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38

顾玉汝自然不知道这个惊喜, 她提着铁娃还给她的提盒,心里还在想,薄春山这个人真可恶!

真是个坏东西!

走进西井巷,迎面走来一个人。

不过顾玉汝在想心事, 倒没有注意, 一直到快撞上时, 她才慌忙往一旁踉跄了一步避开。

她松了口气, 心里埋怨自己胡思乱想。

正想给人道歉, 才发现对面的人竟是邱氏。

邱氏哪怕如今岁数不小了,在一众同龄的妇人里也是拔尖的。

如今她穿得素, 一身鸭蛋青配黛蓝色的夏褂, 乌黑的头发在脑后挽了个髻,插了根银簪子, 明明应该都四十好几了, 看着却像才三十来岁的妇人。

她有一双十分漂亮的眼睛, 眼长而眼角上翘,笑与不笑都带丝勾人的媚意,即使她现在肃着一张脸, 脸上脂粉未施,又刻意地耷拉着眼角, 也不能掩盖这双眼睛的漂亮。

薄春山也有一双同样的眼睛,只是他是男子,英气占了上风, 再加上人高大戾气又重,倒让人忽视了他其实也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是顾家玉汝?走路看着些,小心摔到。”

“对不起,薄家大娘, 都是我不好,没撞到你吧。”顾玉汝歉道。

“没。是回家吧?快回吧,我没事。”邱氏道。

顾玉汝走过去了。

邱氏却一直看着她,其实是看着那个食盒,那食盒这几天一直放在她家里,被她看了好几天,今天才拿走。

这臭小子!

这是勾搭上人家女子了?

可……

邱氏心里既高兴,又忐忑。

高兴的是儿子有本事,顾家玉汝好,是她做梦都想娶来的儿媳妇。忐忑的却是顾家玉汝已经有了婚配,人小齐秀才还在那儿呢!

“这臭小子搞什么呢!”

邱氏也没心思买东西去了,心事重重地回了家。

顾玉汝回到家里,先把食盒拿去放了。

孙氏不在家,估计出门买东西了。

她回了屋,还在想方才那事,同时又在想,薄春山到底办什么事去了,会不会就是现在办的这件大事让他进了牢?

为何她会觉得薄春山是去办大事了?

人几天都不见,肯定是大事。

门响了一下,顾玉汝抬眼看去,就看见顾玉芳一张幽怨的冷脸在门外。

“有事?”

她现在没什么话想跟顾玉芳说,但她也知道顾玉芳恨自己,平时没事就想给她找点茬。就像那癞蛤/蟆爬在你脚面上,你打它恶心,不打它也恶心,你又不能弄死它,只能被它恶心着。

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开它,避得远远的。

“娘这几天训我,又把我关起来,你很开心吧?”顾玉芳的怨气很重。

顾玉汝也不知她到底在想什么,这些事跟她什么关系?

“你现在不是跑出来了?看来娘关你关得还不够,应该把你锁起来才对。”

顾玉芳没料到顾玉汝会这么说。

她讨厌顾玉汝,顾玉汝应该是知道的,可每次对方会都露出那种隐忍又自以为大度的表情,看得她直想作呕。

她欺负顾玉汝欺负习惯了,也习惯了顾玉汝总是隐忍不发,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顾玉汝变了。

她竟然会还击了!

这让顾玉芳很恼怒!

“你现在终于露出真面目了?终于不再装隐忍大度了?你隐忍大度,你是好的,我没事找你茬,我是坏的!顾于成帮着你,娘帮着你,现在爹也帮着你,顾玉汝你是不是很得意?一家人都围着你转,你得意死了。”

顾玉汝蹙起眉,这又是什么跟什么?

“你想退亲,爹就答应你退亲!”

顾玉芳越说越激动,渐渐有些歇斯底里起来,大声喊道,“那他怎么不想想,我也想嫁给齐大哥,你不愿意嫁,为什么不能让我嫁,我想嫁给齐大哥很久了,为何不能让我嫁!”

“你在说什么?”

这是终于不遮掩,终于吐露心声了,不过顾玉芳到底在疯什么?

是的,顾玉汝就是觉得顾玉芳在发疯。

“我在说什么?我在说我想嫁给齐大哥,可是这一切都被你毁了,毁了!爹已经跟齐家那边退亲了,信物都拿回来了!顾玉汝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顾玉芳哭着跑了。

留下顾玉汝有点愣神。

亲退了?定亲信物拿回来了?

那她爹还挺迅速的。

也不知她爹是怎么跟齐彦说的,不过这也不是顾玉汝能操心的事。

隔壁,胡家。

胡大娘撅着肥胖的大屁股,一脚踩在凳子上,耳朵紧贴着院墙,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胡家儿媳妇道:“娘,你站在那儿做甚?”

胡大娘忙做了个嘘的手势,又听了一会儿,实在没有再听到什么声音后,才转身走回来小声道:“我方才听隔壁姐妹俩似乎在吵架,就好奇上了,隐约听见在喊退亲什么的,嫁不嫁的,难道说顾家大女儿和小齐秀才退亲了?”

“娘,你瞎胡说什么,快别乱说了!”

胡大娘瞪眼道:“我瞎胡说什么?前阵子顾家发生那样一件事,人家小齐秀才和顾家女儿退亲也是正常。”

“那不都说了是被冤枉的,县衙那儿都出布告了。”

“那谁知道中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我看前几天顾家异常得很,这两天才稍微好点,说不定就是因为退亲的事。”

胡家儿媳妇很头疼,道:“娘我先跟你说好,这种事你可别到处瞎说,小心被人说你造谣,以顾家人的性格,你说别的也就算了,造谣这种事,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