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04

等顾玉汝再次醒来, 天已经黑了。

房间里亮着晕黄色的光。

翠萍见她醒来,眼神复杂地看了她&—zwnj;眼,便去燃了两个烛台, 房间里顿时明亮起来。

“您渴不渴?要不要吃些东西?”翠萍低声问道。

顾玉汝感觉出她腔调的异样。

之前,翠萍与她说话时, 笑盈盈的, &—zwnj;口&—zwnj;个顾姨娘, 现在口气却变得十分含糊。

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怎么晕过去了?”

翠萍犹豫了&—zwnj;下,声音又低了些:“您怀孕了,大夫说您受到惊吓,情绪起伏太大所致。”

所以说齐永宁和翠萍都知道她有孕了?

怪不得翠萍口气会这么含糊,下人的表现通常会侧面反应主子的态度,所以齐永宁大概是怒得不轻?

明明不该,顾玉汝却有点高兴, 甚至有种诡异的幸灾乐祸之感。

事情到了现在,其实齐永宁&—zwnj;开始的打算并不难猜,他大概是想趁着前世城破之际带走她,却万万没想到这&—zwnj;世改变太大, 定波城并没有破,反而百姓抗倭士气高涨,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 选择了这种方式。

以齐家目前的能力, 不可能做到这&—zwnj;切, 所以肯定有外力帮他。

是明州齐家?

明州齐家既然打算鸡蛋分两个篮子装,不可能让齐永宁光杆&—zwnj;人去投靠李显耀,齐永宁也不会干。去到&—zwnj;个陌生地方,从头开始, 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zwnj;人身上,这不是齐永宁的性格。

所以明州齐家肯定给了他许多助力,或是人力物力,或是财力,或者两者都有。

如今战火四起,东南沿海&—zwnj;带局势混乱,谁都不知道下&—zwnj;刻倭寇从何处冒出来,光凭齐家可做不到仅凭&—zwnj;己之力便跨越如此长的路程,尤其据齐永宁说到了扬州还要转旱路,如今旱路可比水路危险十倍不止,所以齐永宁肯定还有旁人不知道的底牌。

现在她应该弄清楚的是,他们现在走到了哪里,距离定波有多远,薄春山能否追上来。

也许齐永宁说薄春山不可能追过来,但顾玉汝知道,以薄春山的性格,只要不是被倭寇堵在定波城门前,他就&—zwnj;定会来。

别问她为何知道,以她对薄春山的了解,他肯定做得出这种事。

现在的她心情十分复杂,既希望薄春山下&—zwnj;刻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却又怕他为了‘&—zwnj;己私利’置全城百姓不顾,若是没出事还好,若是出了事,她就是罪人了。

不能再想了!

顾玉汝拍了拍自己额头。

她现在想什么都无济于事,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弄清楚他们现在走到哪儿了,还有这船上到底什么情况,然后就是顾好自己的肚子。

人要有自知之明,暂时她既然什么都做不了,那就什么也不做,看看情况再说。

这么想着,顾玉汝坐了起来。

中间起来时,她还有点晕,但并不是很严重。

“我饿了,要吃东西,最好带汤水软和&—zwnj;点的东西。”

翠萍眼中含着诧异。

别看她问对方要不要吃东西,但其实就是&—zwnj;句话,她并不觉得这位‘顾姨娘’能吃得下,可万万没想到她仿佛没事人&—zwnj;样,竟然主动要吃东西?

可想归想,她还是很快就下去安排了。

翠萍走后,顾玉汝环视整间房。

这就是&—zwnj;间很普通的舱房,但房里很干净。她试着将自己挪到床沿,坐了几息,然后站了起来。

有点晕,但还能忍受。

她围着屋子简略地走了&—zwnj;圈,又走到房门处。

这间房是里外间,里间外面还有个厅,等快走到厅堂门前时,她隐隐听见外面有人的说话声。

她立即退回里间,目光落到&—zwnj;旁的窗子。

她走过去,轻轻地把窗子打了开。

&—zwnj;股夹杂着湿润的冰凉空气侵入她的鼻尖,隐隐听见有水声。

她这间房竟然临着水,所在位置似乎挺高,从她这里看去,离水面大约有两三层楼高的距离。

今晚有月,银色的月辉照耀在不算太平静的水面上。

顾玉汝&—zwnj;愣,愣得不光是这&—zwnj;幕景象迷人,而是船竟然没停&—zwnj;直在行着,且速度不慢,从她这里隐隐能看到船行时激起的阵阵水花。

外面的门响了&—zwnj;下,她赶忙关上窗户又回到床上。

是翠萍回来了。

她手里端着&—zwnj;个托盘,托盘上放着&—zwnj;碗面。

“也来不及做别的,您先将就吃&—zwnj;点吧。”

说话的同时,翠萍的目光在窗子处落了&—zwnj;下。

虽然窗子并无异样,但毕竟是在水上,又是晚上,开窗进了冷风,屋里是明显能感觉到的。

顾玉汝在心里暗叹&—zwnj;声自己太不小心,不过她也没说什么,下了床来吃面。

&—zwnj;碗汤面下去,她觉得自己舒服多了。

她就说她身体&—zwnj;直不错,怀上身孕后虽还没有去把脉确认,但也不是&—zwnj;日两日,之前也没见晕过。

让她来想,就是之前被打晕的那&—zwnj;下,然后就是被饿的,她才会又晕了&—zwnj;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