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63

“你这么恶行昭彰, 我真怕转个头,你被人打了。”顾玉汝忍俊不住道。

“我这是恶行昭彰?我这是恶行昭彰吗?会觉得我恶行昭彰的都是恶人,普通百姓都会觉得我亲切!”

“你这又是什么歪理!”

薄春山道:“你说这种偏远的小镇, 平时见得到几个官差?他们应该对我的出现深感欣慰, 这才说明朝廷没忘记他们, 官府没忘记他们, 他们还是大晋朝明州府定波县治下的百姓。”

“行吧,你说得对, 你要是能让前面那个卖茶大娘的眼睛珠子收回去, 我就算他们深感欣慰,不是想撵你走。”

顾玉汝本是随口一句,哪知薄春山真去了, 她拉都没拉住。

“大娘, 给我一碗茶。”

大娘和蔼道:“一碗哪能够, 不是还跟了位小娘子。还是得两碗, 咱们镇上难得来生人, 还是这么漂亮的小娘子, 就只收一碗钱了。”

薄春山捧起茶来,大娘又亲热地端给顾玉汝一碗, 还让他们往棚子里站一站, 免得晒着了。

薄春山一边喝茶,一边对顾玉汝眨了眨眼。

顾玉汝不想说话。

……

喝了茶, 又付过钱, 两人便走了。

薄春山道:“我就说他们看见我亲切的很, 你还不信。”

顾玉汝懒得理他,谁都没有他脸皮厚,人家那是亲近吗?没见着方才那个大娘笑得那个僵硬。

她岔开话题道:“你说我们要在这逛几天?”

“也就这两天吧, 等你堂哥的货走完,就算还想留,恐怕也有人要撵我们走。”

“听大哥说,今晚就要开始了,也不知是时是个什么场面。不过还别说,这纂风镇似乎也有能人,种种安排,看似把事情复杂化了,实则方方面面都握在自己手里。既能压制那些外来商人,又能让福佑当地百姓,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顾玉汝会这么说,也是之前在客栈里与顾晨交谈,听他说了一些关于运货的事。

商行的货在下了船后,按照纂风镇的规矩,接下来的运送都由四大姓安排当地人来做,商行的人一概不准用,顶多只能随行两三人看管货物。

不用商行的人,就能杜绝混入闲杂人,便于四大姓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监视,商人没有自己的人手,在这里就只能依仗四大姓,不敢轻易得罪。

同时,把活儿给当地百姓做,就让他们有口饭吃,不至于没有生计。

“你倒是观察得挺仔细。不过能把这破地方经营成这样,也算是个能人,也不知是四姓中哪家做出来的,倒也是个奇才。”

“难得从你嘴里听见夸哪个人。”

“难道我从来不夸人?怎么可能!我平时可没少夸你!顾玉汝,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

又来了,又来了,顾玉汝就知道他又闲了。

“我们往回走吧,再过一会儿天就黑了。”

是夜。

因为知道薄春山今晚要去干什么,所以两人都没睡。

房间里只点了一盏小油灯,还刻意用东西挡了住,免得被外面人发现。

门突然响了一声。

不是敲门,而是有点像门被风吹了一下发出的响动。

薄春山走过去开了门,从门外钻进来三个人,竟是刀六和虎娃,还有个顾玉汝从没见过的年轻男人。

“刀六和虎娃怎么来了?”

这事连顾玉汝都不知道,薄春山到底什么时候把人带过来的,还进了纂风镇?

要知道这纂风镇可不好进,这里家家户户都互相认识,从镇外到镇里到处都是耳目,看似城门不设防,其实只要来个面生的人,很快消息就能传遍。

这也是这里消息不好打听,甚至‘访友访亲’想作假都不能,直接让薄春山放弃的原因所在。

“大嫂。”

“你们是装作苦力,跟着我大哥进来的?”只有这个可能,纂风镇虽不让商行插手运货的事,但也没有霸道到不让人家进镇歇脚。

当然歇归歇,能活动的范围却给你限制死了,这里的客栈都是四大姓开的,自然不缺人盯着。

“大嫂英明,我们其实跟你们一起上船的,只是老大不让露面。”虎娃笑着道。

“这是成子,你没见过,不过铁娃他们平时都是跟着他的。”薄春山指着那个脸生的年轻男人,给顾玉汝介绍。

成子生得皮肤微黑,身材很结实,一笑一口大白牙,看着倒是个爽利的年轻人。

“大嫂。”

“虽然没见过,但是听说过很多次,以前麻烦了你很多事,真是多谢了。”顾玉汝道。

平时薄春山不在,或是没空时,顾玉汝有很多事都是通过铁娃去办的,铁娃一个小孩子,顶多也就帮忙传个信,其实很多事都是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办的,顾玉汝自然要谢他。

“大嫂客气了,都是老大交代的。”

闲话少叙,薄春山等人也要出去了。

本来他一人去,顾玉汝还有点担心,如今虎娃他们都来了,她倒是放心不少。

“你们小心些,探清情况为次,保全自己为主。”

顾玉汝不信这地方就是表面的这样,干的是这种行当,平时动不动就死人,如若薄春山等人真走漏了痕迹,恐怕性命都要留在这里。

“你放心,我们去找你哥能出什么事?你先睡,说不定你还没睡醒,我就回来了。”

几人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夜行衣,顾玉汝避到了房里,等四人换好衣裳后,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里。

就在距离纂风镇三十多里的地方,一片密林之中,有长长的车队正在行着。

每辆车旁边都跟着两个人,他们穿着粗布短褐,沉默寡言,一声不吭地护着货车往前行着。

隔一段距离,就有人手里举着一支火把用以照亮,就这么一个接一个,组成了一队长龙。

顾晨也跟着车队一起往前行。

他跟在车队尾处,与江叔一前一后看着整个车队。长兴商行这趟,也就他二人来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场面,幸亏江叔来过好几次,有什么规矩忌讳,该怎么做,都一一跟他讲过。

突然,一个黑影窜了出来。

顾晨只是一眨眼,就见车旁少了一个人。

他心里一惊看过去,就见路旁树林里有人对他做了个手势,他当即松了口气,往前看去。

车队还在继续往前行着,似乎没有人发现这一幕,甚至连那个消失掉的人前面那个人,也没有发现身后少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