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91

离开码头时, 是钱县令携着薄春山的手,两人一同走的。

乔县丞和郑主簿反倒跟在后面。

郑主簿脸色有些难看,但这么多人看着, 他还在强撑着笑。乔县丞瞥了他一眼,微微地摇了摇头, 因为幅度不大, 还让人以为是走动导致。

今天钱县令真正是露了一把脸,这才是他一直以来想象的身为地方父母官的样子, 万人高呼, 受人敬仰, 百姓爱戴。

这一切都是薄春山带来的,钱县令从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觉得薄春山是个人才,经得起看重的人才。

他这边还在头疼怎么提拔对方, 谁知道人家这大功就来了, 还是天大的功劳。

一进县衙, 钱县令就拉着薄春山进了三堂细说。

他要好好地问一番来龙去脉, 也好向上面回话。

同时钱县令也意识到定波竟然也来了倭寇, 这事不能轻忽, 若不然出了什么大乱子,他可担待不起。

薄春山按照之前定下的大致讲诉了一遍, 不同于对其他人可以说得含含糊糊, 钱县令这可不能说得含糊。不过他心中早有酌量, 自然不会编出错漏,所以整件事就成了他英明神武, 接到当地百姓密报,并没有轻忽,而是亲自带着人去查探, 才能一举歼灭这伙倭寇。

钱县令听得是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听完后自然感叹若是能留活口就更好了,活人总比死人知道的要多,说不定还能顺藤摸瓜?

可他也清楚,有时候在下面,尤其在那种偏僻的乡野村庄,官府说了不一定能管事,若是当地百姓群情激愤闹起来,官差也没用,倒也能理解这唯一的不完美。

至于为何没把倭寇尸体带回来,薄春山也有解释,人实在太多,历来就有割首级算战功的规矩,所以他就把首级带回来了,尸体则就地掩埋。

不过薄春山还给了钱县令一个惊喜,他带了四把火绳枪回来。

他自然不可能只缴获了四把,而是四把的五倍有多,只是这玩意拿出来肯定不会是自己的了,他心里还惦记着顾玉汝梦中定波城破的事,这东西藏起来若用好了可是大杀器。

等下面人把火绳枪送过来,钱县令围着这几把火绳枪转了好几圈。

这些东西明摆着不是大晋造的,一看就是那些红毛夷人造的东西,钱县令有幸以前隔得老远看过有一次。

自此,关于没能留下活口的感叹一扫而空,有这些东西在,不比几个活口强?

最终一切言语都化为重拍了薄春山肩膀几下。

“这东西我立马派人送去府城,陈表事情经过和替你庆功的公函,我会一并命人送上去。你放心,你立了大功,这次本县绝对不会亏待你。”

考虑到薄春山连着多日奔波,钱县令并没有多留他,让他先回去休息。

薄春山也就回去了。

回去后自然迎来所有家人的迎接,连顾明和孙氏这趟都上薄家来了,看了看他确实还好,才放心回去。

等薄春山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出来,两人才有空说话。

薄春山啧道:“怎么我刚回来时,你眼珠不错地看我,现在反倒冷淡了,也不跟我说话?”

“谁眼珠不错地看你了?”

顾玉汝就想用眼睛去翻他,可看他笑眯眯的样子,反而她自己尴尬了。

“难道我这趟出去,你没担心我?”

‘没有’这两个字被她含在嘴里,到底是说不出言不由衷的话。

见她这脸皮薄的样子,薄春山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感慨道:“你看我想你了就是想你了,担心你就是担心你,你这人就是别扭,有话不说,非得让我激你逼你,可急死我了。”

他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抱去床上放着,才在边上躺下来道:“我这趟去还算顺利……”

他将大致经过说了一下。

不同于钱县令听到的篡改版,顾玉汝听的就是真实版了,听到他打算挖个土坑设埋伏时,她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可在听到下面民兵歪主意乱出时,尤其讲到那两个施展‘美人计’的民兵时,她又忍俊不住想笑。

“你们真是太坏了。”

“是他们坏,不是我坏。”薄春山靠在枕头上,打了个哈欠道:“那帮小子忒坏,坏得冒烟,歪点子那是一个接一个的。”

“说得好像你不坏似的。”

“我哪儿坏了?我可是杀倭英雄,公认的!我看这次县太爷高兴得很,你男人我这回估计要升官了。”

“升官?”

薄春山模糊不清地嗯了一声,他看模样也是困极了,哈欠一个接一个。

“县太爷早就想收拾郑主簿了,嫌他手伸得太长,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次这么好的机会,你等着吧,要不了几天……”

顾玉汝今天困成这样,有些心疼道:“你这是几天没睡了?赶紧睡吧,有什么话等睡起来再说。”

“也没几天。”薄春山道,又拉着她的手,“我刚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

“什么话?”这话倒说得顾玉汝一愣。

“我这趟出去,你有没有担心我?”

她脸僵了一下,见他撑着眼皮还要问她,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别光点头,我要听说的。”

“有担心你。”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

他满意一点头,又问:“那有没有想我?”

“薄春山你……”

“你什么?”

他手一使劲,她整个人就跌在了他的身上,还不及她撑着起身,他另一只大掌罩住她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