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151章 番外 .狂犬(八)完(1/2)

这破酒吧想是和这些人也沾点亲带点故,又或者根本就是一伙儿的,见他们涌进来非但没有阻拦,反而一个还上去踢上了门。

一见这阵势,王郗瑭等就知道不妙了。

于是他和廖远东对视了一眼,想着有没有找路线逃跑的默契,谁知这丫见他看过去,竟然还挑眉笑了笑,对他抛了个媚眼。

王郗瑭一时间真想给他一个飞踢!

不过现在做什么都不是时候,本想着敌不动我不动,能谈谈条件什么最好,实在不行就给钱呗,只要能直着走出这里,却不想你在那儿琢磨再多,隔壁有条不受控的疯狗在,全没用!

还不待王郗瑭想出点眉目来,那边廖远东拿出根烟幽幽地点了,然后一手夹着,一手拿起一个酒瓶就朝他们正中那个最人高马大一副老大模样的走了过去。

脸上带着浅淡的笑,笑得都露出一边的酒窝来了,那老大没动,明显以为廖远东是来敬酒服软赔罪的,谁知道,下一刻,廖远东就维持那表情直接把酒瓶抡他天灵盖上了!

而且抡了一个不够,又用剩下的豁口直接在隔壁人的脖子上拉了一道,前后也就五、六秒的时间,方才两个好好的人,就这么干嚎着倒下了。

不怪人家反应慢,这明显不合规矩啊,人哪怕抢劫放火,也总要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吧,争执、吵架、互骂、放狠话、喊打喊杀、然后才是动手,一开始也应该是上拳脚,实在干不过才是抄家伙啊,怎么有人二话不说一点机会也不给就直奔主题呢,谁情绪跟得上啊!

所以直到廖远东又朝着第三个人奔去,抓着人头发把他脑袋摁在了桌子上时,对面那群才猛地反应过来!

操!遇见个神经病!

这是当下所有人的反应!

于是,你这么疯颠,那头的也有点毛了,二话不说就朝廖远东都冲了过去。

这时候了解廖远东脾气的王郗瑭和伍子旭就占了点优势了,他们比那些人更早有了防备,抄着凳子来一个砸一个,一时还真撂倒了好几个。

回头想想,这一架大概是王郗瑭长这么大打得最凶的一次了,主要还是被廖远东和伍子旭感染的,特别是廖远东,这丫战斗力强也就算了,之所以吓人,是因为这丫不要命,刀来了他第一时间不是躲,而是先想办法把你干掉那自然就躲过去了。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卫”这句话真是被他研究出精髓了。

不过这三个到底也是肉做的,身上多多少少挂了些彩,王郗瑭勉强对付了两个人后肚子上也挨了不少脚,渐渐有点体力不支了,酒吧里其他的客人早被他们吓跑了,到处都是一片狼藉,连老板也躲起来了。

王郗瑭看着剩下的两三个人,想想估计再不久警察就要来了,他们是要趁着机会跑还是索性等人来一起收拾。

就这么一晃神的时间,身后就觉冷风一过,紧接着就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王郗瑭当下就心道:遭了!

他急急回头,就见身后杵着一个笔挺的背影,正是廖远东,而他此时掐着一人的脖子将对方抵在墙上,然后飞速抬腿对着他的小腹就是两脚,对方抽了抽,便疼得懵了。

王郗瑭怔怔瞪着廖远东,就见他慢慢转过头来,宽阔的额角豁开了一道有半指长的口子,粗粗的血线就顺着眉心这么淌了下来,流过鼻翼,再略过唇角,一路顺着下颚而行,蔓进了领口中。

王郗瑭只觉心里一紧,忙跳起来要替他去捂,廖远东却摆着头避开了。

他一把将王郗瑭拉到身后,踹翻了一个企图要爬起来的人,然后抬腿往外走去,边走边喊伍子旭,“回了!”

伍子旭看看情况,也是累得半死,忙避开还有一个紧追不舍的人,脚底抹油就往外跑,顺便还给把卷帘门放了下来。

这三人从酒吧出来,那一身狼狈也比里面的人好不到哪里去了,再加上廖远东那头,看着实在有些触目惊心。

王郗瑭有点急了,伍子旭则掏出手机要叫救护车,廖远东却说,“鸟不拉屎的地方,猴年马月才会来,来不如自己去。”

于是三人忙上了车,伍子旭来开,王郗瑭则和廖远东一起坐后座,用袖管牢牢地压着他的伤口,廖远东倒也乖巧,整个人都顺势倒进了王郗瑭的怀里,还直往他的脖子里钻。

王郗瑭被他弄得没办法,当然也顾不得挣扎了,只眼睁睁地看着廖远东的领口都被那血一点点染得通红,而自己的袖管也越来越黏腻湿濡。

廖远东这时却喊了声伍子旭。

伍子旭忙应声。

廖远东说,“你开慢点……”

王郗瑭被他这动作搞得一懵,起先还以为廖远东是难受,继而察觉到某只揽在他腰上的爪子正不老实地往衣服里钻时,王郗瑭真的削死他的心都有了!

但骂又不能骂,打更没法打,王郗瑭只能狠狠对愣神的伍子旭说,“别理他,快开!”

伍子旭想着廖远东脑子都不清楚了,这不要出人命了么,立时把油门直接踩到了底。

廖远东偏还在此时凑到王郗瑭的耳边轻声道,“车上还没试过呢,下次试试……要你也这样主动抱着我做起来才爽……”

王郗瑭深深喘了口气,才压下了把他的头按在车玻璃上再来一下的冲动!

不过廖远东的伤口其实真不浅,到后来他渐渐没了动静,王郗瑭又开始怕了,忍不住把他抱得更紧,跟他说话,廖远东只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他,声音越来越轻,面色在明灭的路灯下泛出死白的光。

终于医院的招牌出现在了不远处,伍子旭忙急急跑下来去喊医生,等到他回来时就见王郗瑭抱着廖远东一遍遍地喊他的名字,廖远东却已昏沉过去没了回应,但是手却牢牢抓着王郗瑭的腕子不松开。

费了好一番力气才终于把人弄进了病房处理伤口,伍子旭回头就见王郗瑭眼睛血红,明显是被吓到了的表情。

伍子旭忙安慰道,“刚医生不说了吗,失血过多,输点血养几天就会好的,没事儿的啊。”

王郗瑭重重抹了把脸,一抬手却见满掌心的血,他瞪着那刺目的颜色,良久都说不话出来。

两人自己也有些小擦小撞的,医生也一起给治疗了,接着就坐走廊上等着廖远东醒来,个把小时过去后,王郗瑭已慢慢恢复了平静,忽然问道,“他家里人呢?不用告诉吗?”

伍子旭努努嘴,“要真想知道还用告诉吗?早知道了好吧。”

“就没人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