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31

堂上的气氛几乎凝固住了。

齐彦一直黑着脸。

有县衙的人过来禀事, 钱县令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陪着又枯坐了会儿,顾玉汝悄悄地扯了下孙氏的衣袖。

两人借口方便,让仆妇领去了恭房。

见四周没人, 顾玉汝压低声道:“娘,你现在看明白了?”

“我……”

说实话, 到现在孙氏心里还在怦怦直跳, 她没想到害明郎的竟然是齐家的亲戚, 宋氏的妹妹。

其实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说,想去质问, 可齐彦率先发作,脸比她还黑, 她当面也不好说什么,憋了这么一会儿,此时反倒不知该说什么了。

“娘你也知道董家是什么人家,我爹这次的事恐怕是……”

“你想说, 你爹这次的亏白吃了?冤屈白受了?”孙氏不笨, 自然看出了一些内容。

顾玉汝道:“娘你方才也看见了, 县太爷那副态度,明显是不想得罪董家。买/凶/杀/人, 栽赃陷害又如何?人又没死,很好推脱, 董家家大业大, 即使是县太爷也不敢轻易得罪。”

“那你爹的冤屈白受了?大牢白蹲了?我们这些日子的担惊受怕都是笑话?”孙氏咬牙道。

顾玉汝没有说话。

“我就不信她董家能一手遮天, 我就不信县太爷能明摆着去偏袒董家人。再说了,还有你齐伯伯在,你齐伯伯不会让你爹白受冤屈的,他方才还说定会给我们个交代。”

顾玉汝觉得她娘有些天真了。

再是正直方正又如何, 牵扯到自家亲戚,还能铁面无私?

齐彦现在生气,只能说这件事的真相对他冲击太大,他若冷静下来,宋氏再去求一求,他还能做到大义灭亲?

他能做到吗?

……

“你做这些的意义在哪儿?”

“我就是想看一看。”

其实顾玉汝的回答也很模糊,她没说自己想干什么,只是说想看一看。

“虽然我对此乐见其成,但还是要说你做这些意义不大,这世上不是犯错了就会有惩罚,杀人了就必须要偿命,你就算把齐彦逼去了估计也没什么用。”

“我知道,我就是想看看。”

看什么呢?

不甘心?

也许就是不甘心吧。

我尽力了,我就想看看有没有超出预料的结果。

……

“娘,如果我没料错,等会儿齐伯母应该会派人来请齐伯伯回去。”

孙氏迟疑道:“你怎么知道?你的意思是说——”

顾玉汝借口道:“我以前听齐大哥说过他这个姨妈,此人甚是高傲,以她的性格,她是不会来衙门的,对于她们这种大户太太来说,犯事被带去衙门问话,那是奇耻大辱,董家也不会让她被带走,不然董家的颜面何存?”

“她不露面,这事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她可能连道歉都不会,不管衙门这会不会惩治她,至少对于我们家来说,应该是得不到任何回应了,好点的情况就是爹可以回家了,黄寡妇叔嫂二人背上所有罪名。”

“你的意思是说,她把你爹害成这样,什么代价都不用付出?”

顾玉汝犹豫了一下,想摇头说虽然明面上宋淑月应该不会受到什么惩罚,但她知道董家也斗得厉害,所以宋淑月这次肯定会栽一个大跟头,因为她的对头不会放过这个打击她的好机会。却明白有些事跟她娘说不清楚,只能点点头。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齐伯伯答应会给我们个交代。”孙氏脸色难看,喃喃道。

顾玉汝想了想,道:“娘,我也是这么一说,说不定只是我多想了。”

……

母女二人回去。

走到门前才发现齐彦不在里面了。

门外的仆人道:“齐家有人来找齐老爷,把他叫出去说话了。”

孙氏脸色一白。

县衙后门。

一辆青帷马车里,宋氏在哭,董春娥也在哭。

齐彦站在车前,情绪激动,来回踱步,显然是怒到极致。

“我之前还想莫是别人冤枉了她,见你来了,看来这事真是她做的!她怎么下得去手!”

“真是个毒妇,好狠的心肠!她知不知道,这事若真让她办成了,害的不止是一条命,而是两条命,顾贤弟若真是遭了如此冤屈,以他的性格绝对活不下去!毒妇!蛇蝎毒妇!”

“你也不用哭哭啼啼,是不是她让你来的?如今她犯了事,县衙叫她来问话理所应当,她既然敢做,就要敢认!为何不敢来?!”

宋氏几次想下马车,都忍住了。

这里是县衙后门,虽然平时极少有人到这里来,但也不是没人来。

可这一次,她实在忍不住了。

“你就当救她这一回,错过了今日,改日你什么时候质问她都可以!”

宋氏下了车,抓着齐彦的袖子,哭道:“我知道她手段太狠,你一直不待见她,可她是我妹妹,当年我们还在闺阁时,我性格软,每次吃了后娘的哑巴亏,都是默默忍受,是她护着我,护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姐姐。”

宋氏哭得泣不成声,鬓乱钗横,哪还记得注重颜面。

“她其实不想这样,她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就是在那家里经历的太多,吃了太多的苦,渐渐变成这样了。如今衙门找上了门,事情闹得太大,她那婆婆也知道了,你知道她那婆婆不是个好相与的,又向来偏袒二房,二房如今在一旁煽风点火,她那婆婆将她叫去了,说要让她去跪祠堂。”

“彦郎,你知道的,我和她很早就死了娘,从小没人照顾,也没人撑腰。”说到这些,宋氏更是悲从心中来,“现在,宋家那边是指望不上了,董家那边只能靠她自己,我那妹夫又是个指望不住的,实在是没办法了,她才会叫人求了我。”

“彦郎你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她这一回,错过这一日,我让她亲自上门来与你解释。”

“她与我解释有何用?她应该向顾贤弟去解释,跟顾家人解释!”齐彦脸色铁青,斥道。

“好好好,我让她去跟顾家解释。”

宋氏淌着眼泪,一手抓着他的袖子,“求求你,就当我求求你,你就放她这一回,她是个妇道人家,如果真被带去衙门,董家那边如何处置她还不好说,睿儿和春娥两个孩子全毁了,你就看在孩子们的面子上好不好?”

董春娥也从马车里冲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姨夫,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我,我娘也不会做出这种的事,都是我痴心妄想,都是我厚颜无耻,姨夫,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我娘。”

齐彦嘴唇紧抿,一言不发。

宋氏啜泣着,一声声,断人心肠。

董春娥哭得脸上的妆都花了,哪还能见到平时的明媚高傲。

“若是这件事闹大,祖母肯定不会放过我娘的,她本就偏袒二房,偏袒她那个娘家侄女的大姨娘,还有董睿,他下半年还要下场,若是我娘出了事,他可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