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99

其实这事并不难打听, 因为这个妇人家出了事,许多镇上的人家都兔死狐悲,不免就议论起来。

光在人群里听, 也能把整个事听个囫囵。

原来这镇上有两个势力较大的人家,一家姓雷, 一家姓鲍。

姓雷的这家是屠户出身, 家有薄财,家里的男丁也多, 这家有个儿子是镇上有名混子, 是个狠人,镇上的人都怕他, 所以雷家在镇上挺有威势的。

至于姓鲍的这一家,这家是当地的粮长,经常与官府打交道, 是替官府办差的人, 平时自然不用说,在镇上也是被人讨好巴结的对象。

这两家不像其他镇上有势力的人家, 各自为伍, 而是选择联合起来。估计想的是一个在官府有人,一个在下面有势。两家联合起来组建了个民兵队,并借此以收保护费为由,找镇上的人家收银子,每家至少是一两,用来供养那些民兵。

“老子组建个民兵团,还只敢找大户们筹点银子,你们倒好,连老百姓的地皮都敢刮!行吧, 别的也不用说,先跟我去县衙走一趟。”

那鲍粮长还在求情,哭得是眼泪鼻涕直流,那边雷家估计也收到信了,带着十几号人就过来了。

“听说有官差来了?”

为首的大汉比身边人高了一头,身形粗壮,十分魁梧。跟在他后面的人也都一副恶形恶状的模样,提起官差非但没有惧怕之意,反而有些混不吝的架势。

薄春山作为混子里头的祖师爷,又怎会弄不懂这雷家打得什么主意?

估计也是心知这次的事不好收场,索性先耍横恐吓一番,若是能把官差吓走最好,吓不走后面‘大人’就该出面了,反正还能说小辈不懂事惹祸了。。

跟薄春山来的民兵们也不傻。

呦呵,看这架势,是想在祖宗头上耍花招?

不用薄春山吩咐,这些民兵们就上了。

都混,都横,曾经都是同一种人,只是现在民兵们摇身一变,俨然有了质的改变,所以雷家带来的人根本不是对手,三下两下就全都倒地哭爹喊娘了。

“我让你不学好,横到你爷爷我们面前了,敢在我们薄老大面前耍横,你爷爷们耍横的时候,你还在你/娘怀里吃奶!”

赫!这哪里是官差,这架势明明就是比雷豹子更混的混子啊!

围观百姓错愕。

这时,有几个人挤进人群,为首之人生得身形矮壮,除了个头比这雷豹子矮一头,两人面相十分相似。

只是现在这张脸上可没有横相,反而满是焦急,他一来就给了倒地的雷豹子一脚,又对薄春山堆笑拱手道:“大人可千万勿怪,我这个儿子脑袋不清楚,从小到大的就是个惹祸精,我让他来给大人赔罪,没想到他竟做出这等事!大人打得好,打得妙,这狗东西就是欠收拾!”

又对身边人呼喝道:“还不把这犟驴牵回去,没得搁这碍大人的眼!”

一旁的鲍粮长直翻眼,早知道干什么去了,直接学老子求饶不好,非要费这些事?

薄春山一笑。

行吧,都是人精。

他也没跟这些人客气,先就组建民兵从镇民手里收钱的事说起。

可这两家也有说法,养民兵要钱要银子,官府只管让组织民兵,钱物一概没有,他们也是实在没办法才会如此,总不能自己出这个钱,他们也出不起。

至于民兵不干事?

这些民兵都是临时凑起来的,胆小怕事的人不敢当民兵,不胆小的人都是些混子地痞,这些人不好管,他们也想让民兵像个样子,毕竟他们也怕倭寇来了,可实在是时间有限,这人还没训练出来。

然后又是哭,又是求饶,又说要把收上来的银子都交出来。

这帐还是那个鲍粮长做的,估计他平时没少做账,账本竟然做得十分漂亮,小册子拿出来,上面每一笔花销都有记录。

而且看上面记的,也没花什么额外的钱,都是民兵们的吃用和花销。

见薄春山看账本,鲍粮长觉得有谱,忙转身进里屋抱了个小箱子出来。

“都在这了,拢共也没多少,我们一文都没贪。”鲍粮长含着眼泪道。

不是没贪,是没来得及贪,估计还是两家因为分赃还没扯清楚,所以暂时银子还没分。

不得不说,薄春山真相了。

不过人家把面子做得这么光堂,说法也有理有据,若再抓着不放,似乎就有点过了?

薄春山往下瞅了一眼,见鲍粮长睁着一双小眼睛在偷看自己。

他面色一冷道:“按理说,你们私自搜刮民财,其罪当罚。但念在你们是初次,本心也是为了组建民兵,我这回就饶你们一次。”

鲍粮长面色一松,心里还在想这次算是舍财保命了。

谁知薄春山话语一转:“但到底是民兵们的疏忽和贪生怕死,才造成这次百姓的伤亡,我就罚你们派人查探出这伙流窜倭寇的藏身之处。”

鲍粮长正要说话,被薄春山打断了。

“他们连着两次作乱,都在这方圆五十里之内,想必在附近必然有藏身之处,官府的人手有限,这事只能是你们当地人来做。你们也不用做别的,只用摸清楚他们藏身之地,报给官府,剩下的事就不用你们管了。”

“当然,若是你们不愿,这事我在县太爷那也替你们担不了,只能你们先去县衙问话再来一一定罪。”

顿了顿,他又换了个腔调:“他们抢夺了不少财物,据说还还掳走了个妇人,若是你们当时就派人去追,十有八九能追上,可你们贪生怕死,不敢去追,自然犯下的错自己弥补,他们带着财物和女人,是走不远的,”

他这一番恩威并施,鲍粮长和雷家人能说什么,只能低头答应。

等二人下去后,虎娃忍不住道:“老大,他们干出这种搜刮民财的事,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薄春山面色沉凝:“地头蛇也有地头蛇的用处,县衙没办法派人驻扎在镇上,有些事只能他们当地人自己担起来。把这两家处理了,你觉得这镇上还有谁能出来牵头组织民兵?

“而且我方才听人群里议论,说来说去就是抱怨这两家借着这事要了银子,其他恶行倒是没听见有人说,想来这两家平时也就是在当地高调了些,倒说不上是欺压百姓。”

如果真是恶霸,那些围观的百姓也不敢就站在旁边议论,这点薄春山还是知道的。

“所以与其把这两家处理了,不如让他们继续担起这事,其实他们有些话没说错,胆小不惹事的不敢当民兵,敢来当民兵的都不好管,有他们压着,总能把这些民兵利用起来。且有这一次的事在,想来以后他们也不敢乱来了,反而会更加上心。”

“我懂了,老大你说得有道理。”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现在也只能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