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39

“玉汝!”

齐永宁眼睛一亮:“我有话想跟你说!”

顾玉汝沉吟了下:“行吧, 现在天也晚了,就不出去了,我们去后院说。”

说完,她便往后院去了, 齐永宁随后跟上。

孙氏犹豫再三, 本想跟过去, 却被顾秀才一把拉住。

“行了, 你就不要去添乱。”

“我这不是怕……”

“永宁不会对玉汝怎么样, 就是为了说事情,两个孩子到底这么多年, 说开了也好。”

顾家后院并不大, 除了茅厕外,还有一方不大的菜地, 上面种着一些常用的佐料。

例如葱姜蒜这些。

还有一处空地, 平时用来晾衣裳、晒东西, 放着几个竹竿做的架子。

今晚月色不错,即使没灯照亮,也不显黑暗。

“你要跟我说什么?”

月色下, 顾玉汝的脸仿佛被镀了层银光,白皙而又细腻, 却加重了脸上的那层淡漠感,就像月宫里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美丽却冷漠。

齐永宁不由地看痴了。

“玉汝。”

顾玉汝没有说话, 只是看着他。

看着她明亮又沉静的眼睛,齐永宁脑海里不由自主回响起之前他爹与他说的那些话。

退亲是顾玉汝主导的,也是她同意的,她是真想和他退亲。

可为什么呢?

她难道没有丝毫留恋不舍?

齐永宁不信顾玉汝不喜欢自己。

两人青梅竹马, 从小一起长大,他了解她的性格,她是心悦自己的,不然自己送她书送她东西,她一定不会接受。

他能感受到平时两人见面,她的含羞带怯,也能感受到提及婚事时,她心悦中带着期待的眼神。

她是他的。

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也一定会是。

他一直这么坚信。

可为何要退亲?

“为何要退亲?”

他问了出来,也问出心中的疑问。

“就算因为你爹的事,你心中有怨,可我也与你说过,这些事我也无能为力,我也很痛苦,我也在极力想办法,想消除你的怨气,想让你和你的家人满意,我正在努力着,可突然你就要退亲了。”

顾玉汝看着他,她能看出齐永宁的痛苦和不解。

她想了想,道:“我不怨你,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其实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闹成这样,这门婚事就算结成,大家也都不会开心,既然如此,不如作罢。”

“你怎知不会开心?我是想娶你的,你一直都知道,我怎可能会不开心。”

顾玉汝看得出他在强词夺理。

曾何几时,齐永宁竟也有这么不理智的一面?

反正她前世是没见到过,她所见到的齐永宁,一直是冷静、理智、沉着的,哪怕濒临险境,哪怕四面伏敌,他都能沉着处理,伺机翻盘。

顾玉汝笑了。

笑得齐永宁有一种恼羞成怒之感。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不是吗?”

这次齐永宁没再回避了。

“你是说我娘?”

“是她,也不是她。”顾玉汝叹了口气,道,“齐永宁,你要知道我嫁给你,不光是嫁给你,也是嫁给你们齐家。等成亲后,你要忙着考科举,要忙着游历游学,而我,则会一直面对你娘,一直面对着。”

“你觉得你娘对我有怨气吗?肯定是有的,如果不是我们家的人这么不识趣,她现在大抵也没有这么多的烦恼。我相信你和齐伯伯努力了,所以我也知道你们的举动,肯定会对她造成很多困扰,你娘最近肯定没少哭吧,她哭的时候有没有怨顾家人为何这么不识趣?”

她轻笑了一声。

“她肯定想,这家人真是不识趣呢,为何就不能老老实实给人害呢,为何要反抗?为何要搅乱她的生活?现在不光搅乱了她的生活,还把她的亲妹妹害得不轻。”

齐永宁皱着眉,目光不敢苟同。

“玉汝,你偏激了,我娘她不会这么想,也不会怨你,这件事顾家才是受害者,她不会这么不讲道理。”

顾玉汝转过身来,笑了笑。

“你又怎知她不会怨?好吧就算不说你娘,齐永宁,你既知道我心中有怨气,那为何就能笃定我能够轻易原谅?”

“我爹无缘无故遭受如此大难,害人的一句话都没有,连任何代价都不用付出,就仿佛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我还得强忍着怨气,嫁到你们家,跟她以后做亲戚,她还成了我长辈,我以后必须对她这个长辈卑躬屈膝,小心敬着。”

“还有你那位表姐,世人都说,婆家最难缠的便是婆婆和小姑。你表姐与你弟妹相处多年,她看我不顺眼,会不会鼓动你弟妹敌视我?就算她不鼓动你的弟妹,可她会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为难我?她现在对你还没死心吧,我如果嫁给你,她会不会恨死我?这母女二人生性歹毒,工于心计,她们会不会又在背后想法子害我?把我害死了,说不定她还能给你当个填房。”

“而我,又为何要强忍着怨气,和我的仇人强颜欢笑?”

“我下贱吗?我就该低她们一等?”

顾玉汝越说笑容越冷。

“齐永宁,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你们所有人似乎都觉得我爹遭受此难,人既然没事,那事情就算过去了。包括你,包括你爹都是这么想,你们潜意识就觉得,人既然没事,那就不算什么,似乎所有人都没问过,我们愿不愿意算了。”

她看了过来,眼神是齐永宁前所未见过的锐利。

“这是什么?这是仇,大仇,杀人害命的大仇!”

“是的,我们顾家家境贫寒,不过是个穷秀才家,所以你们想践踏就践踏,想算了就替我们算了。但风水轮流转,谁也不敢说以后顾家以后也是这样,所以——你们凭什么就理所应当觉得我们家就该算了,不会去报这个仇?”

“就因为你们有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自然觉得我家退亲格外不能接受。那为何不想想,换成你,齐永宁,你会和仇人的亲戚结亲吗?”

齐永宁被问得哑口无言,目光震惊。

是为顾玉汝这些话,也是她尖锐的态度。

“齐永宁,你知不知道,如果这次不是有人帮了我们,帮了我爹,如果不是及时识破宋淑月的阴谋,让黄寡妇就那么死了,我爹逼/奸的罪名就背定了。”

“他受不了这种冤屈,他会如何?他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