人和邵千户喝酒闲聊时也曾谈论过,卫所兵制废弛,如入髓之疽,难以根治,不如不治,从外面募兵来。

可朝廷的兵制就是卫所屯兵制,募兵仅仅只能作为地方受到袭击临时补充军力的手段,他们几人也动摇不了朝廷根深蒂固的兵制。

再来募兵难道不需要银子?

其中耗费甚大,非一己之力能胜任,哪怕是邵千户都无能为力。

这也是熊瑞为何会说钟山在薄春山身上看见了希望。

他们在来定波之前,没有想到薄春山能把地方民兵团折腾成这样,虽然人很少,但该有的军备充足,薄春山也对他们极为信任看重,放手让他们下手操练民兵、制定兵规,甚至偶有额外要求,也从不加以阻拦。

时间久了,两人就开始认真,开始认真地把这群民兵当做真正的士兵来训练,想训出一支让倭寇闻风丧胆的精锐之师。

最先开始认真的是熊瑞,然后是钟山,那次将墩堡画给薄春山,就说明他开始认真了。

可说到底,薄春山如今组建地方民兵也不过几月,而他本身也不过二十之年,能仅凭一人之力,做到如今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们寄予重望,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重负。

薄春山在夜色中走出民兵团。

刚出大门,就看见刘成和虎娃几个朝自己走来。

“事情我也听说了,你的想法我也知道,这事我想了想还得去找薛海。”刘成道。

薛海便是薛驿丞,之前顾家给顾玉芳说亲的对象之一,只可惜顾玉芳看不中人家,当晚就跑去了齐家。事情后来不了了之,不过刘成和薛海都是世传来差事,两人关系还算不错。

本来薛海平时是要住在驿站的,可这几天是他的休沐日,中间他和刘成还喝过一次酒,刘成知道他在家里,就领着一行人去了薛家。

薛海听完刘成的来意,道:“成哥想的没错,现在夜里外面也没船,客船每天几趟,都是定时定点的,方便倒是方便,但不适宜赶路。驿站里倒是有驿船,但我不建议你用走水路。”

“为何?”薄春山诧异道。

“这些日子因寇患之事,朝廷怕倭寇从水上混去应天,沿路盘查极为严密。且朝明州赶路,沿路要经过都泗堰、曹娥堰,这两地一地有运盐任务,过堰盘驳极为缓慢繁琐,另一处水位差额过大,需得等候潮满才能放闸,不如你先走旱路,赶到明州后,如果要往临安赶,从旱路越过都泗堰,再走水路过去,这样一来,路上至少能节省三五日时间。”

从定波走旱路到明州,快马加鞭一个白日就够了,可若是走水路,就算过堰过闸时先给驿船放行,可等候潮满这个时间是怎么都不能省的,快则半日一日,慢则两三天都是有的。

南方因水道繁密,驿站中多设有水驿,可即是如此,旱路也没被放弃过,而是旱水并用,就怕需要急递出现延误。所以要论赶路,谁都没有驿站的驿卒们精通。

“你带上自己的官印,我再给你一块急递牌,沿路可迅速找路旁驿站换马,可若是过了明州,这块牌子可能就没用了,你若是还想找驿站寻求便利,只能用自己的官印,最好还要有合适的借口。”

定波的驿站说白了就是县一级的递铺,县级递铺多是往府城来往,别地的话县一级的递铺牌子是没办法通用再上一级的驿站。

而且薛海的话说得很透,一般不是熟悉且亲近的人,他不可能去教对方怎么借用驿站之便。

薄春山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感激道:“这事我懂,我这有钱县令的名帖以备不时之需,还要你帮我准备马匹,我准备一下就出发。”

那张名帖还是上次薄春山去萧山购置兵器甲衣时,钱县令给他以备不时之需用的,他上次没用上,这次说不定能用上。

“好,沿路换马你只用把马放在当地驿站就可,切记宁愿多换马也不可让马过度疲累,这样也有助于你赶路。”

薛海会说这话,也是怕薄春山不懂驿站用马,把马往死里驱使。

须知驿站若有急脚递的差事,都是马匹全力跑几十里,看见驿站就换马,这样马匹不累,可全力奔跑。朝廷有时要发六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都是通过这种方式送达的,这样换马是最不损伤马匹,也是速度最快的方式。

话不容多说,怎么赶路解决了,但怎么带人走还没解决。

虎娃刀六他们都要跟薄春山去,加上刘成,差不多有十几个人,这些人除了刘成外,都是以前薄春山手底下的人,算是跟着他一路从龙虎帮到了民兵团,也是他最为心腹的班底。

“谢字我就不说了,回来请大家喝酒。”

“老大客气了。”下面人纷纷应道。

虎娃道:“还是咱们自己的人用得畅快,哪像民兵团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