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08

“玉汝,你到底怎么了?是病还没好利索?”

齐永宁俊眉紧皱,探手过来,显然顾玉汝的异常之态已经让他暂时忘却了男女大防和身在何处了。

顾玉汝恍过神来,正想躲。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齐大哥,你来了?”

是顾玉芳的声音。

声音里充满了喜悦之意,再看过去——少女的小脸满是激动的晕红,那喜悦之色流露于言表,顾玉汝忽地一下就醒了。

……

“是玉芳。”

齐永宁收回手,神色淡淡的,表面上不显,眉心却不觉蹙了下。

也许十六岁的顾玉汝不懂,与他做了一世夫妻的‘顾玉汝’却明白,他这样是有些不耐烦了,不过齐永宁的家教和风度是不会让不耐被人看了去的。

她看了妹妹一眼,又看了看齐永宁,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想了想她去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齐大哥,你来怎么也没说一声?我都没来得及打扮一下。”顾玉芳摸了摸发髻道。

可顾玉汝能明显看出她脸上不光抹了脂粉,还擦了胭脂。一张小嘴嫣红嫣红的,娇艳欲滴,就是脸上的粉似乎因为急抹多了,以至于看着有点怪。

顾玉芳还没及笄,以孙氏节俭性格,是不会给她买胭脂水粉这类物什的,家里唯一的一套还是之前顾玉汝及笄时,孙氏买来给她的。

看来她这个妹妹又用了她的东西。

“我来是探望你大姐的。”

说着,齐永宁往身侧看了一眼,却没成想落了个空,又看到已经在椅子里坐下的顾玉汝,他很明显愣了一下。

倒不是说顾玉汝坐下有什么不对,而是在齐永宁的印象里,顾玉汝向来是个温柔守礼识大体的性子,这种场合自顾自跑去坐下,总之显得有点突兀。

不过齐永宁也没多想,只当她是病体刚愈,身子还没完全好站不了太久。又想到伯母与他说玉汝已病愈,不知是不是怕他担忧有意瞒着他。

他将担忧藏在眼底,再转头看着径自不停说着话的顾玉芳,眼中的不耐又明显了一分。

“……齐大哥,你不用担心我姐,你不知我娘这阵子可上心她了,家里吃的用的都紧着大姐呢……不过谁叫大姐生病了,紧着她也是应该的……”

齐永宁站了会儿,见顾玉芳径自说个不停,根本没有想停下的打算,想了想去了顾玉汝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谁知,顾玉芳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跟着就过来了。

“齐大哥,你不知道我姐病得这些日子,去大伯家侍候我奶的活儿,都是我替我姐担着。你不知我大娘是个特严厉的性子,总是使着我干活儿,我……”

“你也不小了,帮长辈干些活儿也是应该的。”

闻言,顾玉芳愣了下。

也是平时她在齐永宁面前自说自话惯了,齐永宁向来都是含笑听着,极少会插话,突然插这么一句她明显有些不能适应。

不过她反应还算快,当即道:“齐大哥你说的对,帮长辈干活是应该的,就是我这手……你看,我这手都糙,前天还弄破了皮……”

她嘟着嘴,一脸委屈地将一双芊芊素手伸给齐永宁看。

顾玉芳的手无疑是长得极好的,十指尖尖,手指又细又白又嫩,跟刚长出来的葱尖儿似的,看着就让人喜欢。

若说顾玉汝作为长姐,不管是从品貌还是德行乃至女工,都远超妹妹甚多,唯一不如顾玉芳的,大抵就是这双手。

倒不是说顾玉汝的手不好看,她十指修长,皮肤白皙,指甲光亮红润,唯独就是因为平日帮家里干的活多,手指上有薄薄的茧子,自然也不如妹妹的手嫩。

顾玉芳如此,明摆着是在展示自己的长处,顺便还想博取怜惜。

若不是齐顾两家早有当亲家的打算,甚至两个孩子的婚事都是默认的,其实她这么做也没什么,可结合这些,多多少少有些过格了。

顾玉汝坐在那儿,不免思绪漂浮。

在那遥远的记忆,顾玉芳也是如此。只是彼时她尚且单纯,也不会用不好的心思去猜度妹妹,只当她是年纪小,齐永宁又是和她们一块长大,也算是个青梅竹马的哥哥了。

可谁曾想后来顾玉芳越做越过格,越来越明显,明显到她都看出来了,她娘也看出来了。

中间闹了许多不开心,再加上当时家里出了场大事,她爹死了,两家权衡之下就匆匆地把婚事给办了。她娘本以为这样就能打消顾玉芳的心思,谁知顾玉芳表面上佯装无事,其实那点心思从来没打消过,直到发生了那件事。

就在顾玉汝遐思联翩之际,齐永宁看了顾玉芳的手,却只看了一眼,就下意识将目光投注到一旁顾玉汝放在扶手上的一只素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