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54

来之前, 薄春山就有准备。

他怕老丈人家都是读书人,堵门时让吟诗作对,不做就不给开门, 到时候他做不上来, 肯定要丢丑, 所以提前就让人从顾家后院翻了进去。

这边, 顾于成和顾晨带着一帮小子正在堵门,外面薄春山带着来迎亲的人, 又是说好话又是塞红封, 一旁还有无数人在起哄。

顾于成正寻思着再出个什么难题。

他爹今天专门交代过,说姐夫不是读书人,学问上的题不准出, 他挖空心思出了两道题, 都被解了, 第三道题还没寻思出来, 就发现有人‘叛变’了。

明明是帮他堵门的同伙, 怎么反倒去帮忙开门了?

人呼啦一下就都进来了, 挡都挡不住。

顾于成人单力薄,只能气呼呼地让开, 心里还寻思着等他抓到‘叛变’的人要怎么办, 薄春山经过他时,往他怀里塞了点东西, 他摸摸怀里红封中的银角子, 明显比给旁人的要大很多, 顿时笑了。

那边,薄春山已经被推到西厢顾玉汝的房门前了。

按照定波当地的规矩,新郎来了, 要找到新嫁娘被藏起的另一只鞋,才能把新娘带走。

顾玉汝就蒙在盖头里,听着房里闹哄哄的一片,还有人从她脚边钻到她床下去了,估计是哪家的小孩子。

有人靠了过来,小声问:“快说说,你鞋藏在哪儿?”

顾玉汝抿了抿嘴,正想着要不要告诉他,就听见有妇人笑道:“这还没出门子呢,新娘可不准向着新郎!”

“不能告诉他,新郎新娘不准串通,要让新郎自己找。”

大家一阵起哄,盖头下顾玉汝忍不住红了脸。

又过了小一刻钟,绣鞋才被找到。

薄春山来到顾玉汝面前,单膝跪地,捧起她没穿鞋的那只脚,替她穿上鞋。

人声中,全福人说着吉祥话,两人已被众人拥簇而起,往正房行去。

正房里,顾老太太和顾家大房、二房所有人都在,顾老太太和顾明孙氏夫妻二人坐在上首处。

两人拜了下来,顾老太太和顾明孙氏都说了些勉励和不舍的话,又让两人以后好好过日子,礼就算成了。

孙氏眼中含泪,将女儿扶上堂侄的背。

赵氏没忍住说了一句:“晨儿,你把你堂妹背稳当些。”

“娘你放心。”

顾明也有些感伤道:“行了,就嫁在附近,抬脚走几步就到了,以后也不是见不着。”

顾大伯也道:“就是,快走吧,别耽误了吉时。”

至此,连盖头里的顾玉汝也不禁眼眶发热,阵阵不舍上了心头。

薄春山郑重道:“爹、娘,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玉汝的。”

阵阵鞭炮声中,花轿被抬起。

有唢呐声、有敲锣打鼓声,还有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有人在撒喜钱和喜糖。

换做平时,撒些喜糖都足够小孩子们欣喜了,今日竟还有撒喜钱的,连一直围站着旁边看热闹的男人妇人们都有些忍不住了,纷纷扑上前去抢喜钱和喜糖。

“送新娘子喽!”

“和和美美,白头到老!”

迎亲的队伍从巷头出去,足足在城北绕了一圈,再从西井巷的巷尾进来。这路线都是提前计算好的,寓意不走回头路,夫妻一辈子有头有尾走到头。

等花轿进薄家时,吉时刚刚好。

之后便是拜堂和送入洞房。

顾玉汝哪怕身子骨不差,经过这一番折腾也是难受至极,等喜房里的人群终于散了,她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我还得去陪客,你若是累了先休息。”

薄春山丢下这话,就匆匆走了。

‘聚仙楼’二楼雅间,齐永宁正临窗坐着自斟自饮。

他面前已经放了好几个酒壶,平安站在一旁,苦着脸,低声劝道:“少爷,咱们回去吧,你已经喝多了。”

“结束了?”

平安一愣,以为少爷问的是迎亲队伍,便连忙道:“迎亲队伍已经过去了,少爷你想看的已经看过了,咱们就回去吧。”

齐永宁笑了一声,眼神有些朦胧地看着窗外。

窗外大街上,只剩下行人寥寥,早已不见那火红色的迎亲队伍,他却还觉得仿佛就在眼前。

平安以为他醉了,他其实没醉,清醒得很。

一辆马车在‘聚仙楼’门前停下。

董春娥带着丫鬟急匆匆朝二楼而去,引来无数人侧目。

她仿若未觉,直到进了雅间,看见那个正在喝酒的人,才深吸了一口气,放缓脚步,也放缓了音调。

“永宁,你突然跑了出来,也没跟姨母和姨夫说一声,家里的人都在找你。”

齐永宁没有理她,继续喝酒。

董春娥皱了皱眉,正想说什么,这时董睿已经跟在后面进来了。

他其实是跟董春娥一起来的,只是他走得没有董春娥急。

“永宁……”

“要么坐下喝,要么回去。”齐永宁道。

董睿只能闭了嘴,正好他最近心里烦闷得很,好不容易能借着机会出来,还有人管酒管够,回去不怕挨训,自然乐意之至。

“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

他一拍桌子坐了下,招呼伙计拿酒来。

因为薄家没把酒席安排在家里,所以等人都走了后,薄家安静得不像话。

顾玉汝刚站起来,门突然响了。

她看过去,就见一个十二三岁的丫头,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娃站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