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86

薄春山回来时, 顾玉汝正在玉娘家。

之前玉娘让她抽空再去一趟,她一直没抽出时间,正好今天邱氏要给玉娘送点东西, 她又没什么事,就代着跑了一趟。

去的时候, 玉娘正在织布。

老式的织机咯吱咯吱响着, 玉娘手动脚也动,看得顾玉汝是眼花缭乱。不过她看得出这是精细活儿, 不光得细心, 还得眼利, 手眼脚都配合好,才能不出错。

织了一会儿,织了连半寸都不到, 玉娘停下来歇口气, 顺便喝口茶。

“你来了, 我也没顾上跟你说话, 实在是干这活儿时不能分心, 一旦错了就得拆了重来, 十分麻烦。”

其实玉娘给顾玉汝的感觉,不像是能织布的, 偏偏她做得有模有样。玉娘见顾玉汝对织机很好奇, 便给她讲怎么引线怎么踩板怎么织布。

“这一天下来, 能织上一匹吗?”

玉娘笑了:“傻丫头,要是一天能织上一匹, 一月就是三十匹,你知道这一匹布卖多少钱吗?”

“多少?”

玉娘比了个手势,道:“一匹能卖一两四钱银子, 行情好时能卖到一两八钱,扣除买生丝的钱,至少能赚五六钱银子,若是一天能织一匹,大概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发财了。”

顾玉汝有些窘,没想到自己闹了个笑话。

“你不懂,不知道也是正常。”玉娘安慰她道,“若是普通的棉布,手脚快点,多熬会儿,一日一匹也不是做不到。可这绢和锦就不一样了,一个材质问题,线太细,上面还有花纹,所以最快的手脚也得五六日一匹,我一般十日能织一匹就不错了。”

顾玉汝赧然道:“原来这么复杂。”

“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当初你婆婆也学过一阵,她就没学会,倒是我一学就会了,不过我手脚慢,也就将将够糊口。”

正说着,院门响了,走进来一个妇人,正是上次过来找玉娘借纺锤的那个名叫蕙兰的妇人。

“生丝又涨了!”她进来就说道,脸色难看,“上次我说不如自己缫丝,你嫌麻烦,就这么涨着,以后看来也只能自己缫丝了。”

闻言,玉娘也皱起眉:“又涨了多少?”

蕙兰比了个手势,颇有点气急败坏的模样。

见两人说话,顾玉汝便到了一旁去,刚站定就过来了一只小奶狗,十分熟稔地在她裙子下面钻。

钻过来钻过去,可能太兴奋,它一头扎进她裙子里翻不过来,顾玉汝见它在里头缠着,蹲下将它从裙子里救出来,可前脚出来,它后脚又钻进去了。

“你要是喜欢,就抱一只回去养。”

顾玉汝正逗着那小狗,玉娘突然道。

她抬头才发现那叫蕙兰的妇人,不知何时走了。

“我把它抱回去养,玉姨你不养了?”

玉娘失笑道:“家里三条狗,我哪养得了这么些,它们娘也就算了,养来是看门的,也养了好几年,这两个就算你不要,我总是要送人的。”

顾玉汝低头看去,这小蠢狗还在钻她裙子,没见着它的哥哥——比它稍微大点的那只,看着是‘陷阱’就没敢过来,只站在一旁看着?

她看它又在她的裙子上摔了个跟头,犹豫道:“那行吧,我回去时把它带走?”

“你喜欢就成,这狗好养,随便给点吃的就长得圆滚滚的。”

确实挺肥的,圆鼓鼓的小身子,看着憨头憨脑的。

见玉娘说话时还皱着眉,顾玉汝想到方才她们说的那些话,有些犹豫道:“玉姨,生丝涨价是不是对你们影响很大?”

玉娘知道她肯定听到方才那些话了,倒也没瞒她,本来这事就没什么可瞒的。

她点了点头,一边道:“买生丝织布,一匹下来只能赚五六钱,可若是买蚕茧自己缫丝纺纱再织布,一匹下来却能赚将近一两。之所以买生丝,不自己缫丝纺纱,就是因为太费时费力,可如今生丝接连涨价,看来以后也只能自己缫丝纺纱了,只是这么一来,每天还要花一半的时间去纺纱,织一匹布下来就更慢了。”

顾玉汝听懂了,总的来说由于生丝涨价太高,买生丝织布已经赚不到什么钱了,本来织布就是赚的手工钱,现在钱全被生丝商赚去了,织娘们只能另做他法。而自己缫丝纺纱会拉慢织布的进度,也就是说织娘们每月所得银钱和以前比,相对会减少。

怪不得方才蕙兰会气成那样,本来她们织布也就够糊个口,如今更是艰难。

“生丝为何会涨价?是因为蚕茧产量不够?”

玉娘摇了摇头:“那倒也不是,还不是那些生丝商人仗着织户织娘们不愿自己缫丝,都喜欢从他们手里买成品生丝,才会一涨再涨。每次找的借口都是产量少,缫丝纺纱工工钱高,其实不过是故意压榨织户们。”

“自己缫丝快不起来?”

“你想想怎么快?先要缫丝,然后再纺纱,等把蚕丝纺成了丝线,才能织布,一人之力到底有限。”

玉娘又跟顾玉汝讲了缫丝和纺纱的具体步骤,缫丝是把蚕丝从蚕茧里抽出来,纺纱是把从这些蚕茧里抽出来的丝,五根或者十根缠绕成一根丝线。

她一边讲,一边指了指屋檐下另一头手摇纺机:“看见没,缫丝也就算了,纺纱的话一天纺不了多少,手脚最快一天也就只能出来二十多两的生丝,生丝出来的少,织起来布自然就慢。”

“那就没有更快的纺机?比较节省人力物力那种?”

“你是说那种大型纺机吧?倒也有,大的肯定要比这小的快,但那种纺机一般都是大工坊里用,还得几个人配合,我们织布图得不过是足不出户就能养活自己,自己用还是这种适合。”

顾玉汝想了想,又道:“没有那种水力纺机?就是用水当动力带动纺机,水一直不停,纺机就能一直转?”

玉娘有些诧异,看了她一眼:“水力纺机?这倒没听说过,难道你见过用水力的纺机?”

顾玉汝忙道:“我也只是听人说过,也可能是听错了,倒是没见过。”

玉娘倒没有多想,道:“那肯定是你听错了,纺机怎么用水力带动?难道纺机要放在水上,那可怎么纺线啊。”

说着她笑了起来,顾玉汝也笑,不经意间却是微微地蹙了蹙眉。

在她记忆里,还真有这种纺机,是齐永宁外放到尧城时,她无意中救了一个老工匠,老工匠临死之前为了将孙女托付给她,送给了她一张图纸。

那图纸十分复杂,看着就让人眼花缭乱,她当时也是因为上面的图案画得活灵活现,机子下面竟然是流动的水,才多看了两眼,看过后就顺手放在了书案上。

后来被齐永宁看见要去了,过了一阵子齐永宁跟她说那张图纸帮了他大忙,说是那份图纸是一份纺机的图纸,来自前前朝,本来当时已经有这种水力大纺机的技术了,可经过朝廷几度变迁,战火蔓延,技术断代,这种先进的纺机竟然流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