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58

孙氏把自己的经验之谈, 甚至从她娘那里学来的夫妻之道,都一一说给女儿听。

以前她其实也说过这些,只是当时女儿没成亲, 有些话不易说得太深。

当娘的总是希望女儿出嫁以后能过得好。

为此, 恨不得挖心掏肺把自己所谓的经验传授给女儿, 就怕她不懂, 在婆家吃亏受委屈。

不过孙氏倒也不太担心女儿过得不好,至少春山是个好的, 态度一直很端正, 邱氏虽接触的少,但也能看得出是个明白人。

只要是明白人,就不怕日子会过得差。

……

女婿还在, 母女俩的‘体己话’自然也不适宜说得太久。

回门这顿饭一定是要丰盛的, 所以孙氏收拾收拾, 就打算去做饭。

过了一会儿, 顾大伯一家人也来了。

顾大伯、赵氏, 还有顾晨和女儿甜甜, 倒是张氏没来,估计是留在家里照顾顾老太太。

薄春山是个很善于结交他人的性格, 他虽和顾晨认真来说这是第一次正式打交道, 但之前成亲时堵门,顾玉汝上花轿还是顾晨亲自背的, 基于这些关系, 两人也算有几分熟悉。

“晨大哥这趟回来, 打算什么时候回明州?如果时间不赶,不如在定波多留些日子,我听大伯和大娘说, 你也有几年没回来了。”

顾晨还算喜欢薄春山的性格。

虽然从出息上来看,这个堂妹夫不如以前那个未来的堂妹夫,但让顾晨看,其实像齐家那样的人家,也有许多不好。

顾家本就出身贫寒,祖上连个考中/功名的都没有,之所以家里几个男丁都念书,这是基于定波当地的风气,这里地窄人稠,多丘陵多水,本身就不适宜种植作物,再加上地处南方,南方的文风鼎盛,再穷的人家,也要把孩子送去读两年书,这样以后长大了才好找出路。

读书并不一定就要去考科举,像顾大伯和顾晨,就是读了几年书,觉得在读书上不会再有更大的进益,便跑出去给人当账房。

这样的人家,其实只比那些班夫走卒们要好上一点,与齐家那样的人家是万万比不了的。

定波齐家再是家道中落,也是明州齐家的分支,祖上也是出过举人、进士的。齐彦之妻,是大户家的千金小姐,至少对顾家这样的人家来说,宋家是大户。

顾晨因为顾家的缘故,很早就知道齐家,也知道齐家的一些事。

看似他二叔和齐秀才关系极好,两家交情也深,可这个交情深也只限于两个男人,反正据顾晨所知,齐彦的妻子宋氏从没有登过顾家的门。

那时他心中便有些隐忧,只是他爹他娘都说齐家好,说齐永宁是玉汝的良配,他一个常年不在家的堂哥也不好说什么。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没错。

顾晨这趟回来,也听他爹娘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听完后除了庆幸二叔洗清了冤屈,也有些感叹。

闹出这么多事来,说白了归根究底就是源于门户不配。

光齐彦和齐永宁觉得配没用,外在的世俗的大多数人都觉得不配,甚至包括宋氏,包括宋淑月,都觉得顾家是高攀了齐家。

如果顾家真和齐家旗鼓相当,甚至更胜一筹,宋淑月敢闹出这么多幺蛾子么?宋氏真满意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会纵容妹妹吗?

与之相反,薄家虽目前来看门户不如顾家,但就顾晨来看,就薄春山这八面玲珑的性格,以后前途不会差。

让顾晨觉得,嫁女儿低嫁才是正途,这样才能压的住对方,女儿才不会受委屈。而不是千方百计攀高枝,就算攀上去了,真会好?那可不一定。

“我这趟回来,本来打算多待些日子,也跟我师傅和东家说好了,可商行里突然有事,我要帮着押一批货,所以这两日就得走。”顾晨道。

他总体来说,更像个白面书生,长相和顾大伯有几分肖似,但气质却有点像顾明,文质彬彬的,一派斯文。

“那堂嫂和甜甜怎么办?晨大哥你还要送她们回明州吗?不如让堂嫂和甜甜在家里多住一阵。”顾玉汝道。

提起这个,顾晨脸色暗了一瞬,转瞬又道:“你堂嫂和甜甜暂时就不回明州了,先在家里住着,等我回来后再来接她们一起回明州。”

这么赶?

顾玉汝和薄春山第一反应,就是顾晨这趟差事好像很赶。

连妻女都来不及送回家,又说回来后再接她们一起回明州,也就是说顾晨应该是直接从定波前往某处押送货物,回来时还要途径定波。

再来,顾晨不过是个账房,难道现在账房都要干押送货物的活儿了?

两人也听说顾晨的东家生意做得挺大,这个听说自然是听赵氏说,做大生意的舍不得多请几个人,要用账房送货?

还有顾晨方才的脸色。顾玉汝和薄春山何许人,察言观色都是两人擅长,自然看出了些端倪。

种种迹象都表明,顾晨这趟差事不单纯,只是顾晨不愿多说,他们也不清楚内里,自然不好多问。

顾大伯欲言又止地看了儿子一眼,又瞧了瞧薄春山。

顾玉汝看到这一幕,没有说话。

……

很快午饭就做好了。

因为也没有外人在,就坐了一桌。

顾玉芳没有出现,吃饭时赵氏还问了她一句,孙氏又让顾于成去叫她,得到的结果是她不饿。

孙氏道:“这丫头我是拿她没办法了,跟我怄气呢,她姐婚事定了后,我便说要给她说亲,因为这事跟家里一直闹别扭。”

这也算解释了顾玉芳为何这种场合都不出面的原因。实际上内里到底如何,只有顾家人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