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20

好事者的嘴永远比当事人的更快,等当顾玉汝回到家中时,事情已经传到西井巷了。

孙氏急急忙忙就要往外赶,正巧碰见回来的顾玉汝。

“阿秀,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也不要太过担忧,让我说你们家顾秀才不是那种人。”

跟着孙氏从家里出来的几个妇人,纷纷说着安慰之言。

她们都是附近的住户,估计是听到风声过来的,至于说出的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大部分人都是面露亢奋之色,只有极少几个面色沉肃凝,似乎真是在替顾家担忧。

“哎呀玉汝回来了?真是可怜见的,竟然发生了这种事。”

“玉汝,你劝劝你娘,快让她别担心了,这事光担心也没用啊,还是先去衙门里看看怎么回事,怎么就把人押走了呢?”

顾玉汝嘴角噙笑。

若不是她知道怎么回事,听到这些话心里肯定乱极了,瞧瞧她娘不就是这样。

“娘。”

“玉汝,你爹……”孙氏脸色苍白,紧抿着嘴。

“娘,还是先进去吧,我有些话跟你说。”

似乎听出了别的味道,那几个妇人对了个眼神。

有人道:“你们母女俩都是妇道人家,去衙门也不方便,要不要让我们当家陪着去一趟?”

说着,人还想跟着进去,这时孙氏已经拉着顾玉汝进了门,然后砰的一下关上了大门。

隐隐地,门外似乎有人抱怨了句什么,不过这会儿也没人去关注这个。

母女二人进了屋。

顾玉汝将当时情形大致说了一遍,又道:“我们到底是妇孺,有些事情能出面,但有些场合不宜出面,所以还得去找大伯,有些事他出面要方便些。”

此时,孙氏也顾不得去想女儿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她还是学馆那边有人来报信才知道的,为何女儿非但一点都不慌张,反而很冷静?

“行行行,我这就去找你大伯。”孙氏捋了捋头发,打算当下就去,估计也是急了,脸上的泪水都顾不得擦。

顾玉汝拉住她,要为她擦脸。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顾于成回来了。

“娘、大姐……”

本来人群散了,学生们还是要回去上课的,大抵是知道顾家出了事,所以顾于成跟先生说要回家,也没人拦他。

“要不先让于成先去大伯家,方才我收到消息走的急也没说清楚,估计大娘和阿奶那儿正急着,娘我和你去找大伯。”

“行,就这么办。”

三人分头行事。

等顾玉汝和孙氏找到顾大伯,三人又往县衙去,县衙那已经审问完了。

三人到时,黄寡妇叔嫂二人及荷花塘子的那些人已经走了,是顾大伯寻了进去,又是塞银子又是说好话,才知道具体详细。

就如同顾玉汝记忆中那样,因为人证物证俱在,又是当场被人撞破,即使顾秀才不认,县衙也必须先将他收押,而黄寡妇作为受害者,则被准许暂时回家。

又因事情影响极为恶劣,事主家人和跟随而来的人们群情激愤,县衙决定明日当众审案。

“怎么这么快就要开审了,意思是说明天明郎要上公堂?”孙氏惶惶道,当场就是身子一软。

顾大伯也满脸愁容:“这么快提审明显对老二很不利,还有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老二怎可能会去逼/奸一个寡妇?”

类似这样的疑问,在路上时顾大伯已经重复了很多遍。

可他问孙氏,孙氏去问谁。

“大伯,我怎么知道啊,事情突然就发生了,突然就把明郎给关押了,又说明天要当众审案,这让我们可如何是好……”

孙氏哭得泣不成声,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整个人瘫软无力,全靠顾玉汝在边上撑着。

顾大伯只能又来安慰她:“你也先别哭,事情肯定还有转圜的余地,老二不可能做出逼/奸寡妇这种事,明天公堂上县太爷肯定能帮老二洗清冤屈。”

最后这句话,连顾大伯都说得不太肯定。

因为据他了解,黄寡妇和证人以及一些旁观者的供词对顾秀才很不利。

当下的人最是厌恶犯与‘淫’有关的案子,尤其还是个读书人,是个秀才,是位教书先生。恰恰是这样的身份,犯下这样的大错才格外不能让人容忍,所以方才在县衙里,几乎没人给顾大伯好脸,都是冷眼和鄙视。

顾大伯虽是在酒楼里做账房,但平时打交道的人也挺多,也知道衙门里的一些规矩,一般去县衙走门路时,若没人给好脸,甚至塞银子都没人收,那几乎就说明犯事的人没救了。

有救才有人敢收银子,没救则硬塞都没人敢收,人家也怕收了你的银子,若因为犯事人没救,家属恼羞成怒把他们攀咬出来。

方才顾大伯塞的银子就没人接,还是被他磨烦了,才有个衙役将大致情形跟他说了一下。

其实这也是例行惯例,因为明天要开审,自然要提前通知犯事者家人。

这也就说明了,这个案子怎么审怎么判,其实县衙那边已经有了大概的章程,只是这话顾大伯没敢说出,他怕说出来老二媳妇再撑不住了,这一家子人该怎么办。

“这可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

孙氏的眼泪仿佛流不尽似的,呜咽地哭着。

顾大伯也是来回踱步,来回转圈,显然是一时也没什么主意。

“娘,你别哭了,要哭咱们明天再哭。”顾玉汝突然道。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