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26

其实就算宋淑月不来, 她不提这件事,宋氏心里也在犯嘀咕,齐彦和齐永宁走后, 她在家里嘀咕了一上午,只是这事不好当着妹妹面前讲。

“让人去问问, 老爷可是从衙门回来了?”

话出口, 宋氏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不免看了妹妹一眼。

荣婆子领命下去了。宋淑月仿若未觉,心里却在想, 她这个姐姐啊,面上不显, 心里却比谁都在意。

宋淑月模样闲适,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刮着茶沫喝茶。

宋氏有点尴尬,没话找话说:“那妹夫给春娥挑了些什么样的人家?”

宋淑月饶有兴味地瞄了她一眼,也没扫她脸面, 道:“人选今天我都带了, 大姐你帮我看看?”

她从袖中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既然来了, 她肯定准备周全。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丫鬟, 行色匆匆。

是宋淑月的丫鬟。

“什么事,急慌慌的?”她皱眉问。

丫鬟忙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宋淑月的脸当即阴了下来。

“是家里有什么事?”宋氏拿着那张纸好奇问道。

宋淑月站了起来。

“确实有点事, 大姐我也就不多留了, 改日再来。”

丢下话,她就急匆匆走了。

宋氏摇了摇头,也没心思去看手里那张纸,她自己也有自己的心事。

“细细地给我说!”

马车走了一段路, 停在一个僻静的角落。

宋淑月阴沉的脸隐在帘子后,马车前立着一个穿蓝色衫子的中年汉子。

汉子将具体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宋淑月的脸阴得能滴水。

“没用的东西,这般情形都能让人翻盘,你说要你们有什么用!”宋淑月怒极拍了车窗一下。

赵四满脸苦色,这谁能想到?

谁能想到都那种情形了,竟半路杀出个秀才娘子,紧要关头靠着撒泼搬回了一城。

可能黃烂牙叔嫂俩不懂,赵四和宋淑月却知道情况很是不妙,那么多‘疑点’被人当众宣扬了出来,即使县太爷是个蠢笨的,还有那么多围观的百姓呢?

地方主官再是昏庸,也不可能罔顾民意,他们也怕造成冤案假案,日后若是被人翻案了,轻则丢官重则流放。

所以县衙那不可能不重审。

可如果重审,就是在给顾秀才机会,明显对方就是有备而来,不然今天公堂上不会是那种形势,是时若让顾秀才翻了案,黄寡妇叔嫂是小,就怕牵连上了自己。

“你平时与他们接触,可有漏了什么痕迹?可有告诉他们你的身份?”

赵四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小的办事从来谨慎,与他们接触都是用的化名,平时也极为小心。他们只是收银子办事,那黃烂牙是个贪财的,一见银子亲娘都忘了是谁,他不可能知道小的身份。”

宋淑月松了口气。

可想了想,她非但没有脸色见晴,反而越发难看。

本来事情就快成了,其实她也没想要顾秀才的命,只是想毁了他的名声,这样一来齐家不可能再和顾家结亲。

她太了解她那姐夫的性格了,说好点是非分明,品格端方,说难听点就是认死理。他说出的话,就是板上钉的钉,是不可能反悔的,所以要想毁掉齐顾两家结亲之事,只能是从顾家的名声上下手。

读书人都注重名声,尤其她那外甥也是个读书人,以后是要当大官的,她姐夫对他寄予厚望,就算为了儿子,也不会让他娶一个毁了名声人家的女子。

却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什么功亏一篑?

这就叫功亏一篑!

以当下这种情形,齐家若是再在里面使使劲,顾秀才肯定是没事了,且名声定然会被洗清,会被说成是被人冤枉,遭受冤屈。

以宋淑月的性格怎么能允许,她可从来不是甘于功败垂成的性格!

……

“你说,那黃烂牙很贪财?”

赵四一愣,忙点了点头:“他欠外面的赌债有二十多两,差点没被人打断了腿,当初小的说给他五十两,这活儿他就接了。”

“那他对他嫂子?就是那个寡妇如何?”宋淑月又问。

赵四想了想,道:“这人是个混不吝,脾气上来连老娘都打,又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全靠他嫂子做工养着他,他对他嫂子动辄打骂,并不好。”

宋淑月思索了片刻后,道:“你去把现下情形告诉他,这种人蠢笨,意识不到其中利害性,你就跟他直说,说若是弄不好,他和他嫂子都会被打成诬告进大牢。再点一点他,若想把这案子做成,钉死就是秀才逼/奸,只有做出些牺牲。”

“什么牺牲?”赵四下意识问。

抬眼就看见寒光四射的一双凤眼。

宋淑月笑了笑,笑得明艳四射,笑得让赵四心里发寒。

“什么牺牲比一个寡妇不甘受辱自尽,来得更震撼人心,还是一个即将有一座贞节牌坊的寡妇,当初不是你说,此女身份具有天然优势?那寡妇若不想晚节不保,那黃烂牙若想保全自己,只有这样才是出路。”

赵四不禁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