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喜欢你(1/2)

听到楚南山提到‘保证书’三字,云千梦一个没忍住,还是轻笑出声。

这世上,也唯有楚南山这样的爷爷,才会逼着孙子写保证书吧。

被握着的手微微一紧,云千梦稍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抬眸看向身旁的楚飞扬,果真见楚飞扬正低头凝视着她,那双黑如点漆的眸子中带着一丝无奈,不知是对自己此时笑话他的无奈,还是对楚南山的无奈。

楚南山见孙子竟只顾着和孙媳含情脉脉地相视,心底既高兴又不快,更觉得自己被孙子忽略了,心头猛地涌上一阵失落难过,直出声嚷道:“楚飞扬,你看梦儿做什么?你到底写不写?别以为你那些小心思能糊弄老夫。”

“我去看看悠悠。”云千梦悄然将自己的手从楚飞扬的手中抽出,遂笑看了这对活宝祖孙一眼,忙抽身离开,快步踏入御花园。

而楚飞扬却仿若全然没有听到楚南山的嚷声,径自盯着云千梦的身影踏入御花园。

一张满是花白胡子眉发的老脸骤然挡在楚飞扬的眼前,挡住了楚飞扬看向御花园内的视线,直眉怒目地瞪着悠然自得收回视线的楚飞扬,跳脚质问道:“你到底写不写?”

见楚南山就差对自己动手,楚飞扬原本舒展的眉头微微一皱,脸上浮上一丝无奈,轻吐出一声叹息,语气坚决地回道:“不写!”

“什么?”楚南山猛抽一口气,双目圆睁直瞪着楚飞扬不肯屈服的模样,气得白眉白须均是微微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一会,只见楚南山突然捂着心口猛地蹲下身,脸上骤然浮现痛色,口中艰难地说道:“好痛……好痛……”

楚飞扬微挑眉,眼底划过一抹精光,遂跟着楚南山蹲下身,双臂抱着膝盖欣赏着楚南山的表情,同时提出自己的意见,“爷爷,眉头再皱得紧些,嘴巴再张得大些,对对对,就是这样。还有啊,人的心脏是在左边,爷爷,你抓得是右边的衣襟。”

“臭小子!”见楚飞扬点出自己的失误,楚南山猛地站起身,怒目切齿地瞪着楚飞扬。

楚飞扬缓缓站直身子,颀长身姿如松柏,一身内敛气势更彰显出他的修养,只见他平静地看着楚南山,语气中略带了一丝叹气,开口说道:“爷爷,孙儿又没有犯错且已不是孩子,凭什么让孙儿写保证书?我堂堂楚王,难道还会出尔反尔不成?”

“这可说不准。你小子只对梦儿真心,对我这个爷爷可是半点也不孝顺。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用在你身上再准确不过了。更何况老夫还只是个爷爷,没准你早就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了,巴不得眼不见为净。”楚南山吹着胡子怒气冲冲地开口,只见他眼角斜视着面前的楚飞扬,眼底尽是对楚飞扬的不满之色。

“保证书我是绝对不会写,至于爷爷还想不想与我们生活在一起,若是您再闹下去,保不准我明天便带着梦儿悠悠悄然离开。”楚飞扬见楚南山闹得极为开心的模样,剑眉微拢,威胁道。

“你……”楚南山一时语塞,本想逗逗这个孙子,却不想不小心摸到了老虎屁股,他舍得楚飞扬,可舍不得梦儿与悠悠。楚飞扬如此威胁,可真是戳中了他的肋骨。

只见楚南山顿时住了口,默默地转身往御花园走去。

楚飞扬见楚南山妥协,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是真让他在这御花园内写保证书,那他楚王的一世英名可就真毁了。

看着楚南山的背影,楚飞扬不由得摇头笑了笑,随即抬脚跟着楚南山踏入御花园。

御花园内百花争先绽放,鸟语花香间蝴蝶翩翩起舞,阳光洒在这片美不胜收的花园内,映照着御花园如人间仙境。

而御花园一侧的凉亭内,则坐着谷老太君等人,一阵欢声笑语传来,更添喜气。

“两位王爷来了。”陈老太君最先看到走过来的楚南山与楚飞扬,遂要起身行礼。

“老太君不必多礼。”楚飞扬出声,云千梦则立即扶住陈老太君的身子,轻轻地将陈老太君扶坐回原处。

“啊啊啊……”而这时,被谷老太君抱在怀中的小楚悠那双滴溜溜的大眼在看到楚飞扬后,竟张着小小的嘴巴喊道,小小的胳膊更是朝着楚飞扬挥舞着,似是想要楚飞扬抱她。

听到女儿的喊声,楚飞扬原本平静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疼爱之色,立即伸手将楚悠抱入自己的怀中,低头望着怀中的小人儿,眼底是揉不散的宠溺。

而楚悠在感受到父亲坚实的怀抱以及楚飞扬流露出的浓浓父爱后,竟也跟着裂开小嘴吃吃地笑了起来,那双酷似楚飞扬的黑溜溜的大眼顿时弯成一弯星月,让抱着她的楚飞扬疼入骨髓里。

谷老太君见楚悠轻而易举地对楚飞扬咧嘴笑,脸上不禁划过一丝醋意,笑着打趣道:“果然是父女,一见到王爷便不要我们了。亏得老身方才抱了她半天,这小没良心的。”

“那是,这可是我楚家的奶娃。”听着谷老太君吃醋的话语,楚南山一脸骄傲地开口。

与此同时,楚南山凑近楚飞扬父女,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摸了摸楚悠滑嫩雪白的小脸蛋,含笑的双目中同样盛满掩藏不住的疼爱。

一旁的陈老太君看着凉亭内楚家人温馨的相处,心底不禁想起远在北齐的容蓉,一时心中不由得泛起一抹酸意。

只见她强撑着对谷老太君浅笑道:“老太君,今日承蒙您邀请,让老身也能见到小郡主。如今天色也不早了,老身便先告辞了。”

语毕,陈老太君起身,云千梦却是先婢女一步扶住陈老太君,同时对谷老太君等人说道:“爷爷、外祖母,梦儿送老太君出宫。”

说话的同时,云千梦目光微微转向楚飞扬,与楚飞扬正好看向她的目光一触,两人已明白了彼此心中的想法。

谷老太君自是看出陈老太君眼底暗藏的那抹心酸,也知死去的容贵妃是个可怜人,不由得点了点头,柔声对云千梦道:“待我好好送老太君出宫。”

云千梦点头,遂扶着陈老太君一同走下凉亭石阶,往宫门口而去。

待出了御花园,两人身旁除了陈老太君贴身的婢女再无他人,云千梦这才低声开口,“近日忙着表姐大婚,疏忽了向老太君告知蓉姐姐的事情。”

陈老太君本有些不解,为何楚王妃会亲自送她出宫,如今听到这句话,只见陈老太君顿时停下脚下步子,满面震惊地望着扶着她的云千梦,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云千梦见陈老太君面现诧异之色,不禁莞尔一笑,缓缓说道:“不瞒老太君,梦儿是在北齐太子府生下悠悠的。且梦儿母女能够双双平安,也多亏了蓉姐姐的细心照顾,这份恩情,梦儿永世铭记在心。”

世人只知楚王将楚王妃藏了起来,却不想竟是藏在了北齐的太子府。毕竟此事事关两国,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定会给楚家定上叛国通敌之罪,因此知晓此事之人并不多。

云千梦今日将此事说出来,一来陈老太君绝不是多花之人,二来也是想将容蓉的近况告知于她。

一只苍老的手顿时握住云千梦的手臂,陈老太君眼底尽是惊喜之色,只听得她更为小声地开口,“王妃,此事当真?蓉儿她……可好?”

尽管齐靖元带走容蓉当日保证会善待她的孙女,可哪有不操心的长辈。尤其两者之间又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加之齐靖元亦是一国太子,若说陈老太君不担心,那显然是骗人的。

云千梦感受手臂上那只手的用力,亦能感受到陈老太君此刻激动的心情,在陈老太君期盼的眼神中,云千梦含笑点了点头,低声道:“蓉姐姐很好。齐太子对她呵护备至,更是为了替她正名,让容云鹤前去北齐认蓉姐姐为容家从小失散的二小姐。如此费心,可见齐太子舍不得蓉姐姐受半点委屈。梦儿与王爷离开北齐时,北齐陵孝帝已下旨赐婚。”

云千梦将自己所知的一切皆告知陈老太君,只希望这位心善的老太君能够放宽心。

“好好好。”听完云千梦的话,陈老太君连说三个‘好’字,眼底却闪出泪花,素来平静沉稳的脸上皆是动容之色,显然是为苦尽甘来的容蓉高兴。

“我想,容云鹤会在蓉姐姐与齐太子大婚后回西楚,只望老太君不要太过担心。”云千梦含笑开口,随即扶着情绪依旧起伏不定十分激动的陈老太君慢慢往前走去。

“我说这臭小子怎么这么久不回家呢。”听到云千梦提到容云鹤,陈老太君不禁笑着怒骂一声,心底那根紧绷的弦却终于松了下来,战乱之后孙子孙女皆安然无恙,这是西楚经历大战后对陈老太君而言最好的消息了。

“今日多谢王妃了。”见已经来到内宫的门口,陈老太君忙要对云千梦行礼。

云千梦忙伸手扶住陈老太君的身子,轻声道:“老太君客气了。若非蓉姐姐百般照拂,也不会有梦儿母女的安然无恙,说到底,蓉姐姐还是我们母女的恩人。”

陈老太君却是摇了摇头,带着一丝感叹地开口,“王妃心善,若非王妃救蓉儿在先,又岂会有蓉儿如今的幸福。这都是王妃自己种的善果。王妃才是容家的恩人。”

语毕,陈老太君轻拍了拍云千梦的手背,遂由婢女扶着出了内宫。

云千梦立于宫门口目送陈老太君硬朗的身影离开,直到容家的马车消失在外宫门外,这才缓缓收回视线,打算转身返回御花园。

“王妃。”却不想,正在云千梦转身返回御花园之际,竟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云千梦停下脚步侧身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果真见云玄之立于内宫墙外看着自己。