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03

顾玉汝一怔,目光放在了妹妹脸上。

看着妹妹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她脑海里浮现‘大姨奶奶’苍老的面孔,平添一种如梦似幻之感。

不过她膈应顾玉芳习惯了,几乎成了本能反应,所以下意识面露错愕之色,果然孙氏不满道:“你自己不会夹,还要让你姐侍候你?你弟是和你大姐坐在一起,你坐这么远,你大姐能够得着?”

顾家的饭桌是张大圆桌,顾玉芳和顾玉汝相对而坐,顾玉汝若是给她夹菜,必须要站起来。

又被训了!

顾玉芳别提多委屈了,恨恨地拿筷子捣了两下碗,又瞪了顾玉汝一眼。

顾玉汝站起来,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她的碗里,歉道:“玉芳快吃饭吧,是姐不好,疏忽了你。”

“瞧瞧你,成天小性儿大,一家子都得让着你,你才不闹腾。”孙氏摇头道。

顾玉汝低头默默吃饭,虽然这场姐妹之间的较量似乎是她赢了,可她心里却全然没有欣喜,只有一种矛盾之感。

按照她的性格,这种时候她不会故意去膈应顾玉芳,偏偏她这么做了。

“娘,快吃饭吧。”

孙氏看了顾秀才一眼,这才不念叨了。

饭后,顾玉汝要帮孙氏洗碗,被孙氏拒了,说她上午去顾大伯家忙了一上午,让她回屋歇着。

顾玉汝前脚回屋,后脚顾于成跟了进来。

“姐,今日齐大哥来学馆了。”

顾玉汝一愣,“他去做什么?”

顾于成瞅着她直笑:“你说齐大哥来能做甚,自然是找爹借书啊。”

提起这借书,也是有典故的。

顾、齐两家乃世交,当年顾明和齐彦二人即是同窗,又一起考中了秀才,交情自是不同一般。之后二人各自娶妻生子,顾家头胎是个女儿,齐家头胎是个儿子,当时两家就戏称以后是要结亲家的。

之后的这些年,两家人一直心照不宣,只是孩子们渐渐大了,也不能像幼时那般来往无忌,齐永宁想知道顾玉汝的消息或者想给她送什么东西,也只能通过顾于成,这才会有去学馆借书之说,不过是找个由头。

换做以往,顾玉汝早就该被臊得面红耳赤,要含羞带恼得轻斥弟弟两句,可今日也是怪了,听完了她只是嗯了一声。

顾于成有些奇怪地看着她:“姐,我真发现你今天看起来怪怪的。”

“我哪里怪了?”顾玉汝反问,站起来把弟弟往外推,“行了你,小小年纪好好读书,怎么跟那胡大娘似的,就爱说口舌。”

“我这哪是说口舌,难道大姐你不想知道齐大哥的近况?”

“我累了,今天跟着大娘做了好多活儿,你让我先睡一会儿,等有空再说。”

顾玉汝敷衍道,拉开房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轻呼,定睛去瞧,是顾玉芳有些狼狈地跌倒在地上。

“玉芳你……”

“二姐,你怎么在这?好哇,你是不是偷听我跟大姐说话?”顾于成和顾玉芳从小就不对付,两人一向是针尖对麦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顾玉芳忙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又摸了摸发髻,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什么叫我偷听你们说话,我是来找大姐的……”

正说着,顾于成突然指着她耳垂道:“二姐,你耳朵上的耳铛怎么这么眼熟,这好像是大姐的东西?”

他怎么说方才在自己眼皮底下晃来晃去总觉得很眼熟。

“还有你身上的这衣裳,好像也是大姐的……你怎么又拿大姐的东西?二姐,衣裳就算了,这耳铛你快取下来给大姐,这东西你不能戴……”

顾于成急着上前管顾玉芳要那耳铛,顾玉芳挡着不给。正闹着,孙氏听到动静寻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又吵起来了?”

顾于成忙告状:“娘,你看二姐,她又抢大姐的衣裳穿,还有那耳铛,那耳铛是齐……”

“是什么?”

顾玉芳叉着腰,微仰着下巴,一副有本事你说出来的模样。

顾于成一窒。

他确实不敢说,他即是读书,自然知道男女大防的道理,虽说他姐以后肯定要嫁给齐大哥,但这种事说出来也有损大姐的闺誉。

可他又着实恼了二姐这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要知道这副耳铛是当初齐大哥拖他转交给大姐的,他自是觉得不能让人抢了。

“娘,你到底管不管二姐?她总是这样,仗着大姐脾气好,就总是抢大姐的东西。”

还别说,顾于成没冤枉顾玉芳。

这顾玉芳年纪小小,却十分爱俏,明明家中两个女儿,顾家虽家境不太好,但孙氏也没亏待过谁。做衣服都是一人一身,买什么女儿家的东西也是一人一份,可她倒好,总是觉得自己的不好,顾玉汝的更好。

开始是明着要,要跟顾玉汝换,顾玉汝脾气好,自己又是长姐,便与她换,弄得她越发得寸进尺,顾玉汝经常能看见自己的衣裳或者首饰,出现在妹妹身上,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孙氏也没少说她,问题是不管用。

“你别诬赖我,我怎么就抢大姐东西了,我就是试试大姐的衣裳,想看看我穿这颜色好不好看。正试着,娘突然叫吃饭了,这不是还没来得及换下。”顾玉芳眼珠一转,狡辩道。

她见顾于成语塞,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对顾玉汝道:“大姐你放心,我回头就把衣裳脱了还给你。”

那耳铛呢?

顾于成气得直跺脚:“娘……”

“那耳铛是怎么回事?”孙氏皱眉看了看三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