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73

不提三个丫鬟如何说, 另一边正房里,宋氏的脸色并不太好。

其一,自然是因为和董家交流的并不顺利。

宋淑月本就对女儿成了妾怨言颇深, 可无奈董春娥认了死理, 觉得自己听了娘的话, 如今却闹成这样, 她再想嫁给别人是难了,当妾就当妾吧。

宋淑月拗不过女儿,心想当妾就当妾吧, 有她姐姐在, 有这层亲戚关系在,还不知妾和妻谁受重视, 等春娥嫁过去到时候生下齐家的长孙, 以后齐董两家的关系会更加密切。

这个董家指的是她和她的儿女。

总体来说,宋淑月虽重视女儿,可她更重视儿子。

这从她能很轻易转变心态,女儿由妻为妾也不当回事, 只想能加深董家和齐永宁的羁绊, 就能看出一二。

可她是这么想, 不代表董家愿意自家嫡女去给人做妾。

要说是为董春娥好, 其实也不至于, 总之二房没少借着这事给宋淑月添堵, 反正大帽子给她扣了一顶又一顶,但要说阻拦董春娥去当妾,反对得也不坚决。

甚至是董老太太那儿,也只见打雷不见下雨。

宋淑月受了一肚子气,突然荣婆子来与她说, 齐永宁还要纳个妾,她能愿意?

总之整整一天荣婆子都奔赴在齐家和董家之间,最后这件事才算谈妥了。

必须是董春娥先进门,必须写纳妾文书,必须是贵妾良妾,而且必须按照全套规矩走完,不得敷衍了事。甚至连纳妾后,先跟谁圆房,宋淑月都锱铢必较,把宋氏闹得是精疲力尽。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才解决了妹妹,来跟儿子说,儿子竟又给自己出这么大难题。

“你姨妈对春娥为妾,多少还是有些怨言,如今你要两妾并行,不是给你姨妈添堵,春娥的颜面又放在哪儿?”

齐永宁笑了笑道:“姨妈要是觉得没颜面,此事作罢也可。”

宋氏没想到儿子会这么说,惊讶道:“永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那可是亲表姐,亲姨妈!”

齐永宁还是笑着:“那娘觉得我应该怎样?我的亲姨妈亲表姐毁了我的婚事,三番二次这么算计我,按照娘的意思,我就该对她们予取予求?”

哪怕是当初事情发生之时,齐永宁也没表现这么大的怨气,宋氏没料到儿子竟然心怀这么大的怨气,一时竟然失了声。

齐永宁站了起来,“总之,要办就这么办,不办那就不办了。”

宋氏惶惶道:“那如果不办,那顾家二姑娘怎么办?”

“她?”齐永宁垂目似乎思索了下,“我既然答应了她,自然没有反悔的道理。而且她的事和表姐的事中间似乎没有什么关联吧?”

宋氏竟嗅出几分儿子看重那顾家二姑娘,比自己亲表姐还看重的味道,她的心一片冰凉,想说什么却无从说起,可不说什么却又觉得必须该说。

“永宁要不你看这样,先办你表姐的纳妾礼,等过两日再办那顾家二姑娘的,总不能两个一起办,家里也忙不过来。”宋氏惶惶道。

齐永宁看了她一眼,微微地叹了口气:“既然娘觉得这么好,那就这么办吧。”

齐家发生的事,顾玉汝并不知道。

薄春山既然动了心思想动用那批财宝,顾晨也是时候回明州了,本来他也该走了,耽误了不少日子,他还需要回去复命。

另一边薄春山说干就干,也没拖延,第二天就去了壮班挑人。

壮班是三班衙役中人数最多的,常备的就有一百多人,不过他们差事范围也是最广的,像看守城门、钱库、常平仓,以及巡逻、巡夜、防火、押送等等,这些又苦又累又没有油水的差事,几乎都是他们在干。

也因此壮班里的‘世传’是最少的,少量是从外面招募而来,多数都是服役的民壮。

既然是县太爷下命组建民兵团,壮班肯定是支持的,可挑来挑去,其实是空闲之身的几乎没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差事。勉勉强强给薄春山凑了二十人,剩下的八十人只能从下面乡镇上招募征调。

告示贴出去,应征之人寥寥无几。

薄春山急了,只能带着人下乡去各乡各村征人。

他这些天就在忙这事,成天不见人影,顾玉汝自然闲了下来。

她很久没这么闲过了,打从有了那些记忆开始,先是替爹洗清冤屈,紧接着又是退亲、她的婚事,倭寇、纂风镇,中间还夹杂着去顾大伯家帮忙,齐永宁以及顾玉芳的一些事等等。

就感觉人一直在连轴转,如今终于能松一口。

人闲下来,不免能看到的就多。

她看见邱氏在给儿子做过冬棉衣,这才想起来自己竟然没给薄春山做过衣裳。

本来按理说,女子出嫁之前,除了要缝自己的嫁衣外,还要给未来的丈夫和婆婆做几身衣裳,还有鞋,以展示自己女工,可因为时间太赶,她就没做。

此时见婆婆不声不响在给薄春山做棉衣,她这个做妻子做儿媳的不免有些羞愧。

想了想,她从屋里翻了几匹布料出来,择了几个她觉得不错的颜色,拿给邱氏让她帮自己参谋。

“这玄青色不错,宝蓝也可以,这小子从小穿衣裳就费,一身衣裳也就穿一季,就破了不能穿了,我每年都要给他做不少衣裳不少鞋,不够他糟的。”邱氏一边看着布料,一边对顾玉汝道。

“那娘你觉得这两个颜色怎样,我倒觉得这两个颜色挺适合您的。”顾玉汝把邱氏撇在一边的枣红和紫棠色拿过来,给她看。

邱氏讶然道:“我还以为这是给春山选的,没想到是给我选的?”

顾玉汝赧然道:“本来这衣裳早就该给您补上,可我这一直没找到空闲,多亏娘不怪我。我就想着反正我最近比较闲,就想趁着给春山做衣裳的空,给娘也做两身,也免得人家说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当得不孝顺。”

邱氏听完笑了,心里又觉得暖心,又觉得这孩子是个实诚的。

换做稍微有点小聪明的人,就算明白里面的理,也不一定会说得这么坦白,哪个儿媳妇在婆婆面前不要脸面?尤其顾家的家世比薄家好,顾玉汝算是薄家母子俩求娶下嫁来的。

可她这儿媳倒好,一股脑都倒出来了。

“我都一把岁数了,还要什么新衣裳?你紧着春山做就行了。”

“还是要给您做的,不然春山知道了都不会依我,反正我最近没事,几天就能做一件。娘,您看你喜欢哪个颜色,要不枣红的给您做夹袄,紫棠的给您做棉衣,里头胎一层兔毛,等再冷点穿起来又暖和又好看。”

“我都多大岁数了,还要好看做什么,暖和就行了。”邱氏嘴里说着不要,脸上却笑开了。

“娘,您可是咱巷子里最好看的妇人,我打小就知道。”

说到这里,顾玉汝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想收又收不回来,只能有些紧张地看了邱氏一眼。

谁知邱氏仿佛没察觉到,笑着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不行了,老了。”

婆媳之间又说了一会儿话,顾玉汝便拿着布料回到东厢。

回想之前自己说错话那会儿,也幸亏婆婆是个敞亮的,人情世故也通,倒是没对她发难。

殊不知,邱氏这会儿也在心里琢磨这事,感觉是又高兴,又松了一口气。

她表面上没事,没人知道其实儿媳妇刚嫁过来时,她心里是紧张的。虽然是个婆婆,却是有个污名的婆婆,又哪里在儿媳妇面前挺得直腰杆?

儿媳妇会不会表面和顺,其实是个厉害的?又或是为了压婆婆一头,故意在后面撺掇儿子闹事?

这些年来,邱氏也没少看那些婆媳之间打仗,什么样的事都有,什么样的人都不罕见。

还有她承诺过等儿媳妇过门就改嫁,儿媳会不会当着面提这件?

这都是邱氏内心担忧的。

幸亏这儿媳妇会做人,从没在她面前小心翼翼过,也从没刻意地讨好过她,反倒让邱氏自在了不少,知道这个儿媳妇是个事少的。

今天这一出,又看出这孩子是个知冷知热的,你对她好,她自然知道回报。

这么一个识大体懂世故的女子,邱氏算是对小两口以后的日子又放心了一些,只要都是明理人,就算有什么矛盾也不怕,总能说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