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28

每当顾玉汝心中波涛汹涌的时候, 她面上总是格外的平静。

异常的平静。

她一边回忆着,一边道:“薄春山,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如果是我想的那个人做的, 她一定不甘于功亏一篑,接下来她肯定还会有动作, 你让人盯紧了黃烂牙和黄寡妇。”

“此人做事手段毒辣, 工于心计, ”她一边想着记忆里关于那人的一些风闻,一边道, “以她的做事手法,接下来黄寡妇可能会不甘受辱自尽, 就是为了将逼/奸的罪名扣死在我爹身上。”

前世黄寡妇就是‘不甘受辱’而死的,顾玉汝一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可此时想想,以她对黄寡妇的了解,她还有个年幼的女儿在, 怎可能甘心赴死, 现在看来说不定另有蹊跷。

薄春山倒吸一口冷气。

顾玉汝还在说:“所以一定要盯紧这二人, 从他们身上肯定能抓住那条蛇。给黃烂牙施施压,让他觉得翻案是翻定了, 而且不光会翻案,他们也会付出应付的代价, 他肯定会急, 急了就会动。”

“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关于那条蛇的答案?”

顾玉汝没有答他, 只是道:“事情还没有盖棺论定,现在说什么都早。”

“所以——”

“不管她是谁,我一定要把她揪出来。”

把她揪出来,放在太阳底下, 晒一晒,见见人。

定波县县衙。

三堂。

钱县令正在送齐彦。

“今日齐某前来,叨扰了大人,还望大人勿怪。这顾秀才乃是齐某多年的朋友,性格品行齐某都可为其担保,他绝不会做出这等事,且此案疑点重重,还望大人多多费心,齐某先在这里谢过。”齐彦拱手道。

钱县令笑道:“本官乃地方父母官,此乃本官分内之事,齐先生不用如此客气。你放心,我一定命下面人好好查,定会还那顾秀才清白。”

“那齐某就不打扰大人了,先告辞。”

钱县令满面笑容目送他离去。

一个小小的齐秀才是小,架不住是明州齐家的人,虽是个分支,但明州齐家在明州府手眼通天,而定波齐家这一支虽落魄了些,却是诗书传家。据说这齐秀才有一子才学过人,十三中秀才,近两年有再度下场之意,料想拿个举人的功名并不难,因此深受明州齐家的看重,钱县令自然不敢轻忽。

当然,也是这个案子实在疑点太多,明明只是个小案子,竟掀起如此轩然大波,如今连齐家都牵扯进来了。

钱县令不禁有些头疼之感,同时还有些庆幸。

庆幸那秀才娘子足够泼辣,竟扯出了这么多的疑点,不然当日他当场断了案,还不知现在会怎样。

是得罪了齐家,还是事后被人翻案落得没脸?

钱县令赶紧摇了摇头,叫了人来命对方赶紧下去查案。

……

黃烂牙站在县衙外,脸色变幻不定。

他想了想又想,一咬牙朝后门去了,临快进去时他换了一副脸色,装得又悲又愤。

“你怎么又来了,衙门又没叫你,你过来做甚?”刚走到门前,守门的门子拦住他,十分不耐道。

黃烂牙算不得什么名人,不过最近因为这个案子,县衙许多人都认识他。而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来,连着三天来了两趟,那天事后的第二天他就来打听消息了,没想到今天又来。

这人把衙门当成什么了!

“差爷,小人这不也是心里着急,小人嫂子那事,县太爷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可怜我那苦命的寡嫂,竟遭受这等侮辱,这次回去后人便病了,小人实在不甘,便想来打听打听消息。”黃烂牙苦着脸道,说着又开始卖起了惨。

“你是什么人,县太爷是什么人,竟打听起大人事来,大人做什么事还用得着你说道!”门子横眉怒目斥道。

“再说,这事也不是大人看着,自有刑房处置,你这人也是大胆,竟然还敢来衙门打听消息。”

说到最后这句时,这门子的话音里明显带着异样。

黃烂牙心中一跳,强笑道:“差爷,这又是怎么说?”

门子睨着他,冷笑:“什么怎么说?怎么说你心里没数?行了,赶紧回去吧,说不定过阵子你不想来也不得不来。”

此时,黃烂牙已经忍不住心中恐慌了,却只能强装镇定。他还想打听点什么,可这门子根本不理他,只撵他走。

这时,有人从县衙里走出来,是个文士打扮模样的中年男子。

门子顿时改了脸色,变得毕恭毕敬起来。

“齐先生这是走了?”

黃烂牙心里一跳,抬头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