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48

这近一个月的时间, 顾玉芳过得很不好。

不能动弹,不能出门,她只有两个地方可以活动, 要么床上, 要么窗下小榻上。一开始连吃饭都得有人端过来, 洗澡更是莫想了 。

她脚上不能沾水, 可天气又实在太热,成天被闷在屋子里, 躺着不动都一身汗, 那些汗堆积在身上,攒多了再一闷,就成了酸臭味儿。

曾经, 顾玉芳也曾自恋觉得自己是无汗自凉, 天生的冰肌玉肤, 现在——她觉得自己每天都是臭的。

关键是还不能洗澡, 每天只能擦洗一两次。

即使这一两次, 还得她求着她娘帮忙。

顾玉芳自觉是求, 其实孙氏待她已经够尽心了,隔两天就熬一次汤给她吃什么补什么, 下午给她擦洗一次, 晚上一次,就怕天气热她闷在屋里长了痱子。

即是如此, 也被顾玉芳埋怨。

一次两次乱发脾气也就罢, 次数多了, 谁都会烦,甚至连顾于成都被她‘刻薄’了几次,这是孙氏原话。

孙氏现在对这个女儿是越来越失望了, 已经长歪了,教不好,不会心疼长辈,不会爱护幼弟,只会抱怨,只会想着自己。她甚至跟顾秀才偷偷商量过,要不给顾玉芳找个人家,赶紧把人嫁出去算了。

换做以前,顾秀才肯定会训孙氏两句,可现在——以前顾秀才教书,白天在家中的时间极少,现在他在家中读书,可是亲眼目睹过无数次小女儿的闹腾劲儿。

以前他也觉得妻子有点偏心,所以每次孙氏训顾玉芳,他都会适当进行制止,现在他觉得妻子其实也不算偏心,

因为就算换成是他,他也不可能比妻子做得更好。

“她的年纪也到了,你还是费费心,能教尽量多教教,也免得嫁出门给人家添麻烦,寻那种为人厚道的人家,不然我怕……”

剩下的话没说,孙氏也懂。

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真若是女儿在别家闹得不像话,头疼的还是父母。

只有顾玉汝知道顾玉芳为何如此闹腾。

天热和不能动是一回事,其实顾玉芳焦虑的还是‘当着齐大哥的面,拆穿顾玉汝真实面目’这事,可她又不能出去,自然脾气暴躁。

……

好不容易熬到去医馆拆了石膏,顾玉芳终于能下地走了。

她让孙氏给她烧了几大桶水,浑身上下洗了几遍,又扑上香粉,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就迫不及待地出了门。

她腿还没好,走路脚还不能使力,时间短还好,时间长了就一瘸一拐的,好不容易到了那座小院,才发现齐永宁竟然不在,据说是去赶考了?

其实这事顾家人也不是不知道,像顾于成就知道。

只是他记得不能当着大姐面提齐大哥,就没有说。顾玉汝也知道,齐永宁前脚离开定波,后脚薄春山就告诉她了。

可顾玉芳不知道,她心中的郁闷和憋屈就别提了。

她能熬过这难熬的一个月,全凭心里憋着一股劲,就想看顾玉汝的笑话,想看她嘴脸被拆破后她跪地痛哭的惨样。

现在齐大哥不在定波,她还怎么进行她的计划?

顾玉芳不傻,相反她还有点小聪明,她很清楚如果真等齐大哥回来,可能就来不及了。如果齐大哥回来就去找顾玉汝提亲怎么办?是时就算揭破顾玉汝的嘴脸,先有向姐姐提亲,闹得如此难看,后续她这个当妹妹的还怎么嫁给齐大哥?

顾玉芳一路阴着脸,一瘸一拐往回走。

她回来的晚,这个时间顾家所有人都在,孙氏刚做好饭,见她回来了就是眉头一皱:“大夫都跟你说,就算拆了石膏,你那脚也得先习惯几天才能走路,你倒好下了地就到处跑,去哪儿了?”

“我出去透透气。”语罢,她格外不甘又被训,道,“怎么顾玉汝可以随便出去,轮到我出去娘就训我,我还是不是你女儿了?”

孙氏那个火儿,腾地一下就上来了。

她冲上来,照着顾玉芳的背就打了一巴掌:“我让你没大没小,我让你没大没小,那是你大姐,张口顾玉汝闭口顾玉汝,你嘴长了不会叫人?我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怕你脚没养好,以后出问题成了瘸子,你这丫头没心肝没肠肺,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

骂着,孙氏又哭了起来。

她这阵子被顾玉芳气哭的次数,比以往加起来都多,尤其天热,她心里又气又怒又悲又愤,还没哭几下就头晕得不行。

“娘,你快进屋坐坐去。”顾玉汝扶着她劝道。

孙氏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制止女儿扶她,自己摇摇晃晃进了屋。

顾秀才出来了,给孙氏弄了个湿帕子,让她敷在额头上,又去拿藿香水。

顾玉汝去端菜端饭,顾于成也跑出来帮忙。

等饭菜都上了桌,孙氏的气儿也顺过来了,她把帕子放在一边,对顾秀才道:“我没事,吃饭吧,你们都吃饭,别等我。”

“我不吃!”顾玉芳站在门外叫道。

“没人叫你吃,回你屋去。”顾秀才冷脸斥道。

顾玉芳心里一惊,哭哭啼啼走了。

……

“这孩子,我是没办法了。”

饭罢,孙氏还是心情郁郁,等儿女们都各自回了房,她对顾秀才哭道。

顾秀才沉默片刻,道:“就照你说的,把她嫁出去吧,早嫁出去早好。”

孙氏哭道:“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外间堂屋里,顾玉芳饿得实在受不了,寻思着人都去睡了,她出来偷吃剩饭。

天热,一般有剩饭都不会放厨房里,而是会放在堂屋用竹制的罩子罩住,这样一来通风就不怕剩饭在极短的时间里馊。

顾玉芳也是有经验了,每次她闹着不吃饭,她娘其实都是留给她,可她没想到会听到这段话。

她连饭都不吃了,回了屋。

进了门,才恨恨地低声喃喃:“你们都看重顾玉汝,嫌弃我是瘟神,我就让你们看看她顾玉汝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顾玉汝如今就有这种感觉,她看着顾玉芳看自己的眼神里怨愤越积越满,就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这一日,巷中有户姓孙的人家娶媳妇摆喜酒。

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自然少不了给各家打招呼,让到时候去吃喜酒。

一般这个时候,顾家都会被请去,毕竟顾家有个秀才,秀才坐上宾的位置,陪着女方家的娘舅吃酒,作为夫家也有面子。

不过这一次也请了薄家,倒是挺让人意外。

可转念想想,如今薄春山那大混子成了捕快,所谓衙门有人好办事,当下的人谁也不傻,自然不会再故意忽略薄家。

如今薄家在西井巷的待遇,可谓是大变样。

薄春山没事就去西井巷附近的早市巡逻,也不是没有作用,见着那些小摊小贩都对薄春山毕恭毕敬,偶尔她们提起来是薄官爷的邻居,小贩们还会给些便宜,普通人就吃这一套,自然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说薄家的不好了,甚至碰见有人议论薄家,还会有人帮着说几句话。

也因此今日薄春山竟也坐了上宾的席,和顾秀才毗邻,作为主人家的‘脸面’,在上席负责陪新妇家的娘舅吃酒。

这一桌的菜通常也是最好的,酒也不限量。

虽说跟秀才喝酒是体面,但听说薄春山是位‘官爷’,而且对方性格爽朗,喝起酒来也不含糊,自然喜得新妇娘舅家这群人的欢迎。

顾玉汝坐在外面的一桌上,眼睁睁地看着里头薄春山和新妇的几个舅舅把酒言欢,明明还差着岁数,都勾肩搭背起来了。

不同于男人们的桌上,妇人们的桌上就安静许多。

大家只顾埋头吃饭,顾玉汝这桌上没有小孩,见旁边那桌几个孩子跑来跑去,时不时被亲娘抓来喂上一口,小家伙又是尖叫又是挣扎,还有吃着吃着几个孩子就打起来了,简直吵得没法看。

顾玉汝和孙氏坐在同一桌,见此两人都松了口气。顾玉芳倒没在这个桌上,她和赵家的女儿赵娥跟赵家人坐在隔壁一桌。

“娘,你看着下爹,别让他喝多了,我去一趟茅厕。”顾玉汝低声道。

她站了起来,一路避着人多的地方往后院走。

西井巷的房子,格局都差不多,都是一进半的院子。

此时,前院里摆满了酒席,正房和西厢里也都摆了几桌,唯独作为新房的东厢还空着。

顺着夹道走到后院,就安静多了。这家后院格局跟顾家差不多,就是菜地开的比较大,里面都种着时鲜的蔬菜。

就在顾玉汝离席时,一直关注在这里的薄春山已经看见了,他一口抽了碗里的酒,站了起来:“几位都是海量,你们都找我喝,我一个人是不行了,去方便方便,等会儿再来。”

桌上有几个喝红了脸的汉子,或是说‘快去快去’,或笑着说‘春山你不行呀’,或是‘等着你’一阵起哄,薄春山连连拱手,人就退出去了。可这几人已经喝上了头,如今‘官爷’走了,自然该敬秀才。

本来坐在一旁优哉悠哉眯着小酒的顾秀才,见新妇这几个舅舅来势汹汹,不禁脸色一变。

……

“玉芳姐,你咋没去跟你姐你娘坐在一起。”

闻言,顾玉芳脸色一变。

赵娥的娘见状忙斥着小女儿:“就你话多,吃你的饭。”

这小女娃也不过五六岁的样子,被训了有些委屈,撇着嘴道:“本来就是嘛,咱们这都坐不下了,非要挤过来。”

“这不是你姐的朋友,再乱说就给我回去!”

虽说这小丫头被训了,但顾玉芳还是很尴尬,幸亏赵娥又低声与她解释,她这才没发作。

一般酒席都是十人一桌,赵家人口多,除了赵家两口子,还有赵家老太太,以及三个女儿,三个儿子。每次赵家去哪儿吃酒席,都是一份份子钱,一大家子都去了,拢共加起来八/九口人,一下就把一桌子坐满了。

今儿一进门,赵家媳妇就在瞅哪桌没人,谁知瞧过来瞧过去,只有一个桌上坐了两个人的人最少,她就带着头过来了,本来赵家男人去男人酒桌上,这一桌的人整整好够数,谁知顾玉芳插了进来,无端就多了一个人。

每桌的菜都是定量的,多一个人,其他人就少吃一口。

赵家家贫,平日家里过得也抠,好不容易出来吃顿酒席,无端就要少吃,赵家的几个孩子早就不乐意了,要不是看在顾玉芳是秀才家的女儿,又是赵娥的好朋友,早就出口赶人了。

“你别理那死丫头,那死丫头向来嘴馋!”赵娥低声说,可她吃菜的动作一直没停下,没比她‘嘴馋’的妹妹慢多少。

顾玉芳看着她这吃相,无端心中腻三分。

她动筷极少,一来是不饿,二来也是她一直盯着孙氏坐的那一桌,方才赵娥妹妹这么埋怨她,其实也就是看她一直盯着那桌看。

顾玉芳见顾玉汝站了起来,往后面去了,也不过走个神的功夫,再去看屋里的薄春山,人也不在了。

她心里一跳,站了起来。

“玉芳?”赵娥疑惑道。

“我去趟茅厕。”

赵娥也没多想,继续埋头吃,可还没吃两口,她娘就戳她,让她别吃了看弟弟。赵娥扭头去看在那你打我我打你的两个皮猴,心里的厌烦别提了。

“我就知道。”她小声咕哝道。她就知道顾玉芳一走,她娘就会原形毕露。

“死丫头,就知道嘴馋,没见着你娘到现在都还没空闲吃上一口?”

赵老太太翻了一眼儿媳妇,也没说话,只管吃自己的。

赵娥无奈只能站起来。

就在这时,她就见着顾玉芳一瘸一拐地从后面跑出来,很急的模样。

“娘,不好了,我姐她、我姐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