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番外 抓周(1/2)

转眼间一年就过去了,多多和晓晓也一岁了。舒悫鹉琻

这一日大清早,两个小家伙醒得特别早。由着奶娘给他们换上喜庆的衣裳,精致的虎头鞋,便迫不及待的迈着小粗腿儿往扶摇居的正屋跑。

还别说,这两个小家伙儿就是比别人家的孩子要能干。才九个月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扶着丫鬟的手下地走动了,还不到一岁就能走的顺顺当当。个头儿也比同龄的孩子要高上许多,不知道的还以为两岁了呢。

“邦哥儿,妩姐儿,走慢些,小心摔着。”围着两位小主子转的丫鬟婆子无不提心吊胆,生怕这两位金贵的哥儿姐儿有个什么闪失。

如今的镇北侯府,这两位才是最大。去年冬里,老夫人凌氏突然病重没能扛过去,就这么走了。杨氏便荣升为老夫人,裴瑾这位少夫人也荣升为夫人。少爷小姐们的称谓,也都跟着提升了一辈儿。

虽说一般官宦人家的长辈亡故,都要回乡丁忧。可皇上倚重镇北侯府,破例让他们一家子留在了京城。即便是卢少棠卸下了官职,不用每日去朝堂报到,可只要皇帝一有事儿,他还是得奉召进宫去帮着分忧。

在外人看来,这也算是对侯府莫大的恩惠了。

孩子们的周岁,本来不宜操办的。但谁叫喜欢这俩孩子胜过自己亲生儿子的皇帝老爷一道圣旨下来,就给俩孩子封了世子和郡主的封号。不得已,侯府只得开门迎客,在太夫人的丧期内摆酒了。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裴瑾也起了个早,里里外外不知道多少事儿等着她来操持。

杨氏本就对管理中馈的事儿不感兴趣,也乐得清闲。昨儿个小杨氏一家子过来,姐妹俩同榻而眠,聊到很晚,这会子估计还没起身呢。

“夫人就放心吧,已经理过好几遍了,不会出岔子的。”侍书侍画梳着妇人头,面上都泛着红光,可见婚后日子过的还不错。

裴瑾喝了口茶,才继续说道:“一会子有不少的女宾要来,后院的门可要看紧咯…另外,与卓家相邻的那道院墙,也要派人守着,免得又闹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惊扰了院子里的宾客。”

“那卓公子也真是的…没事儿就喜欢在院墙边吹个笛子,抚个琴,扰的侯府不得安宁。”说起这事儿,扶摇居的丫鬟们就头疼。

若是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岂不是有损夫人的清誉?

为了这事儿,卢少棠还曾经一度想要将他们的寝房挪去别的院子呢。不过裴瑾住习惯了扶摇居,懒得搬动。

就当那些琴声笛声是胎教音乐好了,第一公子的技艺也算是有些价值了。(卓三公子:囧…。)

“娘…娘娘…”裴瑾这头儿还没忙完,就听见两道软绵绵娇滴滴的嗓音从门口传来,脸上的严肃也渐渐的转为了亲切和柔和。

“到娘这里来。”裴瑾冲着两个小家伙招了招手,两个肉乎乎的娃娃就跑的更起劲儿了。

只是,身后的丫鬟婆子却是吓得不轻。

好在两个小家伙走路很稳,并没有摔着,这才让人松了口气。

“娘…泡…”还有些口齿不清的妩姐儿张开双臂,谄媚的朝着裴瑾眨了眨眼。

“娘…抱…”邦哥儿倒是说得清楚一些,不过这撒娇的功夫与妹妹不相上下。

裴瑾一手抱起一个,将他们放到自己的腿上坐下。先是每人脸上亲了一口,这才询问起一旁服侍的奶娘。“哥儿姐儿昨儿个什么时辰睡的?”

两位奶娘不敢大意,忙上前屈膝行礼,道:“回夫人的话,哥儿姐儿酉时就睡了。”

裴瑾赞许的点了点头,不想孩子们睡的太晚。

见夫人点了头,两位奶娘这才如蒙大赦,可后背还是忍不住泛起一阵寒意,额头上也冒出了一丝细汗。

这两位奶娘是后来的,在得知前头两位奶娘因为不尽心,差点儿让两位小主子遭了大罪,而被发卖的下场之后,做起事来也就谨慎了许多。

夫人看起来和颜悦色,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相处的时间久了,才知道这样的和颜悦色也是有底线的。不超出这个底线,犯点儿小错,夫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太过认真。可若是不识好歹,亏待了两位小主子,那下场可是不一般的惨。

都说侯爷冷起脸来的时候,让人不寒而栗。夫人不笑的时候,那也是很可怕的。只一个眼神,都叫人心惊胆战,魂不守舍。

“早上可吃过了?”孩子嘴上不经饿的,尤其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裴瑾就不得不多关心一些,多问上两句。

奶娘笑着福了福身,道:“早上起来吃了一回奶,又喂了些水。”

裴瑾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将注意力放在了两个孩子身上。

卢少棠太过严肃,又觉着两个孩子霸占了他的娇妻,故而在孩子们面前一直扮演着严父的角色。所以孩子们在父亲的怀里,是安安静静,不敢有任何的调皮。但相反的,在母亲的膝上坐着,就没那么安分了。

“娘…高高…”妩姐儿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嘴巴不时地蠕动着,看见桌子上的吃食,就伸出了胳膊。

那是一盘刚出炉的云片糕,香味扑鼻,难怪小家伙会忍不住咽口水了。

两个小家伙正在长牙,裴瑾可不敢给他们多吃甜食,便让丫鬟递来一小块,放到妩姐儿的手里。

裴瑾看她吃的香,忍不住摇头道:“真不知道她是随了谁的性子,完全就是个小吃货!”

丫鬟们个个捂着嘴笑,小郡主的确是很爱吃。

“娘…吃…”小家伙似乎听懂了大人的话,忙将手里的糕点送到裴瑾的嘴边,讨好的说道。

“你吃,娘不饿。”尽管觉得女儿的吃货属性不怎么雅,但裴瑾还是宠溺的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吞咽着,就算口水流下来,滴到她的衣袖上也可以当作看不见。

邦哥儿见妹妹吃的香,也砸了咂嘴。不过,可能是男孩子的缘故,却没有伸手要吃的,而是在母亲的怀里蹭了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妹妹。

“多多也想吃吗?”裴瑾关注女儿的同时,也没忘了儿子。

邦哥儿思虑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牙…牙…”

“哟,还知道在长牙,不能吃甜食呢…”卢少棠从外头进来,见两个小家伙又赖在妻子的怀里不肯下来,就忍不住调侃起来。

“爹…”妩姐儿见到父亲,格外的高兴。

卢少棠上前,一把将女儿抱了过去。“拿条帕子过来。”

立刻,就有丫鬟送上柔软的帕子。

卢少棠亲自给女儿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将帕子往旁边的桌子上一丢。“你这丫头,忘了什么也不会忘了吃!”

“能吃是福。”裴瑾在旁边补了一句。

卢少棠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可高兴了。

每逢过年过节,皇帝就要将他的一双儿女接进宫去玩上一日。就让这俩小吃货进宫去吃穷了他们的皇帝干舅舅,哼!

“一会子宾客们该来了,抱他们下去梳洗一下。”裴瑾见两个孩子脸上都有些脏了,便招来奶娘,将他们递了过去。

两个小家伙还算懂事,没有哭闹,乖乖的跟着奶娘下去了。屋子里头服侍的丫鬟也自觉的退了出去,不敢打扰两位主子说话。

夫妻俩得了空,这才能够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多多和晓晓越来越沉了…平时就让奶娘丫鬟抱着,免得累着了…”卢少棠心疼妻子,自然不想让她太过劳累。

操劳一府的家务,已经够费神了,还要亲自带孩子,哪里吃得消?

“习惯了就好。”原本养尊处优的她,抱一会儿就会胳膊酸,腰腿痛的。时间一久,这些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