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77

天方破晓, 沉睡了一夜西井巷缓缓地苏醒过来。

熟悉的‘吱呀吱呀’声打从门前经过,似乎是哪家的门开了,过了会儿又关上, 收粪车吱呀吱呀地又往前去了, 这几乎成了西井巷每天清晨的序幕。

东厢里, 顾玉汝脸色潮红, 头发散乱,她一半脸藏在被子下面,手背半掩在另一半露在外面的脸上, 时不时有呜咽声发出, 像在哭又像是在乞求。

半晌后,一切归于平静。

她咬着牙, 哑着声:“你就是个牲口!”

薄春山翻了个身, 将她抱在怀里,亲了亲她汗湿的鬓角。

“好好好,我牲口。”

那声音里的调调,大意就是你骂吧你骂吧, 但我就是不改。

似乎也知道她被累得不轻, 他胡乱在她身上捏了几把, 又给她揉了会儿腰。见外头天色已大亮, 他一个翻身起来了, 套上衣裳, 先去厨房烧水,等水烧来,他先给自己冲了冲,又把床上的人抱去浴间。

不多时,人裹着衣裳抱回来了, 他在床上随便扒拉几下,扯掉脏掉的布,把人塞回床上,又盖好被子。

整个过程他进行得有条不紊,如行云流水一般,看模样也是做惯了的。

等这一切弄罢,他坐在床沿半俯身看着被子里紧闭双目的人儿。

见她眼角红红的,小脸煞白,估计也是累极,他怜爱地亲了亲她额头,又亲了亲她脸颊,拨了拨她有些散乱的头发。

还是有点不舍,继续重复方才的步骤,心里已经又开始蠢蠢欲动,他面露挣扎之色,咕哝着骂道:“老子总算知道什么叫从此君王不早朝!顾玉汝你害我,我今天还有事要忙,不能不出门。”

顾玉汝其实醒着,但她实在没力气动。

知道他做了什么,也听到他说了什么,她在心里骂这厮不要脸,却一动也不想动。

“你说你怎么赔我?!”

顾玉汝半启开眼皮,瞟了他一眼。

见她睁开眼,他凑了过来,在她眼皮上亲了亲。

“知道你累了,好好睡吧,我不惹你了。”

等人走后,顾玉汝心里还气着,她这么累到底因为什么!可再大的气也没有累严重,很快她就睡着了,等她再次醒来外头已经日上三竿。

这已经是连着几天了?

其实那天之后,薄春山又故技重施了一次,顾玉汝就反应过来,这厮就是为了故意博取同情,为了什么,不言而喻。

可她真是拒不了,这厮太缠人,而且一旦上了榻,心心念念就是那事,一旦开始就没完没了,好不容易消停睡下,第二天眼皮子还没睁开,他又来了。

他精力旺盛得让人害怕,她根本招架不住!

早饭早就做好了,其他人都吃了,就剩顾玉汝没吃。

不过邱氏给她留了一些,温在锅里,田丫见太太起了,忙懂事的把早饭给她端了来。

顾玉汝食不下咽地吃着。

第一天她还能装睡过了,第二天她勉勉强强也能再装一下,可连着这么几天,天天都睡过了,她觉得婆婆和田丫肯定都知道她为何会晚起。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就窘得不行,觉得没脸见人。

邱氏走过来,在桌前坐下。

她先叹了口气,才道:“这小子疯起来没个人形,我之前都教训过他一次,怎么又给忘了,你身子骨纤细,你俩又是刚成亲不久,臭小子瞎胡来,回来我帮你说他。”

邱氏虽然字里行间都没提到底因为什么事,但顾玉汝就是明白婆婆在说什么,她觉得自己都没脸见人了,想去找个地方藏起来,心里又明白不能这么做,只能低着头喝粥,没敢吱声。

“别害羞,娘是过来人,又怎么会不懂这个,你是遭罪了,不过吧……”邱氏犹豫道,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地方。

因为她这样,顾玉汝倒也顾不得害羞,有些好奇地看着她。

现在倒轮到邱氏老脸臊得慌了。

她咳了两声,“你既叫我娘,我就把你当亲闺女,咱婆媳俩没什么不能说的。”

顾玉汝点点头,是这个理。

可邱氏还是说不出来。

她也不知在心里做了多少次心理建设,半晌才在儿媳越来越好奇的目光下,道:“这男人吧跟男人不一样,我虽当初跟着你爹的时候是个清倌,但以前在花楼里也学了不少东西。”

顾玉汝当然知道清倌是什么,但现在的她应该是不知道的,只能装作听不懂。

邱氏估计也清楚儿媳不懂这个,臊着老脸道:“清倌就是花楼里还没出阁的女子,就有点类似寻常人家女儿还没出嫁。”

她说得极快,也不管顾玉汝听没听懂,便又道:“老鸨子为了培养我们以后侍候男人,我们没出阁前身子虽然是干净的,学的、懂的却极多。”

顾玉汝看她实在局促得慌,忙安抚道:“娘,我听懂了。”

邱氏松了口气,大抵也是开了头,后面就好说了。

“这男人跟男人是不一样的,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只能亲身体会。像春山他爹,就跟寻常男人不一样,我刚跟他的时候,吃了不少亏……幸亏我懂得多,知道怎么侍候男人,也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少受点苦……把前头熬过去,等日后时间久了次数多了,慢慢尝着滋味了,就只会觉得好受,不会觉得难受……这臭小子估计也是随了他爹……也不知体谅你一二……”

邱氏说得含含糊糊的,时不时还停下琢磨下说辞。

所以——

婆婆到底想跟她说什么?

婆媳俩面面相觑,都是大红脸,都是臊得不行。

邱氏突然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