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43

本来该是干脆利落的落地, 这一次竟踉跄了好几步。

薄春山站稳后,苦笑了一声,但还是没忍住又用指背蹭了蹭嘴唇, 似乎这么蹭几下,方才的余韵就能留久一点。

他回到家。

邱氏还没睡, 坐在堂屋里正就着灯光缝着什么。

他把食盒放进厨房。

进东厢时, 他停了停脚步, 就站在外面道:“天也不早了,要缝什么明天再缝。”

邱氏也就把东西放进针线簸箩不缝了。

她起来往门前走了几步,站在门里说:“饺子送去,虎娃吃了?”

他嗯了一声。

“虎娃吃那点够?”

这时,薄春山也反应过来:“娘,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进来。”

说完, 邱氏就扭身进屋里去了。

薄春山想了想,跟了进去。

……

昏暗的灯光下, 邱氏的脸藏在阴影里, 看不分明。

换做以前,薄春山早就不耐烦了,要去多点两根蜡烛。邱氏节省,每次除非必要,屋里都是点油灯, 其实薄春山往家里买了不少蜡烛,可她就是不用。

可今天, 薄春山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似乎很有耐性。

“你老实跟我说,你相好的是哪家女子?”

“娘你问这个做什么?”他皱起眉。

“怎么,你相好的女子不能跟娘说?娘难道不能给你参谋参谋这女子能不能娶回家, 适不适合过日子?”

他站了起来:“这事你就别管了,你放心,肯定是能过日子的女子,肯定能让你满意。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说你的事,没事我就去睡了。”

“你给我站住!”邱氏站了起来。

“是不是顾家玉汝?”

这一下倒让薄春山吃惊了,也因此他下意识转过身,可同样也是这举动让他漏了底。

邱氏得意道:“你以为你不说,娘就不知道了?”

刚开始薄春山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才道:“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邱氏看了他一眼:“你上次提回来的那个食盒,我见顾家人拎过,上次回来我见顾家大女儿拎在手里,你说别人给你送鱼,是不是她给你送的?”

都这样了,薄春山也没想能隐瞒住,点了点头。

邱氏又是激动,又是有点着急,她压低嗓音:“你是怎么攀上人家女子的?人家可是好姑娘!你是不是强迫人家了?”

薄春山十分无奈:“娘,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强迫人家大姑娘的人?”

那谁知道!

邱氏嘴里没说在心里,男人要是喜欢上哪个姑娘,能克制住才有鬼!那是要多不要脸,就能有多不要脸!当初他爹不就是这样,给她送手帕子,送花绳儿,送首饰,找到空就跟她说话。

再熟点了,就亲她。

不给亲,也要亲,亲了还要摸,这都是男人天性。

“你亲过人家没?”

薄春山不说话,回想到方才在顾家时的场景。

一看儿子这表情,邱氏可真是急了。

“那你摸过人家姑娘没?摸哪儿了?”

薄春山听不下去了。

“娘,你在说什么!”

邱氏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点不对,忙解释道:“娘不是怕你管不住自己,占了人姑娘便宜!真是年轻人,瞎胡来,你亲了人家是要负责的,可顾家……”

“顾家被齐家退亲,是不是真的?”

薄春山点点头,又道:“什么叫顾家被齐家退亲,明明是齐家被顾家退亲了,娘你别听外面那些长舌妇乱说。”

“那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薄春山很想冒领一下,但毕竟脸皮还没厚到那种地步,他把里头的事大致说了一下,听得邱氏是瞠目结舌,直感叹现在的人怎么这么狠、这么坏。

谁能想到顾秀才蹲大牢这事,竟是如此错综复杂,若不是儿子亲口说,估计打死邱氏她都不敢相信。

“闹成这样,齐顾两家肯定做不了亲了,可就算齐顾两家做不了亲,顾家……”

顾家也不大可能把女儿嫁给她儿子。

邱氏可是清楚顾家两口子对大女儿的看重,小时候就看得娇,看得宠,甚至连后头那个男丁估计都不如这个大女儿。

为了不让女儿受委屈,齐家那样的亲事都退了,人家能把女儿嫁给她儿子?

邱氏看向儿子。

母子二人两两相望。

“你跑去当捕快就是为了她?可就算当了捕快……”剩下的话,邱氏没有说出口,薄春山就了然在心。

他也很干脆,道:“反正我是非顾玉汝不娶,现在求不到,那就慢慢求。”

邱氏叹了口气,心底的疑惑虽弄明白了,可现在却多了一层忧虑在心头。

随着一声轰然巨响,院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顾玉汝听到动静,从屋里走出来,就见刚从外面回来的孙氏气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

“老天爷怎么不打雷劈死这些黑心烂肠肚烂嘴烂心肝烂肺的贱妇们!”

孙氏向来是个腼腆性格,长这么大跟人吵架的次数屈指可数,更不用说骂出这种恶毒的诅咒了,足以见得她被气得不轻。

“娘,你怎么了?”

“能怎么了,还不是……”

……

原来,孙氏去买菜,就约了胖婶一起。

正好胖婶家没米了,两人就一同去了打米铺,就在打米铺外面,孙氏跟人吵起来了。

也是凑巧,孙氏刚走过去,就听见有人在说自家闲话。说什么顾家玉汝被齐家秀才退了亲,也不知为何会被退亲之类的。

说话的那人背着身,但她身边的人一见孙氏来了,就赶忙示意赶快别说了。

这也太明显了!

孙氏也不是没脾气的人,当场就质问了过去。

本来说人闲话被事主抓到,对方挺心虚的,但架不住旁边有婆娘的嘴不值钱,没忍住咕哝了一句,大意就是你凶什么,要不是你女儿有问题,至于被人退亲?

这下可不得了了,孙氏当场和那几个人吵了起来。

吵完了也吵赢了,可顾齐顾两家退亲的事也被众人从孙氏的反应中证实了。

你想想,要不是真的,孙氏至于跟炸了毛的刺猬?

只是事实从顾家玉汝被齐家退亲,变成了顾家退了齐家的亲。不过这估计也没人信,顾家怎么可能退掉这么一门好亲事?

孙氏又不能解释详细,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再加上她在回来路上,从胖婶嘴里得知,这事已经传了好几天了,估计西井巷所有人都知道了。

合则所有人都知道,就她家不知道!

几件事加起来,孙氏才会气成这样。

“老天爷就该打雷劈死那些黑心烂肚肠的!这些个人平日没事干,东家长西家短,到处说人是非,到处造谣生事,这样的人以后下地狱,都会被阎王拔了舌根,下油锅来回炸她几遍,她下辈子才能改!”

孙氏就站在院墙根下,对着胡家那边骂着。

“娘,你干什么。”顾玉汝有点无奈。

“我能干什么,我骂那些黑心烂肚肠喜欢嚼人舌根的人!”

顾玉汝把她往回拉,拉进屋才道:“娘,这事早晚要被人知道的,早些知道晚些知道,也没什么区别。”

“娘知道没区别,可这不是有黑心烂肚肠的造谣说是你被人退了亲,明明是咱家退了齐家的亲!”

说到这句时,孙氏又冲出屋去,扯着嗓子对着隔壁胡家喊。

顾玉汝又把她往回拉:“行了,娘你也别生气,这种情况别人肯定会以为是咱家被退了亲事。”

是呀,没人信。

齐家多好的亲事,顾家怎可能舍得退?定是齐家退了顾家的亲。

孙氏当然知道,可这不是气嘛!

顾玉汝又劝道:“您也别多想了,谁人背后无人说,我都不在意,娘你也别在意,别理她们就是。”

“我就是生气,我多好的女儿,竟被她们那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