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7

薄春山这话虽糙,但理不糙。

顾秀才为人刻板严谨,交际圈有限,从来不是容易得罪人的性格。且就算他得罪了什么人,以他的身份,也不可能得罪能用出这种手笔的人。

都是普通百姓,平时纷争不过三瓜俩枣,何至于这般毒辣手段毁人名誉、要人性命?

“薄春山你说,什么样的事能让一个妇人泼上名声、泼上自己的命去害一个穷秀才?”

顾玉汝竟不自觉问出心中疑问。

也是这些事宛如一团乱麻困扰着她,她知道的信息太少,心事又太重。

“让妇道人家泼上性命去对付一个男人可不容易,要么是为情,要么是为财。”薄春山摸着下巴道。

“为情何解?为财又是怎么说?”

“为情自然就是你爹负了人家呗,至于为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再正常不过。”

顾玉汝皱眉道:“你别胡乱说,我爹怎么可能会负她,两人年纪都对不上。”

是呀,黄寡妇不过二十多岁,顾秀才却是三十多岁,整整相差十岁之多,怎么可能为情。

薄春山见她困扰成这样,目光闪了一闪,忍不住抱怨道:“顾玉汝你又不跟我说实话,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这寡妇是不是和你爹有什么关系,到底怎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给你出主意?”

可她怎么说?

说她重活了一世,还是脑子里多了一个记忆,知道她家即将有灾祸降临?

此时顾玉汝已经意识到,她终究还是露了短,从她把这事托给薄春山去查,就避免不了他会知道一些事,而这里头有些事情她根本没办法解释清楚。

因为她没办法解释,所以他不知道具体,自然也查得没重点,所以事情进展很慢。

顾玉汝内心十分纠结。

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她虽记不得具体时日,可事情发生大概就在近期,如果她掌握不了先机,又谈何去改变她爹的命运,甚至是顾家的命运?

看着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的薄春山,她想了很多,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我做了一个梦……”

……

听完顾玉汝说的话,薄春山下巴都要掉了。

“你是说你做了一个梦,梦里梦见这个黄寡妇害了你爹?她诬陷你爹逼/奸她,还吊死了自己,让你爹根本说不清楚,最后你爹也死了?”

顾玉汝点了点头。

“那浩然学馆我还是几年前去过一次,那时里面还没有黄寡妇这个人。还有之前我去乔家,其实不过是为了印证梦里发生的另一件事,我梦见乔家的大老爷突然暴毙,死因是马上风。”

如果说之前薄春山还不以为然,可当从顾玉汝口中听到‘马上风’这几个字,他就彻底震惊了。

做他们这个行当的,经常和三教九流打交道,所以野路子的小道消息特意多。尤其之前顾玉汝突然去乔家,又发生了那样一件事,薄春山事后自然打听过。

乔家对外面人声称乔家大老爷是得了急病而死,只有些许人才知道真正的死因。

而死因正是马上风。

此时薄春山已经顾不得去诧异顾玉汝一个弱女子为何竟能说出‘马上风’的字眼,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严肃。

从未有过的严肃,至少顾玉汝没见过他这般模样。

“顾玉汝我告诉你,这件事除了我以外,你不要再跟任何人说了,包括你爹娘兄弟,还包括……包括那姓齐的秀才。”

齐秀才?

齐永宁?

这跟齐永宁有什么关系?

不过顾玉汝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因此眼神有些复杂。

“这事我会帮你去办,也会帮你去查。你既说的这么清楚,事情就好查了,人害人必然有其目的,不外乎为情、为仇、为财。

“情没有,你说的年纪对不上,仇自然也不可能有,两者根本没关联,那就只有为财了。那黄寡妇的小叔子好吃懒做,还有个好赌的毛病,不过他赌的小,入不了我的眼,我就没在意,我回去就让人去查一查他,说不定在他身上会有别的发现。”

这时候,薄春山显露出顾玉汝从没见过的属于精明的一面。而他不愧是市井出身,又见识的三教九流较多,仅凭只字片语就又发现了新方向。

其实方才顾玉汝也想到了黄寡妇的小叔子,只是这个人不显眼,可若是结合他品行不端,说不定这次还真能查出点什么。

“你为何不怀疑我说的话?不觉得这种事很匪夷所思?”顾玉汝忍不住问。她其实已经做好了他会质疑的准备,甚至准备好了说辞,可他却似乎一点都不怀疑。

“我为何要怀疑你?你会骗我?”

她摇了摇头。

“你会拿你爹的事故作玩笑?”

还是摇头。

“你是会随意诬陷人的人?”

“好吧,就算你是,但我相信你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

其实顾玉汝已经明白薄春山的意思了,不管她是不是骗他,是不是有什么事还瞒着他,只要她的说辞能敷衍过他,他都不会多问,并会选择去帮她。

这是一份何等的信任,竟让此人做到如斯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