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05

几日不见, 齐永宁的面庞更显冷峻了些。

他穿一身青色长袍,如松如柏,挺拔而坚毅。

这样的他让顾玉汝有些恍惚, 此时的齐永宁气质应该是温润的,而不像前世后面那样, 经历了一些事情的磨砺, 气质逐渐成熟。

此时的他似乎一下就越过了那个过程, 气质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这样的齐永宁让顾玉汝觉得既陌生又熟悉,同时也让她神经不由地紧绷。

她看了看窗外,船贩卖的是竹筒饭。

里面有糯米和稻米,配以红豆和红枣,当地人吃竹筒饭一般都是甜口,所以外面还会滚上一层糖粉。

不过当下这种情况,显然是不适宜把竹筒饭拿出来, 所以船贩在递上竹筒饭的同时,还会覆上一个小纸包,里面包着糖粉。等到客人拿到东西后,只用拿着签子把竹筒饭拿出来, 滚上糖粉就可以吃了。

这么麻烦下来,自然东西也不会便宜,十文一个。

有人抱怨太贵, 平时在城里, 一个顶多也就三五文, 现在却翻了两三倍。可这里是什么地方,船贩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售卖东西,自然冲着赚钱来的。

所以抱怨归抱怨,想买的自然会买, 不想买的抱怨也没人听。

“看着挺好玩的。”顾玉汝淡淡道。

“你若是想吃,就买几个上来也无妨。”

似乎为了证明无妨,齐永宁对船贩招了招手。

那船贩刚做完一笔生意——对面那艘船上一下买了二十多个竹筒饭,也就是两三百文进账。

正高兴着,见这边招呼,当即应了一声,一边用清亮的嗓子叫着‘竹筒饭,竹筒饭,花生瓜子茶叶蛋枣豆糕、麦芽糖、梨花酥,应有尽有呐’,一边就灵活的划着船过来了。

“客人,要什么?”船贩站在下面喊。

齐永宁看向顾玉汝。

顾玉汝的脸有些僵,垂目道:“就要竹筒饭吧。”

“来五个竹筒饭。”

船贩响亮地哎了一声,从凉水锅里拿了五个被水浸泡着的竹筒,另又择了五小包糖粉,一并用荷叶包了放进竹篮里,用竹竿撑着递了上来。

那竹竿长且细,上面又吊着竹篮,递上来时不免让人害怕或是竹竿撑不住,或是竹篮滑落。

显然船贩是十分有经验的,东西安稳无误的落入齐永宁手里。

他接过东西,放了一块碎银子进竹篮,船贩很快就把竹篮收了回去,看见竹篮里的银子,他露出一抹笑,响亮地谢了一声道:“谢谢客人的赏呐!”

他们做这门生意,看似卖价高卖得也多,似乎很赚钱,其实赚来的钱有很大一部分要交给驻守在堰闸附近的官差,他们自己只能得到很少一部分。所以每次若有客人给赏,他们都会很高兴,因为赏钱他们是不用分给官差的。

“你现在要吃?我让翠萍去拿盘碗。”

也没等顾玉汝应声,他吩咐了翠萍。

等翠萍拿了盘子回来,将竹筒饭剥离,又在糖粉上滚了一遍,齐永宁亲手拿了一根递给顾玉汝。

齐永宁向来是个体贴性格,至少对顾玉汝来说是如此,从小到大,他对她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犹记得两人还小的时候,市井人家男女大防没有富贵人家严谨,女孩十一二岁后才会避着些同龄的男孩。

那时候,每次县里有庙会,齐永宁都会来找顾玉汝。

或是让顾家大人带着去庙会,有时候是齐彦带他们去,人多的时候,他都会像小大人一样护着自己,碰着有卖小吃的摊贩,她又想吃,他也会亲自去买了,拿给她吃。

甚至是婚后,他面对她时也十分体贴,只是后来越来越忙了,去了北晋后,他忙着读书忙着科举忙着做官,她忙着调试心情忙着让自己当一个合格的母亲妻子,一个合格的主母、大妇。

渐渐属于温馨的记忆越来越少,两人后来的相处更像是相敬如宾。

此时顾玉汝会想到这些事,并不是怀念曾经两人的温馨,而是在她想法里明明应该怒得不轻的齐永宁,此时竟仿若无事人一般对她做出这种举动。

这份诡异这份突兀,让她一瞬间警惕心达到了,可她面上却什么也不能表现。

她接过竹筒饭,默默地吃着。

只吃了一半,她就吃不下了。

他将东西接了过来,放进盘子里,又递给她一块帕子让她擦嘴擦手。

“既然吃不下,就不吃了,我让翠萍拿下去给下人和护卫吃。”

她默默地擦嘴擦手,擦完他把帕子接了过去,放在一旁。

窗外时近时远地传来船贩的叫卖声,甚至临近船上的说话声笑声这边都隐隐能听见。

“时候赶得不巧,这钱清江正处低潮位,须得潮满启闸,方能通过。如今各地盘查森严,船只通过极慢,大概要在这里停留两到三日。”

也就是说他们到钱清南堰了?南堰过去就是北堰,等过了钱清北堰,再往前就是龛山和萧山,等再往前过了西兴堰,就到临安了。

想到龛山和萧山,顾玉汝心中又一阵阵起伏。

可他为何会告诉自己这些?

她疑惑地看向对方。

见她终于看了过来,齐永宁笑了笑道:“你是不是在想,还没过临安,那个男人肯定会追上来?抑或是追上来的可能极大?汝儿,你不用多想,他追不上来的。”

为什么?

为什么他这么笃定说薄春山追不上来?

他似乎看出她的疑惑,又道:“忘了告诉你,我们从明州府出来时,已经有消息说有小股倭寇进入定波,这种情况下,他又怎可能追过来找你?”

顾玉汝一下子抿紧了嘴,她瞪着对方。

她想让自己显得淡然一点,无所谓一点,这样一来齐永宁就猜不出她心中深浅,可这一刻她实在忍不住了。

似乎觉得她这样有点可怜,齐永宁叹了口气,怜惜道:“汝儿,你就不要再想他了,他不可能来追你,也追不上我们。等我们到了北晋,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我都不在意你腹中还怀着他的孩子,你为何就不能死心塌地的跟我去北晋?”

顾玉汝在一瞬间被气笑了。

“齐永宁,我希望你能弄清楚,我不需要你在不在意我腹中是不是怀了别人的孩子,是你罔顾我的意愿将我掳走,你可以现在放我下船,让我回定波找孩子的爹。”

他没有说话,脸上的笑容却一下子消失了。

过一会儿,他站了起来:“等你稍微平静些,我再来看你。”

此时顾玉汝心中有满腔的话想说想骂,她保证这些话齐永宁听了以后会心情更差,可她不能这么做,既然齐永宁还愿意保持这种表面和平,她就不能去刺激他,以免事态失控。

她摸了摸肚子,深呼吸后再深呼吸,按压下心中的冲动。

……

之后两天,顾玉汝还如之前那样,能吃能睡。

她没再见到齐永宁,齐永宁在干什么想什么她并不知道,但通过翠萍与以前没两样的态度,她知道齐永宁还是愿意保持表面和平的。

甚至对她格外容忍。

因为这两天顾玉汝似乎对叫卖的船贩格外有兴趣,又或是人有了身孕口味就变得反复异常。她经常会叫来船贩买些小吃,可每次买上来后,她吃两口又不想吃了,如此反复,等下趟船贩再转过来,她又会叫来船贩换另一样买。

翠萍觉出异常,去禀报齐永宁。

齐永宁却没有说什么,只说随她。

而从顾玉汝这里来看,翠萍十分识趣,不光随她买,有时候她要自己找船贩买,也随了她。

顾玉汝非常高兴,之后便会自己叫来摊贩,亲手去接东西,亲手把银子放进竹篮,她每次都会多给些赏银,也因此船贩格外对她另眼相看,来得更加频繁了。

两天后,终于轮到他们的船通行,船终于离开了钱清北堰。

就如同顾玉汝猜想那样,她不见后,定波果然闹开了锅。

当时孙氏哭得浑身虚软,顾玉汝进去后,就有人请她去旁边的屋子坐一坐。田丫力气有限,搀久了自己也受不住,便扶着她过去了。

等之后棺木运出齐家,一切都十分正常,孙氏还又哭了一场。

中间她也发现了大女儿怎么不见了,但齐家的下人来说,有个妇人来找顾玉汝,似乎有什么事,她就跟对方走了,临走时跟他们说过,让他们过来跟孙氏说一声。

孙氏以为莫是邱氏来找女儿,也没多想。

一直到棺木送走,她回了家,田丫回去后邱氏找过来,她才发现女儿不见了。

来找顾玉汝的根本不是邱氏,邱氏也没去齐家找过她。

那是谁?

这时邱氏已经坐不住了,一边命田丫去玉娘那一趟,看是不是玉娘去找了儿媳,顾玉汝能说得来的妇人也就一个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