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81

下午还是站队形。

到点薄春山就到了, 他来时已经有许多人来了,但也有人姗姗来迟,最后集合排队的时候, 少了两个人。

“把这两个人补上, 现在就去办。”薄春山对吕田道。还有许多人报名但人数满了, 现在填两个人并不难。

“是。”

吕田应下后, 就匆匆走了。

薄春山对下面道:“今天再说一个规矩,守时。说的是未时二刻, 就是未时二刻站在这里,而不是未时二刻你们才到操练场大门,又或是迟到。”

“记住了。”下面零零散散有人应道。

薄春山心里有些着急,像他这样想一个规矩说一个规矩,显然是不行的, 太浪费时间, 也显得太乱。他心里再次迫切的意识到, 他应该赶紧去一趟萧山, 除了购置兵器甲衣外, 最好在卫所里多偷点师, 最好能挖几个人回来帮他训练人。

此时的薄春山还没意识到, 打从他一开始弄这个民兵团, 似乎就没打算随便敷衍了事,而是真的想做好, 而且因为他见识过真正的卫所兵士, 他其实是在按照卫所兵士的要求在要求眼前这些人。

下午就比上午好多了, 可能那些话真的起了作用,至少所有人都表现得很老实。

见此,薄春山挑了两个人做监管, 自离开了。

他挑的两个监管很有意思,一个是那个从壮班来的叫‘强哥’的人,一个是上午最先表现刺头的瘦高个,此人叫胡天盛。

胡天盛见自被挑成了监管,显得十分诧异,诧异完就成得意了。

薄老大谁都没挑中,就挑中了他,看来他也是个‘人才’?

因为监管的事,中间虽出了点小骚动,但大体来说还算平静。

薄春山回来时,脸色有些不好,但因为也没人敢看他,倒没人发现他脸色不对。

冬天,天黑得早。

见酉时二刻太阳已经落山了,薄春山就让人散了。

这个下午还是练站,虽相对来说还是挺平静的,但薄春山已经看出有些人似乎有些疑惑不解,也有些人显得有些焦躁。

“山哥,你说多找几个人,我已经跟他们说,明天就来这报到。”说着,吕田有些犹豫道,“但真要那么多人?上面说只要一百人,你又让我找了十几个来……”

“这两天应该陆陆续续会有人‘消失’,这些人就是来填补他们的,人多不怕,人少才怕。之前县太爷把我叫去,说郑主簿说如今县里很多人都对民兵团很好奇,应该把人拉出来亮亮相,也证明县衙是干实事的,说到时候那些大户们也会来观看。”

听到这话,吕田顿时脸色一变。

都不是傻子,钱县令的意思薄春山当然明白,既点出了这事是郑主簿主导,也提醒了薄春山事情的严重性,让他别不当回事。

同时,这里面大抵也有钱县令的意思在。

权,我放了。

钱,我一文没要。

该帮你顶的,也顶了。

现在该是你拿出东西的时候了。

“县太爷说给多少时间了没?”吕田急急问道。

“七天后,说是好不容易才帮我争取来的时间。”

薄春山进门时,顾玉汝就发现有些不对。

怎么了?难道事情进行得不顺利?

当着婆婆也不好问这些事,等两人吃罢晚饭回了房,她才开口问。

薄春山也没瞒她,将今天大致的事说了下。

他现在面对的难题说多也多,可总结一下,也就几个大方向。

一个就是草台班子上不了正席,偏偏钱县令又只给了他七天时间,七天后就要见真章。

跟这件事相比,什么刺头没耐心不服管受不了苦跑了,还有因为薄春山以前没干过练兵,多少显得有些准备不足手忙脚乱,这些事都只是是小事。

“这件事确实是目前要解决的大难题,七天,七天时间能干什么?”

显然薄春山也觉得很头疼。

顾玉汝想了一下,道:“准备不足手忙脚乱不怕,毕竟以前没经验。你暂时还去不了萧山,也不能放任随意,这样吧,我们俩都来想想,先拿出几个大体章程来,先用着。”

说着,她站起来去找笔墨纸砚。

当初她出嫁时,这些东西是有陪嫁的,毕竟顾明是个读书人,还是个举人,哪有读书人家的女儿不陪嫁这些东西的。

找到东西后,她将东西在桌上摊开,去拆墨锭。

见他站在一旁,也不知做什么好,她瞥了他一眼道:“你去帮我打一碗水来,我来磨墨。”

磨墨是个细致活儿,薄春山做不了。他倒是想帮忙,可惜没弄几下,就把桌上溅得都是墨点子,顾玉汝就把他推开了。

“我以前倒是忘了问你识不识字,会不会写字。”

提起这个,薄春山在桌前端正做好,两只手也放在膝盖上。

“学过,也会写,就是写得不好,是我娘教的。书只读了几天,我不耐烦学这个,后来就没去了。”

这时候,没读过书的人在读过书的人面前就气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