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

隔壁胡家

胡家儿媳妇对胡大娘直做眼色。

胡大娘缩着脖子,小声道:“谁造谣了,难道不是两家退了亲?”

胡家儿媳妇压着嗓子道:“可人家说的是顾家退了齐家的,你对外面说是顾家被齐家退亲了,这两件事能一样?”

胡大娘翻着眼道:“那谁知道!你觉得顾家舍得退齐家的亲事?这是那孙氏为了给自己要脸面才会这么说的!”

胡家儿媳妇被说得哑口无言,这当头胡大娘已经扭着身子出去了。

她想叫又顾忌怕隔壁听见,只能回屋拧自己的男人。

“胡大柱,你管管你娘,这次要是被人找上门,我可不会给人道歉。”

……

这件事多多少少还是对顾家造成了一些影响,晚上顾秀才知道后,除了劝孙氏别多想,不要理会,也不知该说什么。

饭罢,顾秀才回屋看书。

他暂时还没回浩然学馆,打算趁着秋闱还有两个月临时抱抱佛脚,等到时候下场试试。

这事没几个人知道,连浩然学馆那边都以为他是被人冤枉了,又在牢里待了几日,估计也是吃了亏,想在家里休息些日子。

顾家人和顾大伯都是支持态度,估计也是清楚顾秀才受了打击,虽然就算去考,中的可能性也极低,但既然他说想去试试,那就去试试。

人生在世,总要任性一回,也免得总是憋着憋出毛病。

为此,顾大伯还专门上了趟门,想给顾秀才拿些银子。

顾秀才没要,这些年下来顾家也攒了些银子,虽然不多,但足够这几个月家用和顾秀才是时赶考了。

顾大伯便也没坚持,只说有需要了就说。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天气越来越热,西井巷里的气氛也像开了锅的热油,只等滴一点水进去就炸。

孙氏还是没忍住跟邻居胡大娘吵了一场。

也是胡大娘实在不是东西,那日她被孙氏指桑骂槐一通,可能心里记恨上了,扭头就跑出去找人说是非,说孙氏坏话,说顾家如何如何。

明里说,暗里说,见人就说。

这事不就传到了孙氏耳里?

本来孙氏就恼恨在心,也是巧了,今早去买菜,两人正好在早市上碰见了,孙氏看中了一块肉,胡大娘也看中说要。

两人就因为这一块肉吵起来,从早市吵到西井巷南头,彻底在人面前大撕了一场。

当时顾玉汝不在,等后来她才知道,整件事以孙氏要拉胡大娘去见官,胡大娘儿子出来道歉,又骂了他娘一顿为告终。

孙氏也是气急了,不光要拉胡大娘去见官,还当众放了狠话。

说以后要是再让她听见有人说她女儿是非,谁说的拉谁去见官,还说亲事是顾家退了齐家,不是齐家退了顾家,不信的只管上齐家门去问。

至于这些话有没有人信,那就只有天知道,毕竟人们从来只相信自己相信的,从不愿去听别人解释。

孙氏估计也知道这个理,回来还大哭了一场。

哭完,发狠要给顾玉汝说亲。

等顾玉汝知道时,孙氏已经去联系媒婆了。

当下普通人家说亲事,有的是私下自己就有主意,或者是看中什么人,然后托了媒婆去说。

还有一种就是,我家有女/有郎初长成,人才出众,择适合的婚配。

他们一般都会找几个媒婆来喝茶,告知媒婆这件事,一般媒婆手里都不会只捏着几个合适人选,而是对大半个城的适婚良配都了然在心。如此一来,有合适的选合适的,没有合适的这消息也等于是放了出去,自会有下文。

孙氏打得就是这个主意,先把消息放出去再说。

顾玉汝知道后,心里那个无奈就别提了。

她两辈子都没经历过这种事,只要一想到有男儿家说亲,媒婆拿出一幅她的画像,让人斟看,又鼓着三寸不烂之舌夸她如何如何好,她就觉得又窘又羞。

连着多日都有媒婆上门,如此一来西井巷里的人自然都知道了,顾家在托媒婆给女儿说亲。

不光媒婆上门,这几天孙氏因为联系媒婆也往外头跑得勤。

这日,孙氏回来又没看见小女儿,便问顾玉汝:“你妹妹呢?”

“去接于成下学了。”

现在顾秀才不去浩然学馆,每次来往学馆和家中只剩了顾于成一个人,本来他都这么大了,完全可以自己上下学,偏偏顾玉芳这几天总拿着这当借口大张旗鼓要去接弟弟下学。

“这才什么时辰,她就去接于成下学?一个大姑娘家,怎么没事总是往外跑。”孙氏念叨着,进了厨房。

顾玉汝也没说什么,她其实知道顾玉芳想去干什么,只是她现在不想去管顾玉芳的事。

孙氏拿了菜出来摘,又叫女儿一起说话。

“这几天娘也四处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咱定波适婚的后生还真多。那曹媒婆跟娘提了好几个人,有一个家里也是城北的,如今也在读书,好像明年就要下场考秀才,他爹是做账房的,家里挺单纯。还有一个家里是在城西开铺子,如今在跟他爹学着做生意……”

顾玉汝一听这,头都是疼的。

她娘这几日,闲来没事就跟她说这些东西,估计也是这几天媒婆见多了,张口闭口都是这些。

“娘,我现在还不想嫁人。”

“不想嫁人你想做什么?你都十六了,翻过年十七,再拖下去就成老姑娘了。”

顾玉汝耐着性子:“这刚退亲就说亲,不觉得有些急?”

“你是——还想着永宁?”孙氏有些迟疑道。

“娘,我想齐永宁干什么,不是早就说了,跟他不成了,闹成这样,怎么可能还能成!”

“那你就应该尽快说门亲事,也好让那些人知道,你并非除了齐家不可,除了永宁外,你还能找到更好的婚配人选。再说,现在也没让你成亲,这不要慢慢挑吗?”

好吧,顾玉汝懂了,她娘还是受到刺激了。

说是不理那些人,可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那些人的话多多少少还是让她娘听进去了,她这几天折腾着找媒婆,折腾着给她说亲,其实说白了就是想证明给人看——我女儿不是没人要,我家想找比齐家更好的亲事,也不是找不到。

顾玉汝清楚她现在说什么,她娘估计也听不进,不如等这阵过了再说。

遂,她也不再说什么了,默默地听着孙氏给她罗列那些适婚良配。

听着,听着,她心里也不禁泛起涟漪。

其实自打脑子里多了那个记忆以后,她还真没想过要嫁人的事,和齐永宁退亲是趁势而为,之后……

之后呢?

说实话,顾玉汝还没想过。

她只想过几天安稳清净的日子,因为她知道很快清净日子可能就没了,就算要成亲,也是该在那件事过去后,不然什么都像镜花水月,一击就破。

可现在很显然计划不如变化快。

难道她真要找个男人去过一辈子?

她想到那些记忆……

其实所谓的成亲嫁人,真的真的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你要进入一个新的环境,需要融入一个陌生的家,认识很多很多陌生的人,你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收敛锋芒,不得不忍耐。

想不到所谓的甜,自然没什么好期待的。

一些画面突然跳进顾玉汝的脑海。

……

“顾玉汝,既然你这么感谢我,不如就把自己嫁给我吧?”

“等你嫁给我,你不就是薄家少奶奶了?”

“顾玉汝,你现在开始操心我以后老了,是不是打算嫁给我了?”

“顾玉汝……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

“我跟你说,我娘做饭手艺很好,等你以后嫁给我,我天天让我娘做好吃的给你吃。”

……

顾玉汝猛地摇了几下头。

孙氏见她这样,问道:“玉汝,你怎么了?”

“没什么娘,我就是昨晚没睡好。”

等敷衍过她娘,顾玉汝忍不住偷偷地抚了抚额头。

都是那流氓,把自己荼毒得不轻!

作者有话要说:等会还有一章。

感谢在2021-07-02 13:46:58~2021-07-03 13:31: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喜欢貌美娇娇的女主、殷恋蝶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baohy35479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块豆腐、四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垚妹 30瓶;蹭噌蹭 15瓶;呦呦、丁零当啷、千妃娘娘 10瓶;蓁蓁的小萌宝 6瓶;大树上的小橘喵 5瓶;我是咸鱼、vv 2瓶;妞妞大魔王、吃瓜的猹猹、落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