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75

此时的薄春山正带着吕田走在去董家的路上。

薄春山接下组建民兵的第一件事, 就是把吕田要了来。

从壮班挑来的那二十个人,和好不容易征到的那几个乡民,暂时都还没到位, 毕竟人数还没凑够。

也就是说, 现在的民兵团其实就薄春山一个光杆, 带着个吕田。

“山哥, 人家开门红都是要先捡软柿子捏,这样才方便接下来的后续,你怎么反倒选了个董家?这董家在定波县势力可不小, 连县太爷都不敢轻易得罪。”

这些话, 其实来之前吕田就说了,可薄春山非要这么办, 他又说服不了, 眼见离董家越来越近,吕田也有些急了。

他从刚开始押宝,到现在从快班出来跟了薄春山,等于是孤注一掷。如果薄春山这差事没办好, 他的下场自然不会好, 所以他很急, 来的一路上就想劝薄春山换个人选。

可薄春山会听他的吗?

自然不会, 要听来之前就听了。

至于他为何选董家?

薄春山肯定不会说, 他替人记着仇, 他只会说先把最难啃的骨头啃了,后面自然容易了。

没错,他就是这么忽悠吕田的,只是吕田非常不太看好他这么干。

虽然打着县衙的名头,但两人还是没能见到董家当家人。

只有一个管家出来见了他们。

看得出这管家大概应付过无数次类似这种上门打秋风的人, 所以经验极其老道。

他先问明了薄春山二人的来意,在听闻薄春山说县衙准备组建民兵,维护县中治安,抗击倭寇,无奈县衙财力有限,实在购不起民兵们的兵器。

薄春山并没有明说让董家出多少钱,他只是表明了自己的困难,可管家是什么人,自然心知肚明。

他先阐述了一番董老爷如何忙碌不在府里,又表示对县衙的想法十分支持,可无奈他就是个管家,实在做不了主,最后他以管家身份仅能动用的数额,支援了十两纹银。

十两银子,其实也没多重,落在薄春山手里轻飘飘的。

吕田在一旁看着,窘迫至极。

这管家话虽说得好听,但事却办得不太好看,要么你就当不了家做不主,把人打发走也就算了,偏偏又拿出十两银子,估计是也怕他们下趟又来,就想拿这点银子打发了。

这是把他们当成上门讹银子的了?

好吧,他们确实是,但两者意义是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

薄春山来之前就与他说了——

我们是干什么?是为了县里上上下下几十万百姓!

倭寇凶残吗?

凶残!

没有兵器和倭寇搏斗是个什么下场?

难道我们是为了自己才会去找大户募银两?

不是!

我们其实是为了这些大户们的安全着想,若有一日县里闹起倭寇,倭寇会去抢掠平民百姓吗?

不会!他们只会找大户,所以这些大户应该感谢我们才是!

……

吕田虽有些滑头,到底还是个老实人。

他也会觉得羞耻,觉得窘迫,他以为作为事主——毕竟一直开口和管家交谈的是薄春山。他觉得薄春山肯定会羞怒,这管家明显一副打发叫花子的模样。

他偷偷朝薄春山看去——

却看到对方脸上的笑。

笑?

薄春山笑得极为灿烂,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这银子少,反而觉得很多,他很感激。所以他笑得很真心实意,甚至握住了管家的手,感慨道:“还是您老体谅我们,定波抗倭大事有您老出的一份力。”

这笑、这话、这举动,管家还以为自己给的不是十两,而是一百两?还有什么叫出的一份力?

管家有些不能理解话里意思,不过他也知道这事算是解决了。

没想到这人这么好打发!等薄春山走后,管家还在心里想着。

要知道董家在定波县屹立多年,前前后后不知迎来送走了多少地方主官,有些官员吃相好看,有些人吃相难看,碰到那种吃相难看的官员,上行下效,十两能打发那就是笑话!

时间久了,董家和那些官员也有默契,真若是地方主官手头紧了,需要周转周转,董家也不会无动于衷,也会视情况论定。

可如今主官没露面,也没打招呼,一个小小的官差就想扛着大鼎充大头,真当他们董家是那些土鸡瓦狗?

管家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他以为薄春山就是那种拿着名头来钻漏子讹银子的小鬼儿,打发了也就打发了。

……

连吕田都恍惚觉得这十两很多。

好吧,对于他个人来说,十两银子不少了,也够一家子滋滋润润过上一年。

可要知道,他们是来替民兵团来筹集银两买兵器的,最大的大户董家才给十两,后面的大户又能拿出多少来?

所以这十两真的少,太少了。

吕田甚至觉得照这样下去,说不定他们辛辛苦苦跑下来,能凑到一百两银子?一百两对某个人来说是不少,可若是拿去买兵器能买到什么?

可这些担忧他都不敢说,因为薄春山一直在笑,笑得让他都以为薄春山是真的觉得这十两银子很多。

接下来,果然如吕田所料,他们进行的并不顺利。

人家也不给你脸色,都是好说好商量,就是当家做主的人不在,只有管家或是管事的出来见一见你。

也不知是不是都知道董家那边的状况,他们一天跑了六家,中午连饭都没回去吃,每一家都给的十两,加起来一共六十两。

看似这些银子不少了,再多跑几天总能凑个几百两上千两。

可一个定波县总共才多少大户?头一天跑的都是名声在外的,往后面都是那种普通的富裕人家,能比前面这些大户多?

吕田满心忧虑,头发都快愁白了,今天出门之前他被薄春山鼓动得雄心壮志,如今真是满心颓丧。

可薄春山不以为然,和吕田分开后,喜滋滋地揣着那些银子就回家去了。

若不是吕田知道他不可能干出卷财逃跑这种事,还真要以为薄春山打算拿着这些银子跑路了。

吃罢晚饭,薄春山叫顾玉汝一同去顾家。

到了顾家,顾家一家三口也才刚吃完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