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87

今天客栈没什么生意, 掌柜伙计都十分清闲。

一个坐在大堂的角落里,一个坐在柜台后面。

这时,一个高大的黑衣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手里捧着两个纸袋,里面似乎放的是吃的东西。

不同于之前刚来时的冷酷, 后面这男人下来时, 也跟他们聊了两句,大意是说出来走亲戚, 谁知道妻子的脚崴了, 见附近有家客栈, 就过来先暂时投宿,可能下午或晚上还要回去。

掌柜和伙计大悟,怪不得说两人看着也不像外地人, 这不晌不夜的跑来投宿, 还是一男一女。

等男人走过去, 伙计来到柜台前对掌柜小声道:“掌柜的, 我总觉得这男人有些眼熟。”

“眼熟?人家一看不就是一般人, 你眼熟个屁。”掌柜敲了他脑袋一下道。

“我是真眼熟, 但想不起来哪儿眼熟了。”伙计一边摸着脑袋,一边喃喃道。

房里, 顾玉汝早就把自己收拾好起来了。

薄春山买了烧鸡, 还买了烧饼, 都是热的。他正在吃,看模样是饿了, 其实顾玉汝也饿了,就接过薄春山撕给她烧饼来吃。

“光吃饼哪行,这儿的肉嫩, 你多吃点!”他一边给她撕了个鸡小腿,一边嫌弃道,“你就该多吃点肉,身子骨太弱了,体力也不行。”

顾玉汝气得想用鸡腿扔他,他把她当民兵了,还体力不行?怨谁?

“我懒得跟掌柜的说话,偏你倒好,非要让我跟人解释解释,让我说不解释还没什么,一解释反而惹人起疑。”

这一次,顾玉汝连理都懒得理他了。

怨谁?还不是怨他!不清不楚地就拉她来投宿,还是一男一女,还管伙计要了热水,他若不解释一番,她都不敢想象等会儿怎么下去离开了。

即是如此,她也不知道待会儿怎么下去离开,她又不像他脸皮那么厚!

“薄春山你不要跟我说话,回去我就告诉娘,说你欺负我。”

薄春山不以为然,眉眼都是餍足,一副你爱告状就告状的样子。

顾玉汝闷闷地吃饼吃鸡,正吃着,突然感觉到脚下有东西在咬自己的裙子,她才想起来被遗忘的小狗。

果然小狗是饿了,估计也是闻到香味儿,扒着她的腿想往上爬,可惜狗矮又小。

顾玉汝没用手去抱它,用胳膊环着,将它夹着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又从纸袋里,挑了薄春山不爱吃的边角碎料喂给它吃。

“这是什么狗东西?”薄春山瞪着眼睛。

可不是狗东西吗?!

“是玉姨送我的小狗,等会儿带回去,以后放在家里看门。”

果然是个狗东西!

之后回去的路上,薄春山差点没把那狗崽子拎着后颈肉扔出去。

狗子着实太小了,跟着人后面根本走不了,指不定哪会儿被人踩坏了,只能抱在怀里走,如今这狗就被顾玉汝搂在怀里,估计是瞌睡来了,还眯着一双绿豆眼。

真是个丑东西!薄春山嫌弃地想。

“你跟只狗计较什么?”邱氏笑着道。

那边,小奶狗似乎也跟薄春山杠上了,非要趴在他脚面上,它好不容易凑过去,就被薄春山用脚尖掂着送走,好不容易又过来了,还是同样的结果。

可把这小奶狗惹恼了,用细细嫩嫩的嗓音叫着。

这还是顾玉汝第一次听这小狗叫,本来正在门前跟弟弟说话也顾不上了,忙转过身往院子里走,就看见薄春山在欺负小狗。

“你怎么又欺负它!”

“好小的小狗呀。”

后面这句是顾于成说的,说完他又叫姐夫,又和邱氏有礼地问了好。

“这是别人今天送我的,让我拿回来养。”顾玉汝跟弟弟道。

顾于成忙跑过去把小狗抱了起来,逗了逗:“这小狗真可爱!姐,姐夫要是不让你养,你就送给我,我帮你养。”

“这法子不错。”薄春山赞赏地看了小舅子一眼。

顾玉汝瞪他,又对弟弟道:“我怎么不养,你若是想要,玉姨那儿还有一只,等过两天你跟我一起,我去帮你要来。”

“行,那我回去跟爹娘说!”顾于成眼睛发亮,看样子是真喜欢这小狗了。

顾于成跟小狗玩了一会儿,就走了。

等他走后,薄春山问道:“于成来是有什么事?”方才姐弟俩站在门前小声说话的样子,他也看在眼里,若是没事不会这样的。

一听这话,顾玉汝脸色暗了下来。

等回了屋后,才跟他道:“齐永宁要办纳妾礼,派人上门来问,要不要让顾玉芳从顾家抬出去。”

薄春山当即皱起眉:“他什么意思?那爹娘那儿是怎么说?”

顾玉汝摇了摇头,道:“人刚走,爹和娘因为这事闹得很不愉快,于成来就是说这事的。”

“那我们去看看,别两个人吵起来了。”

顾玉汝想了想,点点头。

去了后,果然顾家的气氛压抑,孙氏在里屋小声啜泣着,顾明站在门外,似乎十分愤怒。

“你不要动这个心思,她再是可怜,那是她自己作的,她自己选的路。你还记得之前怎么跟我说的,以后不再管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