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04

顾老太太卧病在床,再加上前阵子下梅雨,屋里的气味十分不好闻,赵氏见这两天日头好,昨天就说要把被褥铺盖拆了洗,今天顾玉汝来就是帮着做这事的,谁知会一直忙到外面天都黑了。

“那大娘我走了。”

“你等等。”

赵氏叫住她,转身去厨房拿了个篮子。

“这些鸡蛋是你大伯从乡下卖菜的农人手里收来的,你拿回去让你娘给家里加菜。”

“大娘,这我不能要。”顾玉汝推拒道。

赵氏不由分说就把篮子往她手里塞:“大娘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可大娘……”顾玉汝面露难色。

顾家并不是什么富裕人家,两家的家境差不多,不过因为顾大伯是在酒楼做账房的,仅有独子早已成家立业,家里又没有什么负担,所以家境还是要比弟弟家要好上一些。

不像顾秀才家有三个孩子,还有顾于成在读书,当下供一个读书人可不容易,所以顾大伯总要找着机会补贴弟弟家一些。

多的也给不了,顾秀才夫妻二人不会要,只能像这样,见缝插针贴补点吃食什么的。

这些两家人都心知肚明,但这一篮子鸡蛋可真不便宜。

“怎么大娘给的你还要拒?”赵氏板起脸。

见此,顾玉汝只能接下了。

“快回吧,眼见天就要黑了,要不要我给你拿个灯笼?”

顾玉汝瞅了瞅天色,道:“不用了大娘,我走快点应该能天黑之前赶回去。”

路走到一半时,顾玉汝就有些后悔了。

本来天就晚了,又因为鸡蛋的事耽误了会儿,等她出来时已经只剩了暮色。也是巧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她急着想赶回家,偏偏她经常走的那条路被车压坏了,官府找了劳役在修,把路给堵上了,她只能再绕道。

可她没想到天会黑这么快,也可能是心里着急的缘故,她之前应该听大娘的话拿个灯笼再走才是。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只沿路的酒楼茶楼门前亮着灯,隔得很远亮几盏,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凭着这些光亮,顾玉汝心里倒也没那么慌。

走到她每次必经的一处巷子,这里已经偏离了主街,外面那些光亮照不到这里来,但隐隐能看到巷中有住户门前亮着灯。

那一点点晕黄在黑暗中格外醒目,隔一段路亮一点,连成了串。顾玉汝不禁在心里松了口气,突然明白为何她娘总是坚持晚上要在门外亮一盏灯笼,对于走夜路的人来说,只一点点光亮就足够慰藉人心。

顾玉汝走进巷子,她走得很快。

四处静悄悄的,只有她的脚步声充斥耳膜。

隐隐的似乎多出一个脚步声。

她驻足细听。

确实多了一个脚步声,但来不及细想,就听见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传来:“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天黑了竟然不家去,在外游荡?”

顾玉汝回头看了一眼。

因为背着光,也看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个男人,好像喝醉了酒,身上酒气熏天,顺着风就往她鼻子里钻。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跟在她身后的,之前她怎么没有察觉到?

顾玉汝头皮一炸,脑中跳出一些模糊的画面。

她没敢停留,下意识就跑了起来。

“小娘子你跑什么啊……”

顾玉汝心跳如雷,跑得跌跌撞撞。

身后的脚步声亦步亦趋,在她身后沉重地响着,就好像踩在她心口上。

此时她已经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了,身后这醉汉似乎对她起了歹念,喝醉酒的人有多么不可理喻她清楚,现在只有不远处那点光亮可以救她,只要她能跑到那里,就能叫人。

“你别跑啊……”

手里的篮子也成了累赘,顾玉汝顾不得其他,狠狠地往后一甩,也不管砸没砸中闷着头就跑。

她的心跳得生疼。

跑的过程中,她已经把头上的簪子取下了,紧紧地捏在手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她撞到一个‘东西’。

那‘东西’纹风不动,反到她被撞得往后倒去。

“怎么走路不长眼?”一个有点耳熟的男声响起,下一刻她被拉了回来,肩膀被人捏住,“顾玉汝?”

“薄春山!”

此时顾玉汝已经说不出话了,可能她跑得太急,太多空气冲进她的肺腔,这一停下就止不住的咳了起来。

她咳得声嘶力竭,直不起腰。

“你怎么了?谁惹你了?”薄春山将她揽进怀里,连珠炮似地问。

她想说话却说不出,又是摇头又是点头。

“是不是有人在追你?”薄春山皱眉问,“你倒是说话啊?”

口说不及,那醉汉已经追上来了。

“小娘子,你别跑啊……”

那个‘啊’字还没出口,一只大脚凭空踹了过来,顿时变成了惨叫。

可没有给这醉汉继续痛呼的机会,黑暗中,那高大的身影已经宛如夜狼似的扑了上来,三拳两脚上去就将他打得只剩呜咽声。

薄春山边踢边骂:“喝多了马尿,就滚回去挺尸,你倒好竟敢对人起歹念,鳖孙动歹念时好歹也认个人,她你也敢动,管不住下半身,老子替你废了!”

顾玉汝哪里听过这等污言秽语!

这会儿她也冷静下来了,本就觉得自己方才的表现太丢人,那边醉汉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连呜咽声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