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02

顾玉汝听完后, 整个人都懵了。

顾玉芳要死了?

说实话,可能是因为前世的记忆,顾玉汝一直觉得顾玉芳是好人不长命, 祸害遗千年里的那个祸害,谁都可能死了, 唯独她不可能。

因为哪怕是在她那些记忆里, 顾玉芳也是最能活的那一个,她各种闹腾各种作妖, 命却一直长, 送走了齐永宁,送走了小弟, 甚至是她,也是在顾玉芳前头死的。

可现在这个祸害要死了?

没能给顾玉汝继续震惊的时间,孙氏虽一直在哭, 但已经拿好了主意。

“必须要去一趟齐家, 不管怎么样,她总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若是她自己寻死也就罢, 若真是有人害她, 总是要替她寻个公道,没有那个害了人命还被人包庇白死了的理。”

顾玉汝也知道必须要去一趟。

“爹呢?”

“你爹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回来。”

“那我陪娘你去吧。”

孙氏眼睛一酸,拉着她的手,哭道:“你是个好孩子,她总与你添堵,你还能不记恨她。也是她作孽,以前在家里作孽, 闹得阖家不得安宁,现在去了别人家反而把自己作得不成了。”

其实听完翠萍的叙述,孙氏和顾玉汝两人又怎会猜不到事情大致脉络?

左不过就是妾室之间的争斗,一个人受宠,另一个不受宠,估计顾玉芳也是个得志便猖狂的性格,所以董春娥对她下了暗手。

只是没想到这手下得有点狠,竟然夺了人性命。

话不容多说,母女俩很快就出了门,怕薄家那边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找她,顾玉汝还专门回薄家说了一声。

邱氏想着她们母女二人去齐家,这是要找人理论去的,她儿媳妇现在还怀着身孕,邱氏怕中间出了什么乱子,当即说要同去,同时让田丫去民兵团找人。

哪怕薄春山不在,找虎娃刀六随便哪个都行。

一行人往齐家去,顾忌着路程太远,也是孙氏很急,半路上她们在车行里找了辆车送她们去县南。

到了齐家,见顾家人的到来,齐家人很吃惊,但也没有多做阻拦,让她们去见了顾玉芳。

堆金积玉,芙蓉帐暖,入目之间是一片奢华。

那一水的黑漆嵌螺钿的家具、多宝阁上摆的那些物件……齐家一直是那种表面看着不显,实则内里藏富的人家,顾玉汝一直都知道。

这是顾玉芳心心念念想要的生活,此时这间屋子里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桃红色软被之下,顾玉芳披散着头发,一张脸白得像纸,隐隐透着一种命不久矣的死灰。

看到来人,她半阖的眼皮动了一下,旋即张开,眼中绽放出一种灼人的光芒。

“你们来了?”

孙氏先是没忍住呛哭了一声,又骂道:“你这个死孩子!闹天闹地作死作活,现在把自己作成这样,你心里满意了?”

顾玉芳笑了一声,哑着嗓子道:“我确实要死了,娘你没说错。”

一听到这话,孙氏顿时受不住了,哭了起来。

顾玉芳把目光投注在顾玉汝身上——

见她穿一身浅绛色交领衫子,雪青色的裙子,明明是喧嚷的红,偏偏穿在她身上格外有一种清雅的气质。

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只在脑后挽了个纂儿,简简单单插了根金簪,这黑这金衬着她白皙纤细的颈子,怎么看怎么让人移不开眼。

齐大哥以为她还是以前那种素淡的打扮,往她房里送的那些料子,都是些清雅的颜色,殊不知顾玉汝现在已经开始穿红了,穿那些秾艳的颜色,可她还是顾玉汝。

顾玉汝是谁都模仿不来的。

她在模仿,东屋的董春娥也在模仿,可两个大活人抵不过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妇人。

顾玉芳看顾玉汝带着红润的小脸,俨然气色很好。

有些人就是让人羡慕,似乎她不管在哪儿都能过得很好,嫁给了那样一个地痞,没想到地痞先是当民兵团的团长,现在还当上官了,受许多百姓的敬仰。

“顾玉汝,你知不知道我有时候很羡慕你。”

顾家来了人,齐家的人也不可能不露面,磨磨蹭蹭地终于出现了。因为这边来的都是妇道人家,所以来的是宋氏,孙氏一听说宋氏来了,当即眼泪一擦,去了外间,要跟宋氏论个理。

见屋里终于安静下来,顾玉芳看着顾玉汝笑着说:“不是有时候,是很多时候。”

“你这个人真是让人讨厌呢,”她轻声咛喃,“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喜欢你,家里人是这样,亲戚们也是这样,甚至外面的人都是这样。你知不知道巷中的女孩们都讨厌你,明明都是一样的人,但每天都能听见有人夸你,让大家都多学学你,以后也能当个好女子。”

“别人为什么要学你呢?所以你长得好,脾气好,却没有几个人愿意跟你当朋友,因为大家都很讨厌你。我也很讨厌你,我就像成了你的附属品,外面人见到我,说起了我,自然提到了你。你是所有人的典范,别人也就罢,我若是不学你,没像你那么好,我就成了顾家的污点,成了你身上的污点。”

她笑了几声:“你看,我就算成了污点,也成了你身上的污点。别人说起我,都会说你看那女子这样,不像她那个姐姐,她那姐姐有她这样的妹妹,真是啊……”

她学着那些人的腔调,笑得抑不可止。

顾玉汝皱起眉,她想了想道:“我从不知道你会这么想。别人说什么我控制不了,人生在世,没有几个人不会被人在背后议论,你若是钻这种牛角尖,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也没有办法。”

“是呀,是我钻牛角尖,”顾玉芳渐渐停住了笑,声音也渐渐虚弱下来,“可我都要死了,让我钻钻牛角尖不行?”

顾玉汝沉默。

她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反正从她有记忆开始,她和这个妹妹就没什么话说。

“你叫我们来,就是为了这?”

顾玉芳看了她一眼:“我叫你们来,也没什么事,家里既然知道我的事,不可能不找齐家要个说法,爹也好,娘也好,他们再是不待见我,我总是姓顾,这么不明不白死了,他们一辈子都过不去。还有你啊顾玉汝,你再是讨厌我,我总是你妹妹,所以找董春娥报仇这事,我就交给你了,别让她好过,不然我死了都不瞑目。”

顾玉汝觉得顾玉芳很怪。

也不知是不是接受不了自己快要死了,她的逻辑她的思维很混乱,说话也是如此。可不得不说她说得也对,顾家若没能力也就罢,若是有能力,女儿死在别人手里,这事不可能不给一个交代。

外面,孙氏已经跟宋氏吵起来了。

似乎女儿命不久矣刺激到了她,向来和善软绵的她又拿出那日丈夫濒临绝境的泼辣。

一句一句,咄咄逼人,让宋氏花容失色,哑然无声。

本来这事就是他们错了,宋氏也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