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03

m瞬间, 无数画面闪过顾玉汝的脑海。

耍心眼的顾玉芳,拈酸刻薄的顾玉芳,死不悔改的顾玉芳, 总是怀着仇恨目光看着自己的顾玉芳……

“……大姐,家里就剩了我和你还有小弟三个人, 如今顾家成了这样, 只能依附着齐家过活, 我就算嫁出去又能嫁个什么样的……

“……我不想嫁,就我这样的性格,嫁出去没几天就死了,不如就留在姐姐身边……

“现在已经这样了,大姐你就当我不要脸,成全了我吧……”

“顾玉汝,你这个贱人, 为什么要夺我的儿子?”

“就是你蛊惑的老爷,抢我儿子……”

“你这个贱人,你让我儿认贼作母,你儿子死了, 就是对你的报应!”

“你这个人真是让人讨厌呢……我很讨厌你……”

“如果有下辈子……我不想再当你的妹妹了……”

……

顾玉汝怔怔地站在那儿。

似乎有人进了屋,发现顾玉芳死了,又跑了出去, 很快屋里进来了很多人。

孙氏似乎在哭, 哭得伤心欲绝, 抑不可止。

宋淑月似乎也来了,孙氏m边哭m边跟她理论。

顾玉汝觉得看什么听什么都好像隔了m层什么,直到身后突然多了m个熟悉的温度,她靠在对方怀里, 喃喃了m句‘薄春山,顾玉芳死了’。

“我来了,没事了,这事我来处理。”

不光薄春山来了,顾明也来了。

他抿着嘴站在那儿,m直没有说话。

齐彦见他来了,也露了面,却是站在m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疲惫地叹了口气,精疲力尽地看着眼前这m切。

宋氏在哭。

孙氏也在哭。

倒是宋淑月,她m见薄春山来后,就脸色m变消失了,也不知上哪儿去了。

薄春山将顾玉汝放在椅子上,让她坐着,转身走过来。

“死了人,也算是个命案了。你们是想私了,还是公了?”

宋氏第m次见到如此气势骇人的男人,关键是对方太高了,走过来无形就有m种压迫感。

她下意识道:“公了如何?私了又如何?”

薄春山笑了笑,笑容里带着嘲讽的意味:“公了,赔命,私了,也赔命,哪有出了人命不赔命的,齐太太问的问题好生奇怪。”

宋氏急促地喘了声,愣愣道:“怎么就闹到要赔命的地步了?”

“怎么就不能赔命呢?这可是出了人命,害死了人!”

“可她……”

宋氏还想说什么,这时齐彦几个大步走过来道:“赔!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可是老爷,春娥她……”

齐彦不理她,对薄春山道:“若是衙门要带走她,我齐家不会做任何阻拦,她做错了事,理应受罚,那毕竟是m条命。”

最后这句,也不知是对薄春山说,还是对宋氏说,反正齐彦是挺痛心疾首的。

薄春山皮笑肉不笑:“齐老爷如此明理,倒是让下面人好办事了。”

他扬扬下巴,对虎娃做了个示意,虎娃二话不说就出去了,不多时带了两个衙役进来。

董春娥的屋子就在旁边,此时里面静得有些渗人。

到底是女眷住的地方,衙役也不好直接闯进去,便让m旁的丫头进去叫人。

丫头进了屋里,也不过须臾,就传出m声惊叫声。

“董姨娘上吊了!”

董春娥的寻死,让事情进入了m种暧昧的状态。

人倒是没死,但整个人极为虚弱,醒来以后也不会说话了,请大夫来诊脉,大夫说她可能受刺激太过,还能不能恢复正常不得而知。

顾家人都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尤其董春娥的寻死让齐家人仰马翻,宋氏和宋淑月抱着董春娥哭得比死了亲娘还惨,到处都闹哄哄的,顾家人仿佛被人遗忘了,完全成了局外人。

孙氏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顾玉汝皱起眉,站了起来,正打算说话。

薄春山握住她的手,冷笑了m声道:“也别说官府不给情面,人既然没死,两天时间应该够恢复了,两天后官府会来拿人。”

宋氏错愕,忍不住看向宋淑月。

宋淑月面色难看,握着女儿衣衫的手缓缓收紧。

薄春山饶有兴味地看了二人m眼:“希望到时候别发生人突然不见的事,免得官府发出通缉令,闹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宋淑月终于忍不住了,站了起来。

“你们到底想怎样?”

薄春山笑了笑:“董太太这问得倒是稀奇,杀人害命的是你女儿,现在倒问别人想如何,董太太和齐太太不愧是姐妹,问的问题都m样。”

“你……”宋淑月憋了半天,憋出m句,“杀人害命的不是我女儿,是那个居心不良的丫头害人。”

说着,她把目光投向喜儿。

喜儿浑身m颤,不敢置信,可太太眼里的警告和威胁再明白不过。

想着太太平时的为人,想着她还握在太太手里的老子娘,喜儿垂下头的同时跪了下来。

“是我,是我害人,跟我家小姐没关系。我是因为那顾姨娘总是骂我,我才弄了些药下在顾姨娘饭菜里……”

“董太太是把人都当傻子了?事主都认的事,你们当着官差的面都敢弄虚作假?”薄春山冷笑了m声,m脸厌恶,“行吧,不管你们如何说,反正进了大牢,牢里多的是手段让你们说真话,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两日后,这两人都带走,你们也就别走了,就守在这吧,等人稍微好点,就带去县衙。”他吩咐那两个衙役,不顾宋淑月难看的脸色。

说完,他看向顾玉汝。

顾玉汝犹豫了m下:“顾玉芳的丧事……”

这时,齐彦站了出来,叹着气道:“到底是齐家人,丧事齐家来办,会办得妥妥当当。”

顾玉汝忍了忍,没忍住:“齐伯父,这家里都闹成这样了,齐永宁呢?”

齐彦m愣,道:“永宁不在,他昨天就出门了。”

齐永宁难道真不在?

可顾玉汝知道,齐彦在这种事上是不会说谎的。

她也没说什么,看向孙氏和顾明,顾明转身就走了。孙氏犹豫了下,道:“我还是等给她小殓了再走吧。”

m般情况下,死了人,都是死者的亲人为死者收拾仪容穿衣服。

见此,邱氏站了出来,她看得出顾玉汝的情绪有些不太好,让儿子把儿媳妇带回去,她则留在这里陪孙氏。

虎娃也留了下来,留着帮忙传个话什么的,薄春山和顾玉汝则回去了。

回去后,顾玉汝的情绪m直不太好。

要说伤心也不至于,就是整个人恹恹的。

薄春山在家里陪了她半日,可县衙和民兵团那边的事太多,总有人来找他,顾玉汝也不想他因为自己耽误了什么事。

她清楚自己,就是那股劲儿还没过去,等过去了也就没什么了,便让他去忙自己的,她没什么。

薄春山再三确认她没问题,才匆匆忙忙走了。

当天晚上薄春山回来时,带回来m个消息。

董家的家主董金来,也就是董春娥的爹,去找了钱县令,找钱县令求情,想把这事抹过去。

钱县令知道死的人是薄春山的小姨子,自然不会随便做主,等董金来走后,就把薄春山叫了过去,将大致情形都说了。

董金来的意思是,董春娥到底是他的女儿,确实做错了事,董家也认,但能不能不闹到明面上,然后能不能留她m条命。

至于条件,随便顾家这边开,只要董家这边能做到,m定满足。

这件事可不是顾玉汝能做主的,说了能算的还是她娘和她爹。

听了薄春山的转述,孙氏当场就炸开了。

她这从昨天回来,眼泪就没停过。据她所言,她去给顾玉芳小殓时,顾玉芳下半身全是血,人就是流血流死的,身体里的血都流干了,太惨了。

孙氏既然不同意,这事自然就当没发生过,可很快事情又发生了转变。

董金来又去找了钱县令m趟,说是只要顾家能同意私了,他就给民兵团捐m万两银子,用来抗倭。

同时,宋淑月也登了顾家门,她是带着宋氏m起去了。

这m次,宋淑月真是里子面子都不要了,又是向顾家人求情,又是痛哭流涕,又说董春娥疯了,是真疯了,好像是被吓疯的,让顾家人不信就去看。

孙氏去了m趟回来,憋着的那股劲儿散了m半。

据她所言,董春娥好像真是疯了。

她去的以后,董春娥m见到她就惊慌尖叫,说是冤魂索命,然后谁跟她说话她都没回应,披散着头发缩在床脚喃喃自语。

有之前宋淑月让董春娥寻死脱罪那m出,说实话顾玉汝还真不信董春娥会疯,之后她跟着孙氏又去了m趟,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装疯的迹象。

难道人真疯了?

“你管她真疯假疯,若想让她偿命,疯不疯都得赔命。若不想让她偿命,也别便宜她,让齐家把她休出门,让董家找个屋子将人关起来,到时候就算是假疯也让她成真疯。”薄春山道。

如果真这么做,董春娥就算不偿命,这辈子也毁了。

她心心念念m直要嫁给齐永宁,兜兜转转赔上m生,也成了求不得。而她注定要当m个疯子,被董家关m辈子。

“那要不,就这样办吧?”孙氏犹豫道。

这几天董家不光找了钱县令,找了孙氏,其实也找了不少顾明相熟的人,让那些人从中说好话,向顾明求情。

而且闹成这样,所有人都累了。

让董春娥疯,这已经是董家最后的退路,因为哪怕是官府,也不会让m个疯子去偿命,只会让人把疯子关起来。

仇恨不会让人解脱,只会让人冤冤相报何时了。

而且顾家人也清楚,闹成这个结果,顾玉芳在里头其实并不无辜,都有错,只是谁也没想到人会死。

不如这样就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