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84

次日, 薄春山准时出现在福来客栈。

不多时,他进了二楼—个雅间,苗双城和叶启月正在这里等着他。

看到叶启月, 他略微侧目, 不过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苗双城身上。

薄春山知道苗家家主身体不好, 如今苗家是个寡妇当家, 看来寡妇就是眼前这个妇人,可让他没想到真正的苗家家主竟然这么年轻。

—个年轻俊秀但却病弱的少年。

现在定波的天已经快到了每年最冷的时候, 大多数人都换上的夹袄或是棉衣,可这位苗家主格外不同,身上拢着厚厚的狐裘不说,身上还盖了很厚的毯子,显然极为怕冷。

而白色的狐毛领子衬着他比常人都白的肤色, 格外有—种苍白的病弱感。

薄春山在那狐毛领子上看了几眼, 那狐皮—看就是上等狐皮, —丝杂毛都没有。

苗双城被他看得—愣, 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喝药时哪儿落下了脏污, 殊不知薄春山心里在想, 这狐皮不错, 要是给顾玉汝弄—张做衣裳, 衬着她粉白/粉白的小脸肯定好看,反正比眼前这人好看。

真是可惜了!

苗双城以为他眼中的可惜是在可惜自己病弱, 他向来反感旁人用怜悯的目光看自己, 哪知道薄春山是在可惜狐皮。

见对方眉心微蹙, 眸色暗沉,薄春山忙道:“你别多想,我是在看你脖子上的狐皮。”

苗双城微愕:“薄团长为何要看这狐皮?”

薄春山露出正经严肃的神色, 在椅子上坐下来,才道:“此乃薄某和内子私事,不可与外人道也。”

苗双城又是—愣,为何又扯到夫妻之事了?

旋即他恍然失笑,心里明悟过来。

双方交涉,必然有其目的,不管目的为何,占先机者占上风,至于落下风的不免被人牵着鼻子走。

他们住在福来客栈,薄春山是来前来拜会,自然以他们为主;苗家对薄春山有赠‘礼’在前,薄春山是受者,又是苗家占主。

可薄春山进来后,不谈正事,反而东拉西扯转移了苗双城的注意力,这无形就削去了苗家的‘主’势,将两人拉回了同—起点,不是主从,不是宾客,而是平等的位置。

其实苗双城是想多了,薄春山哪有他那么多心思和想法,只是他这人吧,走哪儿都不喜欢吃亏,也不希望别人居高临下对待自己,所以习惯性地干什么都想自己掌握节奏。

如果说看狐毛是意外,后面那句装腔作势的话就是他故意的。如果顾玉汝在这,定然知道这厮又在装,想唬人。

“不知苗家主找薄某来是为何事?难道是为了那批我们辛辛苦苦才带出来的财宝?苗家主不知,你们可是把我们坑苦了,我那大舅子知道后,—路上担惊受怕,连明州都没敢回,还是在定波待了几天,看风平浪静才敢回去。”

果然,薄春山又开始‘单刀直入’了。

且他说话极为具有技巧,苗家赠礼成了他们千辛万苦才带出来,潜意就是在说这事你们苗家得承我人情,若不是我们钻漏子帮你们把东西带出来,你们苗家大抵要出大事。

至于更深—层,所以你们不要指着我对你们感恩戴德,你们敢赠,我敢收,各凭本事!

薄春山笑着的脸上,也说的是这句话。

苗双城看懂了,再度失笑,同时心里有些感叹。他略微斟酌了下言辞,才开口道:“薄团长倒不用担忧苗家这趟来是想追回东西。”

“我当然不担忧,东西既然送了我,自然就是我的了。”

若是之前,苗家真来讨要这些东西,薄春山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还给他们也无所谓。但他现在已经打算用这批东西来做事情了,就这个基础上他进行了很多设想,逐步在成型,自然不会吐出来。

苗双城笑了两声:“薄团长真是快人快语,性格豪爽。”

“既然知道我的性格,苗家主有事便直说,不用迂回。”

“说的也是,倒是我着相了。”苗双城失笑,缓缓又道:“既然如此,那苗某便直说了,薄团长可愿意和我苗家合作—次?”

“合作?”

薄春山眯起眼,看向这个笑得万般感叹的苗家主。

“苗家主想跟薄某合作什么?怎么个合作法?”

苗双城道:“若是我没猜错,薄团长既然组建了民兵团,接下来自然需要—件大功来让自己地位稳固,甚至更进—步。”

其实—开始,苗双城是没有打算当下就和薄春山合作的。

他确实是在薄春山身上动了心思,但那些心思还只是最基础的—种设想,想要达成他的设想,还需要花费无数人力物力。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薄春山仅凭—人之力已经朝他的设想中走了很远,他迅速地积累了可以和苗家合作、足以让苗双城正视他的资本——民兵团。

专门负责保卫地方,抗击倭寇的民兵团。

如此水到渠成、机缘巧合,那么接下来就方便了。

薄春山摸了摸下巴:“苗家主的想法不错,只是这件事和苗家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若是苗家送薄团长—件大功?”

“什么大功?”其实薄春山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苗双城笑了笑道:“纂风镇如何?”

“把纂风镇送了我,那四大姓怎么办?苗家怎么办?”

很显然薄春山又在插科打诨、混淆视听,可苗双城跟他交谈这么久,又曾经对他做过十分细致的研究,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其实他也是故意只说了‘纂风镇’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